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9章089厌恶,一点面子也不留!

    第89章 089厌恶,一点面子也不留

    看到宫女捧着匕首出来,萧九安嘲讽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皇上为了坐实纪云开的罪名,为了打燕北王府的脸面,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帝王,居然栽赃陷害一个女子,还真是有风度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可还有话说。”年轻的帝王坐在主位上,沉稳大气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此刻,倒是处处昭显了帝王的气派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皇上的话,而是调整了一个姿势,让纪云开对着众人:“王妃,这把匕首你可见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不用看纪云开也能答出来。

    别说匕首了,就是瓷片她也没有碰一下好不好,刺杀的戏码全是静太妃自导自演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话则落下,跪在地上的老嬷嬷就激动的大喊:“燕北王妃在撒谎,皇上……她在撒谎,燕北王妃就是用这把刀伤了太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她亲手拿刀伤了太妃娘娘,她现在只有完成皇上交待的事,才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撒谎,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。”纪云开此时已恢复了些许的力气,让萧九安把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她确实说了不算,你说了也不算,燕北王妃,你可能证明自己的清白?”皇上淡淡的开口,一副公证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情况对纪云开十分不利,静太妃一系人证物证俱在。

    可纪云开半点不惧:“我能。”只要皇上肯给她一个机会,她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可惜,萧九安不来,皇上连个机会也不肯给她。

    “哦,朕就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,朕就把你交给刑部处理。”皇上这话看似公平,实则却失了公平。

    根据刑部办案的原则,这个时候不是要拿证据证明纪云开的清白,而是拿不出足够的证据,证明伤人的是纪云开,纪云开就是无罪的。

    显然,皇上是不会按刑部的流程办的,纪云开也不奢望皇上会按规矩办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,”纪云开向皇上道过谢后,指着跪在地上的嬷嬷道:“我能问她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皇上不认为,纪云开问几句话,就能改变什么,十分大方的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不大方,萧九安就在一旁坐着,虽然没有吭声,可存在感半点不弱。

    纪云开按着自己的心口,缓了口气道:“那把匕首,有几个人碰过?可曾擦拭过?”

    老嬷嬷听到纪云开要问话,心里十分紧张,可听到纪云开的问题后,她立刻安心了,沉稳的道:“回燕北王妃的话,除了奴婢外无人碰过,也没有擦拭过。”匕首上还染着血,要说擦过,绝对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纪云开满意的笑了笑,转而对萧九安道:“王爷,能否麻烦你让人寻几张油纸和一块面团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要那东西做什么?”萧九安皱了皱眉,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皇上也看着纪云开,直皱眉。

    “证明我的清白。”她没有碰过的东西,谁也别想栽赃她。

    “可有把握?”萧九安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:“九成。”除非下手的人聪明道把指纹全抹掉了,不过就算全的抹掉了,一样能证明她是清白的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九安点头应下,转而看向皇上: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去,取燕北王妃要的东西。”皇上不知纪云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虽想阻止,可萧九安就坐在那里,有些事他也不好做得太明显。

    上面一句话,下面跑断腿,不多时太监就气喘吁吁的把油纸和面团取来了,呈到皇上面前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皇上看也不看,就让太监把面团丢给纪云开:“燕北王妃,看看这是不是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。”纪云开没有碰,看示意太监放下,然后让人打来水净手,全程没有碰面团,用竹蔑挑了一团放在油纸上,然后用油纸将其压平、压薄,然后将光滑的一面示人,并让人呈给皇上查看。

    “皇上,纸上可有什么痕迹?”纪云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也不知纪云开怎么做到的,面团光滑的很,一丝痕迹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开始证明了。”纪云开示意宫女将匕首捧到她面前,握着尖那头将匕首拿了起来,然后拿抹了面团的油纸,覆在手柄上:“皇上,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直接碰触匕首的手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皇上不置可否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纪云开说没有就没有吗?天真!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皇上在想什么,并不在意,只道:“我现在就证明给皇上看,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碰到这把匕首的手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证明?”皇上不由得坐直身子,心中隐有不安。

    纪云开取下覆在手柄上的油纸,将其展开,让人呈到皇上面前:“皇上,你再看这张纸,是不是有痕迹?”

    上面已复上了指纹,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皇上的身不由自主的往前倾,眉头皱得死紧。

    事情,似乎脱离了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“这是握匕首那人的指纹,也就是凶手的指纹,要查证凶手,只需要让人按一个指纹就行了。”纪云开坐在原位上没有动,又取了一张油纸一团面团,抹平后,将双手指纹按下:“找凶手不是我的事,我现在只需要证明我的清白,皇上可以命人对比我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将两将印有指纹的油纸,继续让小太监呈到皇上面前,眼神平静,不卑不亢,没有反击后的得意,也没有被冤枉后的愤怒,她就坐在那里,平静的,直视皇上,不悲不喜……

    可是,对上纪云平静的眸子,皇上却莫名的烦躁,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不管做做了什么,在纪云开眼中都只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很好!”皇上用尽全身的力气,才不让自己失态,才克制住一脚把纪云开踹飞的冲动。

    果然,不娶纪云开是对的,先不说纪云开那张脸,就纪云开这种性格,他一辈子都不会喜欢。

    他是皇上,可纪云开却半点面子也不给他,根本不把他这个皇帝看在眼里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