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8章088自定,王爷嚣张护短!

    第88章 088自定,王爷嚣张护短

    许是有了安排,不等萧九安提出去验证静太妃的伤,皇上就主动提出,让太医去为静太妃重新诊治。

    萧九安别俱深意的看了皇上一眼,抱着纪云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纪云开窝在萧九安的怀里,什么也没有看到,可与皇上打了这么多次交道,她很清楚皇上这人有多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无妨,本王自有办法。”纪云开虽然比一般女子强,可还是天真一些。

    真当他会去给皇上讲道理,讲事实?

    不需要!

    就如同皇上问也不问,审也不审,直接认定是纪云开伤了静太妃一样,不管看到什么,不管过程如何,他只要咬定静太妃是自残害纪云开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证据?

    皇上罚纪云开不需要证据,他给静太妃安罪名要什么证据?

    这个世界,谁的拳头大谁说的就是事实,这个道理在他七岁那年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抱着纪云开,随皇上一同折回康安殿,路上皇上提出让宫女软轿给纪云开坐,却被萧九安拒绝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萧九安还一语双关的道:“皇上,臣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就是在宫里伤上再伤,被人污蔑罚跪的,他怎么放心把纪云开交给宫里的人?

    皇上的脸又黑了,可萧九安只说了这么一句,他要斤斤计较,说个清楚,反倒显得失了气度。

    皇上气怒,不由得加快步子,赌气似的想把萧九安甩在身后,可不管他走多快,萧九安抱着纪云开都能轻松跟上,最后反倒是皇上自己因走得太急,热出了满身的汗。

    刚走到康安殿,皇上就看到了插在柱上、还带着血的剑,当即黑了脸,脚步一顿,转身,质问道:“燕北王,你能给朕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杀进皇宫,打杀禁军,甚至嚣张的把剑插在宫殿上,萧九安下一步是不是要杀了他这个皇帝?

    “康安殿的嬷嬷欲对臣的王妃施暴,臣情急之下以此剑警示,皇上放心,臣虽心急却没有伤康安殿一人。”没办法,康安殿的人太胆小了,他还没有出手,人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情急,又是情急!朕怎么看不出来,你有那么在意你的王妃!”萧九安真当他是瞎子吗?萧九安真要在乎纪云开,就会抱着她跑来跑去,而是尽快命太医医治她。

    太医在他的暗示下,说出来的情况都那么糟糕,可想而知纪云开的伤绝对比太说得更严重。

    “王妃为救臣险些丧命,臣自是在意她的。”要不是后来查出,在军中捣乱的有云家和纪家的影子,看在山底下纪云开为救他险些丧命的份,他是愿意给纪云开一条生路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云家和纪家触了他的逆鳞,纪云开这个流着纪家与云家血脉的人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皇上冷哼一下,一脸不屑,看纪云开的眼神透着鄙夷。

    也只有纪云开这种没脑子的女人,才会被萧九安一点小恩小惠收买,为他连命都豁出去,他等着萧九安玩死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去,把剑取下来。”插在柱子里的剑,锋利的让皇上不安,不把剑取下来,他绝往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随行的侍卫得令上前,可是任凭他们使出十八般武艺,也无法把剑取下,甚至三五个人同时用力,也没有办法把剑取下来,那柄剑就好像生在柱子里,任凭侍卫怎么用力,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侍卫又急又怕,皇上一张脸更是气得通红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又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够了对,上前,单手将剑抽了出来,反手插入剑鞘,朝皇上弯了弯腰:“臣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皇上一张脸憋得通红,恨不得抽剑宰了萧九安,可想到燕北军,想到虎视眈眈的天武、北辰,皇上又生生忍住了!

    在不敢保证能顺利收拢燕北军兵权的情况下,在不能保证可以毁掉萧九安的情况下,他不能对萧九安出手。

    什么不敬的小罪名,要不了萧九安的命,也夺不了萧九安的兵权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皇上衣袖一甩,大步走进殿内,宫人、太监和太医连忙跟上,侍卫则在外面守着,萧九安不疾不徐,抱着纪云开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看戏而已,走哪都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窝在萧九安的怀里,看着萧九安兵冷的战甲,无声自嘲。

    她和萧九安之间的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皇上能压着她打,萧九安却能压着皇上打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进去,就看到宫中的老嬷嬷匍匐在地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皇上,你可要为太妃娘娘做主呀,太医说太妃娘娘今晚要是醒不过来,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没有说话,坐在主位上,一脸凝重,随行的三位太医已至内殿,正在为静太妃诊断。

    不需要人招呼,萧九安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不多时三个太医就出来了:“回皇上的话,太妃娘娘脖子被割断了,失血过多,怕是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三位太医虽有夸大,可与实情也差了八九不离。

    皇上的一颗心稳稳落下,可面上却仍是一副气怒的样子:“朕命你们一定要医好太妃。”     “老臣领旨。”太医战战兢兢领命,然后退至一旁,不在说话。

    皇上努力压下上扬的嘴角,一拍桌子,怒道:“燕北王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在战场上经常受伤,对新伤口、旧伤口、剑伤、刀伤颇有了解,还请皇上准臣亲眼查看证,看看静太妃的伤到底是我的王妃所致,还是她为陷害我的王妃,不惜自残。”和之前在外面的强势不同,萧九安语气平静,好像说得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是他的话,让皇上脸黑了!

    “静太妃乃是女眷,岂容你放肆!”合着,他白忙一场?静太妃白白牺牲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的王妃是个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,你看她这个样子有力气拿瓷片杀人吗?”萧九安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纪云开的背,完全不把皇上的栽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瓷片,是刀,燕北王妃是拿刀伤了太妃娘娘。”趴在地上老嬷嬷急切的开口,悲愤欲绝的说道,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老嬷嬷拿出一把染血的匕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