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1章091回敬,有仇当场就报!

    第91章 091回敬,有仇当场就报

    打蛇不死,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意思很明确,皇上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静太妃送出宫,绝不能把人留在宫里,不然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对萧九安来说,要悄无声息的弄死静太妃,让人查不出一点痕迹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皇上气得身子直颤抖,可为了静太妃的安全,为了自己的颜面,又不得不把人送出去,不然萧九安真得出手弄死了静太妃,那才叫丢脸。

    “来人,送静太妃出宫。”皇上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。”萧九安起身,恭敬的给皇上行了个礼,不等皇上叫起便站直道:“皇上,王妃的身子不适,肯请皇上准臣带王妃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准!”皇上看了一眼连站都站不起来的纪云开,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。

    虽说今天这局他输了,可好歹不难看。

    “对了,臣的妹妹被静太妃扣了起来,不知臣可否领她回家?”萧九安绝口不提十庆郡主犯了什么错,皇上也没有提,让太监把人带来,让萧九安带着人赶紧走。

    他现在看到萧九安就有杀人的冲动,他怕自己克制不住。

    纪云开跪了太久,双腿根本无法行走,只能由萧九安抱着出宫。在人前,萧九安给足的纪云开面子,一路亲自相抱,不假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就出宫了,燕北王府的马车早已在外面等候,萧九安抱着纪云开上了马车,把人一丢就不再管了。

    转身下了马车,萧九安翻身上马,先一步打马离去,示意身后的人跟上。

    被萧九安随意丢下的纪云开,“嘭”的一声撞在了车厢,疼得她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艰难的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纪云开缓了缓气,等到气息渐稳,这才撩起裙摆,查看双腿的伤势。

    夏天衣衫薄,在青石板上跪三个时辰,简直是要人命,纪云开两条腿从膝盖往下全部是青紫一片,看上去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只是卷起裙摆,就疼得纪云开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废了。”纪云开按了按腿,发现还有知觉,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有知觉就好,她真怕她的腿就这么废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有知觉也没有用,要是萧九安不准府上的大夫为她医治,不准她给自己配药,她的腿依旧会废掉。

    她伤得太重了,根本不可能自愈,必须要用药才行。

    “权势,果然是好东西。”静太妃陷害她,皇上罚她跪三个时辰,事后什么责任也不用负。

    “呵~”自嘲一笑,纪云开靠在车厢上,闭上眼,掩去眼中的愤怒与悲伤。

    她不该抱怨,至少今天萧九安为她出面了,要是没有萧九安,她今天绝不止只是跪三个时辰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,她无法感激萧九安,哪怕他出现的那刻,她的心确实动了,可仍旧无法感激他。

    马车走得不快不慢,纪云开估计半个时辰后就能到燕北王府了,正欲合眼养养神,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纪云开睁开眼,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不等她开口,侍卫就禀报道:“王妃娘娘,相府的小公子冲撞了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相府?”纪云开脸部微微扭曲,她要没有记错的话,静太妃好像就出身相府。

    “就是静太妃的母家。”侍卫以为纪云开不知,特意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纪云开嘴角微抽,心情莫名的好了几许。

    萧九安那人虽然讨厌,可做事却深得她心。

    有仇当场就报,果然是真汉子。

    不管萧九安出于什么目的,出手教训静太妃母家的人,她都决定少讨厌萧九安一点。

    倾身上前,纪云开打开车门,就看到萧九安一身战甲,手持马鞭,威风凛凛的坐在战马上,只一个背影就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还真是得上天厚爱,这长相、这身材、这身份、这强势,难怪能引得京中贵女竟折腰,如果,如果萧九安对她不是这么恶劣的话,她想她也会对这个男人有好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得该死的有魅力,尤其是他一脸淡漠的打压对手的时候,更是魅力爆棚,凡人不可挡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是女人劫,遇到他的女人真得很道门,可惜,这个男人与她注定不可能。

    带着说不清、道不明的遗憾,纪云开轻轻的叹了口气,收回了粘在萧九安身上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她惹不起,要不起,也爱不起。

    就在她收回视线的刹那,萧九安手上的马鞭又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马鞭打在跪在路边的华服少年身上,只见那少年惨叫一声,狼狈的在地上打滚:“王爷饶命,我再也不敢,再也敢乱说话了,求您放过我吧,求求您了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回答他的是萧九安的冷哼和另一鞭。

    “啪!”萧九安手中的马鞭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不管那华服少年怎么躲,都能被打中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啊……救命啊,祖母救命呀,母亲救命呀。”华服少年满地打滚,眼泪鼻涕糊一声,十分凄惨,可是……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却无一人觉得萧九安做得过分,甚至有胆大的还拍出叫好,说萧九安是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“看在相爷的面子,本王饶你一天狗命。”萧九安又抽了一鞭,直把华服少年抽得满地打滚,这才收回鞭子:“把人送到相府,将今天之事一字不落的转述给秦相。”

    天启现在的丞相仍是静太妃的父亲,先皇的心腹秦正宇秦相。秦相一向与燕北王府一脉不对付,以他为首的文官每天都在嚷着,要收回燕北王府的兵权,嚷着要改革军权。

    早些年,秦相等人为分解燕北王府的实力,向先皇提出使用推恩令,借由燕北王府的子嗣将燕北王的兵权分散,可不想燕北王府从那以后只生一个嫡子,让推恩令成了一纸空文。

    秦相的计划失败,燕北王府兵权依旧集中的燕北王的手上,可是秦相与燕北王府的梁子却就结下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