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2章092弹劾,树敌太多!

    第92章 092弹劾,树敌太多

    萧九安当街拿马鞭抽秦相家的小公子,无疑是当众打秦相的脸,当秦相夫人看到被侍卫送来,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的秦家小公子,气得差点提刀上门杀人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欺人太甚,老爷,你可要为咱们的儿子做主呀,咱们曦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。”秦夫人双眼哭得通红,富态的脸不复平日慈爱的笑,只有愤怒与扭曲。

    秦家的小公子,是秦夫人临近三十才生出来的,虽不是独子,可打小生得唇红牙白,十分得宠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,曦儿就是被你们宠坏了,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。”秦相年近五十,方方正正的脸,端方严肃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咱们曦儿这顿打白挨了?”秦夫人当即止住哭声,不敢相信的看着秦相,大有秦相敢点头,她就敢大闹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还想怎么样?夫人,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,你就不能安分一些吗?”秦相强压下怒气,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当众辱骂燕北王和燕北王妃,就是他也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秦夫人一脸震惊,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,不敢相信的大喊:“你叫我安分?我怎么不安分了?我就是太安分了,我的曦儿才会被那杀胚打,我就是太安分了,才没有杀到燕北王府,老爷……燕北王这是把你的面子往泥里踩,你就这么忍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忍!”不等秦相说话,秦家老祖宗就拄着拐杖走了进来,听到秦夫人的话,更是用力顿了顿拐杖,威严十足的道:“老大,曦儿被打了,你这个做父亲难道要坐视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来了?”秦相连忙起身相迎,可刚碰到秦老夫人的衣摆,就被秦老夫人躲开了:“走开,我没有你这么没用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秦相夫人紧随其后,上前扶着秦老夫人朝主位走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秦相一脸无奈,却只能跟上,秦相夫人回头看了一眼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秦老夫人根本不管秦相的为难,只道:“老大,你说说看……这事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母亲,燕北王中毒刚醒,气势正强,而且他前不久才打了一场胜仗,皇上还没有嘉奖,这个时候与燕北王起冲突,实在不智。”皇上是以嘉奖燕北军的名义召萧九安回京的,可萧九安一回京就中毒了,嘉奖一事被搁下,可并不会就此揭过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与燕北王起冲突,秦府讨不到一点好。

    “所以,曦儿就白白被打了?”秦老夫人眼一横,一脸凶相。

    “母亲,此事……”秦相正欲先安抚住秦老夫人,可还没有说完,就被下人惊慌失措的喊叫声打断了:“老爷,老爷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,大吵大闹成何体统?”秦相本就烦躁,下人这会是撞在铁板上了。

    下人吓得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嘴巴却没有听:“老爷,宫里来了消息,说是……说是静太妃受伤了,还被送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老夫人一惊,猛地站了起来,秦相亦是脸色一变,急忙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燕北王和燕北王妃。燕北王妃伤了太妃娘娘,皇上罚她跪了三个时辰,燕北王收到消息冲进宫,不仅打伤了宫中禁卫,还逼死了静太妃身边的老嬷嬷,最后更是逼迫皇上送太妃娘娘出宫,说太妃娘娘中邪了,不宜呆在宫里。”下人虽被秦相吓了一跳,可仍旧清晰地表述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又是燕北王!”秦老夫人握拐杖的手一紧,手上的老筋一根根凸起,扭头看向秦相,咬牙切齿的道:“老大,这事绝不能善了,我们秦家不是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女儿呀……”秦夫人放声大哭:“老爷,燕北王都欺到我们头上了,这口气你能忍,我却是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静太妃是秦夫人的第一个孩子,也是捧在手心里长大,本就心疼她孤苦伶仃的守在宫里,没想到现在连守在宫里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放心,我不会叫燕北王府好过。”秦相眼中闪过一抹坚决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已没有必要犹豫,他与燕北王府的仇早已结下了,就算他肯退让,萧九安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左右他还能撑十几年,就算儿子都没有出息,他还有孙子!

    秦相当即召集幕僚,一番讨论过后,写了一封长达数十页的折子,弹劾燕北王目无法纪、擅闯宫廷、滥用私刑、滥杀无辜、恃强凌弱、拥兵自重……

    秦相并非瞎写,他所列的罪名皆有迹可寻,有证据可查,虽说无法定萧九安的罪,可却能让萧九安名声大损。

    再三检查无误后,秦相犹豫片刻,拿起折子连夜进宫求见皇上。

    这事,最终还是要要皇上拿主意。

    秦相一出门,萧九安就收到了暗卫传来的消息,冷笑一声:“去,写个状纸递给大理寺,本王要告秦相教子不严,秦曦目无王法、抢人妻女、纵奴杀人、欺压百姓。”

    秦相那只老狐狸,坑得燕北王府断子绝孙,见自己儿子没有出息,就想要与燕北王府和解,简直是天真!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领命,弓身退下。

    萧九安闭了闭眼,正欲继续处理案桌上的文件,管事就前来通报:“王爷,诸葛大夫说王妃娘娘的双腿需要火灵芝才能医治,不然双腿就会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火灵芝?”萧九安眉头微皱,习惯性的摩挲左手拇指上的扳指,却发现扳指不在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有些事,终归是变了!

    管事低头,迟疑片刻道:“就是北辰去年送给皇上的生辰贺礼。”凤祁萧王四大世家有没有存货不知,但皇宫有一株,只是……

    皇上怕是不会给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萧九安冷笑一声,沉吟片刻道:“罢了,看在她被十庆牵连的份上,明日让人上折子提封赏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军功赫赫,除非皇上肯封他一字王,不然皇上还真是赏无可赏,只是火灵芝这种灵药,皇上怕是不愿意给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