正文 第339章339教训,她的男人不好惹!

    第339章 339教训,她的男人不好惹

    凤祁的答案,一如既往的简洁。

    “先有鸡,而后有鸡蛋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掷地有声,没有一丝迟疑与忐忑,因为他说得就是真理!

    “没有蛋,怎么能孵出鸡?第一只鸡怎么来的?”提问的学子早有准备,凤祁一说,他就把疑问甩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鸡蛋,鸡蛋,只有鸡生的蛋才叫鸡蛋,至于在有鸡之前,有没有蛋我不知道,但我肯定它绝不叫鸡蛋。”凤祁说完,就看着对方,等对方继续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提问的学子也是个聪明的人,仔细一想发现寻不出凤祁逻辑上的漏洞,苦笑一声,修养极佳地道:“凤祁公子大才,我不如你许多。”

    凤祁先问了一句,蛋是指鸡蛋吗?后又重复了一遍问题,强调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,把所有的可能都堵死了,叫他怎么置疑?

    “客气了,你有疑问,而我能帮你解答自然要尽力帮你解答。”诚如纪云开所言,凤祁心胸宽广,赢了也没有咄咄逼人,反倒是将三个问题当成为普通学子答疑。

    虽说此举是欲盖弥彰,可多少能为在场的大儒挽回一点颜面,让他们不至于输得那么难看。

    “多谢凤祁公子。”提问的学子暗叹了口气,可仍旧好风度的道谢。

    输了就是输了,没有什么可争的。

    凤祁拱了拱手回礼,待人走下辩坛后,才道:“三个问题俱已答完,如果没有别的疑问,学生就此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名流大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心有不甘,并不想就此放过凤祁,放过踩凤家的机会,可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坐在台上,冷着一张脸的萧九安,众人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们先前说了三道题,且有外人见证,要是现在反悔,以后还有何颜面自称读书人?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高才,学识之渊博让我等佩服不已。”等了片刻,终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,表示放弃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,其他人自然有样学样,纷纷称赞凤祁,以示服气。

    凤宁坐在凤家子弟中间,看着站中辩坛上接受众人赞美的凤祁,脸上仍旧带着如春风般浅笑,一副以凤祁为荣的崇拜样,可背在身后的手,已是青筋凸起。

    为了这场辩学,他做了多少安排?

    他甚至不惜拿凤家的名声出来让人作践,可结果呢?

    凤宁抬头,看向对面的台上的人,清亮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:萧九安,纪云开!

    又是这对夫妻,又是这对夫妻坏了他的事,简直该死。

    没人再提出疑问,那么这场辩学就到此为止了。至道学宫的人走上台,正式宣布本月的辩学结束,可是他还没有开口,就听到纪云开道:“众位先生,我有个问题不解,不知能否趁机请教众位?”

    纪云开此言一出,立刻成了全场注目的焦点,就连一直不肯看她的长公主、天武公主也看向她,不过眼中是不屑的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,哪轮的到一个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?”在场众人见开口说话的是纪云开,第一反应就是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好惹,而她的男人更不好惹,且还不讲理。

    好吧,燕北王也有讲理的时候,且还把他们这群读书的说得抬不起头,真是想想都憋屈。

    至道学宫的人皱了皱眉,想要阻止,可一干憋屈的学子们却先一步道:“燕北王妃,你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 这两天一夜他们憋屈够了,燕北王妃送上门,他们就不客气。

    他们辩不过凤祁,说不过燕北王,还奈何不了一个女人吗?

    众学子一脸轻视地看着纪云开,眼中俱是不怀好意,端王世子悄悄拉了拉纪云开的衣袖,想要劝她放弃,可还未碰到纪云开,就被萧九安的冷刀子制止了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吓得住坐在位置上,心里更是委屈的要死。

    他做什么了?他明明是好心呀。

    无视众人不屑鄙夷的眼神,纪云开问道:“我的问题是一块拳头大的石头,和一块脸盆大的石头,同时从高楼抛下,哪块石头先落地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大的石头先落地,重一些,自然先落地。”一学子想也不想,张嘴就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确定吗?”纪云开反问。

    她要教训的是在场所有的人,不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学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问题,还需要确定吗?无知妇人,读书人的时间是很宝贵的,你要不懂就别乱问,白白别浪费我们的时间。”一明显激愤的学子,没有正面回答,反倒出言教训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在意,可是萧九安却不爽了,一个冷眼扫过去:“本王的王妃,何时轮到你评价了!”

    他萧九安的王妃,只有他萧九安能说她蠢笨无知,旁人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学生只是说实话,这个问题这么简单,连三岁孩童也能回答出来,王妃这个问题实在是,实在是……”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了?认为是大石头先落下?”萧九安没有关注过一大一小两块石头,同时从高空抛下,哪块先落地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纪云开绝不是什么无知的妇人,更不会问简单的问题,这个问题绝对是一个坑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女人可是答应了费小柴,要帮凤祁出气的,怎么可能问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凤祁和端王世子亦是皱了皱眉,他们总觉得纪云开不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,且真得是大石头先落地吗?

    虽然,大石头更重一些,可他们总觉得答案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至于答案是什么,他们一时也想不出来,他们从来没有试过。

    “是,必然是大石头先落地。”在萧九安的威逼下,原本不想表态的人也跟着表态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问题,哪里需要问他们,燕北王实在是太宠他的王妃了。

    除去祁家那一派的人,在萧九安的压迫下,众人齐齐表态,认为是大石头先落地。

    萧九安见状,看向纪云开,一脸高傲:蠢女人,看到没有,没有他萧九安,她什么也做不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