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37三座城很多吗?!

    萧少戎拒绝了!

    北辰天阙主动提出拿三座城送给小狼崽子,当然不是他突然良心发现,觉得对不起小狼崽子,想要给小狼崽子补偿,而是……

    有王爷珠玉在前,把北辰割让的土地当作封在给小狼崽子,北辰天阙这个同样做伯伯的,为了不被世人说,不得不做出姿态来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此举明为是为了刷名声,想要做好人了,还要搭着王爷的东风,萧少戎自然不会配合。

    “墨少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做主的,大殿下想要送三座城给墨少,按说我不应该 拒绝,但大殿下有所不知,墨少的性格与王爷一样,不是什么人送他东西,他都会要的。”他们家王爷将北辰割让的土地全部给墨少,北辰天阙只拿出三座城,就想跟着他们家王爷齐名,简直是好笑了。

    没错,萧少戎拒绝,就是因为北辰天阙拿出来的东西太少了。

    拿这么少的东西出来,还要跟他们家王爷合在一起拿给小狼崽子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那大半的北辰和这三座城,都是北辰天阙给小狼崽子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北辰天阙真的很阴险,出一份利,却想要占两分好,要是操作得当,甚至可以把他们家王爷的功劳挤掉。

    “我就没有听说过,送到手的东西,还有不要的。”北辰天阙承认,他被萧少戎恶心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还有送东西,都送不出去的?

    这些人,一个个人的,真是给脸不要脸了。萧九安送给那小狼崽子的封地,还不是从他手上要走的,他跟着一起添三座城送给小狼崽子,怎么就不行了?

    “大殿下,你别看墨少年纪不大,但本事却不小。凭墨少的本事,别说区区三座城,就是三十座城,墨少也打得下来。”前提是那个小狼崽子愿意打。

    依他对那个小狼崽子的了解,那小子懒得很,绝不会愿意去做什么攻打城池的事,更不会去管理封地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很强大,他也很自信,这种强大又自信,还没有家族拖累的人,绝不会把这些外在的利益放在眼里,因为……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这些旁人拼了命的想要得到,对大多数人说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,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你试想一下,生活富足的你,会为一个铜板,一个包子去拼命吗?让自己被束缚吗?

    对小狼崽子这样的人来说,一座城、两座城的,就是铜板与馒头,压根就不会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嫌三座城给少了是吧?”北辰天阙当然明白萧少戎的意思,只是一直装傻不说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萧少戎把话说得这么直白,他就是想要装傻,也装不下去呀。

    “大殿下你说笑了,我没有这个意思。墨少是王爷的侄子,是我的主子,自古以为,只有属下听主子命令办事,没有属下代主子做主的。墨少的事,我真的做不了主,大殿下要送城池给墨少,还请大殿下自己出面与墨少谈。”总之,别想跟他们家王爷送给小狼崽子的混在一起,沾他们家王爷的光。

    萧少戎出身世家,比起领兵打仗,他更擅长处理官场事物。他不想吃亏的时候,任谁也没有办法,从他手里占便宜。

    萧少戎软硬不吃,任凭北辰天阙怎么说,他都不为所动,死活不替小狼崽子应下,接受北辰天阙馈赠的城城,当怕北辰天阙将三座城增加到十座,萧少戎也没有应下。

    虽然十城不算少,但他萧少戎是个有原则的人,说了不替小狼崽子做主,就绝不会替小狼崽子做主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被萧少戎气得显险些吐血,好在除了此事外,旁的事萧少戎都十分配合,王爷的兵马也抵达了北辰,与南瑾昭的人马交了两次手,小赢了一场。

    后方的压力得到缓解,让北辰天阙的心情好了许多,对萧少戎的拒绝,也就没有那么不满了。

    与萧少戎商谈完合作的细节,确定燕北王会出力后,北辰天阙就把重心,放在攻打天武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拿下天武,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要是拿不下天武,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不仅要拿下天武,还要尽快拿下天武,不给南瑾昭喘息的机会,不让南瑾昭有跟他抢的机会。

    后方稳定,北辰的将士们也安心了,在北辰天阙的指挥下,一连攻下十几座城,将前来增援的天将大将军,打得落花流水,不得不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而在北辰天阙不断取胜的时候,南瑾昭则节节败退,被王爷的兵马打得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最让南瑾昭头痛的是,不仅王爷的兵马凶悍的很,那些被他打怕的北辰人,也跟着爆发了,一个个像是不要命一样,不需要朝廷组织,就自发的组织起来,跟他们对扛。

    北辰人本就骁勇擅战,北辰的百姓亦是彪悍异常,先前被南瑾昭逐一攻破,又被南瑾昭那些手下的凶悍吓着了,一个个不敢反抗,现在……

    有王爷的兵马在,看到南瑾昭节节败退,他们怎么可能还会继续怂?

    在王爷的兵马与南瑾昭交战的时候,北辰人就从后方偷袭南瑾昭的粮仓和驻地,一时间南瑾昭被前后夹击,疲于应付,很快就被逼的躲了起来,不敢再战。

    “王上,再这样下去,我们铁定要完。”不过打了半个月,他们南疆就损了五万兵马,这个数字太可怕了,再打下去,他们手上都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“北辰民风彪悍,人人皆可为兵,燕北王的那些兵马,也是经过了长期训练的精兵,他们一个个吃得饱,穿得暖,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北辰的气候极度糟糕,哪怕还未到冬天,却已经冷得不行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南疆人来说,更是无法冷受。

    南疆位处南边,虽瘴气重,空气潮湿,但南疆暖和,四季如春,他们能忍得了饥饿,却忍受不了寒冷。

    这一点南瑾昭早就发现了,他也知现在不宜再战下去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,能放弃北辰吗?

    放弃了北辰,他们还有别的选择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