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0章090中邪,现在立刻滚出皇宫!

    第90章 090中邪,现在立刻滚出皇宫

    两张指纹对比,明显不一样,纪云开什么都不用说,只凭这两张指纹就足以证明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好就收,证明了伤静太妃的人与她无关后,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纪云开不管凶手的事,萧九安却不肯就此收手:“皇上,现在虽证明了本王的王妃是清白的,但凶手还没有找到,本王总要知道,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胆敢陷害本王的王妃?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音托得极长,音调转了一个弯,华丽的尾音带着一丝颤抖,纪云开只感觉耳尖一颤,耳朵痒痒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声音低沉而嘶哑,可平时说话却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,再加上他的气势实在太强,以至于纪云开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声音,直到今天才发现,他的声音带上感情,真得……很好听。

    可是,在纪云开听来如同天籁的声音,在皇上和跪在地上的老嬷嬷耳中,却是恶魔之音。

    熟知萧九安的人都知道,一旦他这么说话,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!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,奴才,奴才……”老嬷嬷跪在地上,全身颤抖,明显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有话要说?”皇上暗暗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烦恼,加重语气道。

    在宫里熬下来的人,没有哪个是笨的,老嬷嬷一听皇上这语气就明白,想到家里儿子、孙子,老嬷嬷一闭眼,不断的磕头:“皇上饶命,是奴才,是奴才伤了太妃娘娘,嫁娲给燕北王妃,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谁给了你胆子,指使你伤太妃,嫁娲给燕北王妃?”皇上听到老嬷嬷认罪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弄伤静太妃,嫁娲纪云开是临时决定的事,事情做得并不干净,真要查指不定会牵扯出什么,现在有人认罪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谁指使奴才,是奴才恨燕北王妃,恨燕北王妃见死不救。”老嬷嬷说到这里,突然抬头,恨恨的瞪向纪云开,双眼像是了淬了毒一样,脸上狰狞恐怖,如同厉鬼。

    “奴才知道燕北王妃医术高超,之前奴才的孙儿病重,大夫一点办法也没有,奴才便求过燕北王妃,希望她能救救奴才的孙儿,可燕北王妃说奴才的孙儿天生就是下贱人,没资格让她出手,后来奴才的孙儿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燕北王妃是什么身份,不给你孙儿医治本就是应当之事,你竟敢记仇。”皇上一句话,就给纪云开冠上了一个高傲、不体恤下人的坏名声。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辩解,可是原主的记忆里提醒她,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,于是,辩解的话,默默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原主当时并非不肯救老嬷嬷的孙儿,只是……当时她正忙着给皇上配药,根本抽不出时间。

    却不想,因此被人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知道奴才的孙儿没有资格让王妃医治,可奴才就那么一个孙儿,奴才心里恨呀!”老嬷嬷泪流满面,生生把唇咬破了,才止住哭声:“恨不得将燕北王妃千刀万剐,可燕北王妃的身份摆在哪里,奴婢伤不了她,也不敢伤她,怕牵连家人,可是奴才不甘心,不甘心孙儿枉死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太妃受伤,奴才便想着这是一个机会,一时迷了心窍,这才做出刺伤太妃,嫁娲燕北王妃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老嬷嬷再也控制不住,哭得凄厉而悲凉:“奴才刺伤太妃,罪该万死,奴才愿以死谢罪,肯请皇上高抬贵手,饶了奴才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老嬷嬷突然站了起来,猛地朝一旁的柱子撞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她!”萧九安开口,语气淡淡,身子也曾动一下,明显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太监倒是听话的去拦了,可老嬷嬷一心求死,根本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的一声巨响,老嬷嬷一头撞在柱子上,血喷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没,没,没气了。”太监探了探鼻息,颤抖的道。

    “拖出去,清理干净。”皇上脸色阴沉,可却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人死了,事情就了结了,虽说没有陷害到纪云开,没有抹黑燕北王府,可他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太监宫女齐齐动手,不过瞬间就把大殿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了,熏上浓香,把血味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按说事情到此已经了解了,纪云开的罪名也洗清了,可是萧九安仍不走:“皇上,静太妃身上的刀伤查清楚了,她身上被瓷片刺伤的伤口呢?”

    萧九安的话不多,但每一句话都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皇上虽气怒,但也不得不审:“你们说说……太妃身上的伤,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康安殿的宫女、太监跪了一地,一个个拼命磕头,却没有一个人开口。

    纪云开靠在椅子上,冷笑。她可没有忘记,这些人曾众口一词的指证她,说她刺伤了静太妃,现在是哑巴了吗?

    “一个个都哑巴了吗?还不快照实说。”皇上知道萧九安绝不会让此事含糊带过,为了不把自己拖下去,皇上不介意把静太妃推出来。

    这事,本身就是静太妃一手主导的,静太妃准备不周,出了差错,被萧九安找到了漏洞,自然要自己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皇上的话暗示意味十足,太监宫女们自知大势已去,只得如实说道:“是,是太妃娘娘自己刺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皇上的震惊不是装的,他虽知纪云开是冤枉的,却不知是静太妃刺伤了自己,当即拍桌子道:“你们所说可属实?静太妃自己刺伤了自己?你们,你们怎么敢栽赃给燕北王妃?”

    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,奴才阻拦不及,太妃娘娘自残时,一直说燕北王妃要害她。”康安殿的宫女和太监很清楚,真要把事情全往静太妃身上推,她们也落不到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要害她?好好的燕北王妃怎么会害静太妃?”皇上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心中另有盘算。

    可不给他发挥的机会,就听到萧九安不冷不热的道:“皇上,静太妃怕是中邪了,臣请皇上现在、立刻把静太妃送出宫,以免静太妃发狂,伤了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中邪?不可能,太妃一直好好的,怎么燕北王妃一进宫她就中邪了?”一再被萧九安打脸,皇上已经够恼了,现在有个翻身的机会,皇上怎么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要问静太妃自己了,皇上,离宫门落钥还有一个时辰,请皇上尽快安排静太妃出宫,以免发生意外。”萧九安声音依旧清冷如顾,却威胁意十足。

    如若静太妃不出宫,他不敢保证宫里会不会出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