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3章093早朝,乱成一团!

    第93章 093早朝,乱成一团

    第二天早朝,秦相一派的御史官员纷纷上书,弹劾燕北王萧九安当街纵马、对平民百姓擅用私刑、在军中滥用权柄,公报私仇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官员弹劾燕北王欺君罔上,说萧九安中毒一事,乃是他自己一手策划,目的是为了逃避皇上的追究,遮掩他在南疆滥杀无辜百姓一事。

    御史不是刑部,他们弹劾大臣一向秉持闻风而动的原则,也不需要证据,只要听到风声,只要有理有据就行。

    今天同样如此,御史并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却也说的有理有据,让许多不明真相的大臣渐渐动摇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一条,萧九安假装中毒一事,虽无实质的证据,可半数大臣在御史的铁嘴下,不禁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毕竟,萧九安中毒的时机太巧,而解毒的时间也太巧了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萧九安大胜南疆,一时间声名赫赫,威震天下,皇上召其回京复命。半路上,刚有御史得到风声,弹劾他滥杀南疆普通百姓,他便中毒了,弹劾一事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中毒昏迷长达数月,众医束手无策,就在所有人都准备放弃他,准备瓜分燕北军时,萧九安突然醒了,对外宣称毒解了,然后以铁血手段平息军中叛乱,杀得众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先发制人,后发制已,萧九安一脉的官员本想上折子提提封赏之事,只可惜被秦相的人抢了先,他们只得按下自己的折子,先为萧九安辩解。

    当街纵马、动用私刑,滥用权柄诸事尽皆不提,萧九安一脉的官员只提他中毒一事。

    “当日燕北王中毒,不仅宫中太医一一前去诊断,就是京里稍有名望的大夫,也曾上门为燕北王诊断,燕北王中毒乃是铁的事实,容不得你们污蔑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手下的官员以武将居多,文人多清高,他们一向不屑与武将为伍,更不可能站在萧九安这个手握重兵的异姓王一边,是以他们的辩解少了几分力道,但多了几分直白。

    话刚落下,就被秦相派系的官员抓住了话柄:“周大人,你说错话了,下官从来没有说燕北王没有中毒,下官只是怀疑他身上的毒,乃是自己所下。毕竟南疆那个地方,毒草虫蛇遍地,燕北王先前一直驻守南疆,懂南疆的毒再正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太医都没有诊出什么毒,你就知道王爷中的毒与南疆有关?”周大人虽是文职,却是从武职转过来的,并不擅长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恐怕只能问燕北王自己了。”秦相手上的人,每句话都有坑,每句话都意有所指,武将虽不擅口舌之争,但并不表示他们没有脑子,见对方话里话外都是陷阱,索性绕过此事不提。

    “给王爷解毒的人是燕北王妃,世人皆知燕北王妃曾为皇上解了奇毒,众位如有疑问,可以去问燕北王妃。”他们是粗人,说不过这些文人,燕北王妃是纪帝师之女,总不会比这些文人差。

    见燕北王一脉的官员提起纪云开,纪帝师心中暗恼,悄悄的看了皇上一眼,果然见皇上面色凝重,似有不悦。

    “夫妻一体,燕北王妃自然帮着燕北王说话,她的话不足为信。”有大臣道,昨天宫里发生的事,知晓的人并不少。

    虽不知详情如何,但燕北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却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十六七岁的小女儿最是蠢笨好骗,燕北王妃年纪尚小,面对长相俊美又霸道强势的燕北王,哪有不倾心的道理?

    经过昨天的事,不用问也知,燕北王妃必是向着燕北王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强词夺理!”萧九安一脉的官员,面对无耻至极的御史们,气得直想打人,可偏偏这是在大殿之上,他们就是再愤怒也不能动手。

    一名武将实在气不过,跳出来道:“你们有什么证据,能证明燕北王所中的毒与南疆有关?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证据,能证明燕北王所中的毒与南疆无关?”御史换了一个说话,轻而易举就把难题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们……”武将词穷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法证明,还说什么?”御史占了上风,他为了保持文人气度,虽然没有摆出得意的嘴脸,可那神情也足够令人厌恶的。

    众御史占了上风后,并没有就此收手,而是继续启奏:“皇上,臣怀疑燕北王与皇上您所中的毒,皆与南疆有关,恳请皇上明查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动用私刑,当街纵马,公报私仇,仗势欺人,行为恶劣,恳请皇上严办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……”

    御史台的御史们,你一言我一语,把萧九安说得十恶不赦,好似不杀了他不足以平民愤。

    一众武将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几次想要跳出来为萧九安辩解,转念想到刚刚与御史对辩的惨败,又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拿不出证据,证明这些事与王爷无关,可这些御史也只有嘴上功夫,他们也拿不出证据,能证明这些事与他们王爷有关。

    御史们纷纷上折子谴责,作为一个立志以开明、英明、圣仁君主为目标的皇上,自然不会忽视众大臣的建议,当即下旨让萧九安明日上朝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异姓王,封地在燕北,距离南疆和北辰都近,京中虽有府邸,但他一向常驻边境,自然也就不用和京官一样,每日上朝了。

    朝堂上发生的事,萧九安事后才知情,得知皇上要他上朝澄清,萧九安冷笑一声:“皇上,还真是越挫越勇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昨天的事不仅没有起到警告的作用,反倒激怒了皇上。

    管事悄悄抬头看了萧九安一眼,担忧的道:“王爷,皇上摆明了要治您的罪,奖赏一事恐怕不会再提。”

    皇上是以燕北军大胜,赏赐燕北军的名义召萧九安带兵回京的,现在看来,这件事从开始就是一个阴谋,一个针对燕北王府的阴谋。

    皇上,恐怕不会让他们家王爷再回封地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