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38还能更无耻!

    以前的南瑾昭根本看不上北辰这种贫瘠之地。

    北辰这地方根本不适合人居,也就是比他的南疆大一点,如果打一场仗,最后只能拿到北辰这样的地,南瑾昭是绝对不会发动战争。无他,太亏了!

    他最初发动战争,目标是一统四国,北辰他当然也要,但那是顺带的,他最主要的目标是天启与天武,而首先要拿下来的就是富饶的天启。

    拿下天启,有天启的银钱和粮草为他养兵,他就可以继续征战,把天武和北辰拿下。

    后来,王爷与纪云开杀了回来,在最短的时间内召收到了大量的兵马,与南瑾昭对着干,那时南瑾昭心里隐约明白,天启他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他还是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天启土地辽阔又肥沃,他真的舍不得放弃。

    后面,他就是不舍得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王爷手中那些兵马太强了,强到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无奈,南瑾昭只得放弃天启,转而将目标放到天武身上。偏偏王爷比他更快一步,把北辰天阙弄到天武去了,让南瑾昭错失了良机。

    没得选择的南瑾昭,只能选择与天武皇帝合作,去攻打北辰,好逼北辰天阙放弃天武。

    南瑾昭攻打北辰,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北辰的兵马十分能打,南瑾昭没有自信能打赢了北辰天阙的人,便想让北辰天阙与天武先打一场,好消耗北辰的兵力,顺便也消耗天武的兵力。

    就算天武消耗不了北辰天阙的兵马,他攻打北辰,攻打北辰天阙的后方,北辰天阙为了稳定军心,也得派兵救援吧?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能将北辰天阙逼的退兵,回来收着他的北辰。

    而到时候,他就能带兵撤离北辰,去抢天武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可惜,让他失望了。天武的雷将军带兵赶回天武,与北辰天阙打了数场,全都败了,根本不是北辰天阙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北辰天阙在得知后方失守的时候,也没有选择放弃天武,而是向王爷求助。

    现在,北辰天阙已经快要把天武拿下来了,他就是打兵从北辰撤离,赶去天武战场也没用。

    不用没有用,指不定还会遇上北辰天阙的兵马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的兵马彪悍,王爷手中的兵马擅战,这两人哪个都不是善茬,现在这两人一合作,南瑾昭根本没有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有北辰天阙在,天武他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而有王爷在,天启他也不用想了,甚至连南疆,他现在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王爷把南疆划入了天启,成为天启的领土之一,南瑾昭想要回南疆,先得打过王爷的兵马,而依南疆那些兵马现在的战斗力,根本不可能打得过王爷的兵马。

    南瑾昭现在顶多就是给王爷添一点乱,骚乱一下边境,想要抢地盘,几乎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天启没戏,天武拿不到,南疆回不去,南瑾昭现在唯一的选择,就是北辰!

    北辰虽然贫瘠,但总比什么也没有的强?

    有了北辰这块地盘,他还能东山再起,如若被人从北辰赶出去,他就真的一无所有,只能占山为王,做一个匪寇了。

    而这是南瑾昭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他要是愿意做个匪寇,他当初何时征战天下?

    南瑾昭压根不给幕僚说话的机会,阴冷而狠决的道:“北辰,必须守住!北辰,我们必须拿下!你们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王!”南瑾昭在南疆将士中威信极高,这种威信是他用残暴、冷血的手段换来的,在南疆军中,根本没有人敢对南瑾昭说不,现在南瑾昭发了话,就是他们所有人都认为守不住北辰,他们也得守,哪怕是死,也得守住。

    “去,派一万人去绑北辰的平民,能绑多少算多少,然后……把他们驱赶到城墙下,绑在城墙上。让人对天启的兵马喊话,他们往前一步,我们就杀一百人,一直杀,杀到北辰百姓死绝为止。”攻城他打不过燕北王的人,守城他南瑾昭会输吗?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萧九安这个北辰上下都承认的北辰皇子,管不管北辰百姓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是。王!”南疆的将士效率极高,南瑾昭的命令一下,他们就立刻行动,当天就驱赶了上万百姓进城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以妇人、老人与孩童为主,他们身上穿得极单薄,像是猪羊一样,被南疆的士兵绑在城墙上,驱赶到城墙下……

    天启的兵马就在城墙下,正在跟南疆的兵马叫阵,双方正要开打,这些人就出现了。一时间,原本紧张而凝重的战场,瞬间哭喊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天启的兵马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不是打仗吗?

    怎么把无辜的百姓赶上战场了?

    “燕北王的狗腿子们,你们听清楚了……这些都是北辰的百姓,有老人、妇人和孩子,你们要往前一步,我们就杀一百人,一直杀,杀到北辰的百姓死绝了为止。对了,你们一天不退兵,我们每天就杀一千人。一直杀,杀到你们退兵为止。”南疆的将士,站在城墙上,高声叫嚷,将南瑾昭制定的规矩,说给天启的兵马听。

    “救命呀!燕北王,救命呀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呀,救命呀!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是我北辰的皇子,求求燕北王,救救我们,救救我们呀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,救救我们,求求你了,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‘燕北王……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墙上,城墙下,被南疆士兵绑来的北辰百姓,又哭又喊,一个个神情无助而惶恐,他们此时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乞求,乞求燕北王救救他们。

    天启的兵马,听到南疆将士的话,听到这些百姓的喊声,顿时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卑鄙无耻!”天启的士兵气得大骂,握长枪的手青筋凸起,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,把南疆那些不要脸的货全杀了。

    南疆人太无耻了!

    他们与南疆人交战无数次,以为已经见到了南疆最无耻的一面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下一次再见,南疆人又会刷新他们的认知,让他们知道南疆还能更无耻,还能更不用脸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