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7章337罪过,我怀疑你是奸细!

    第337章 337罪过,我怀疑你是奸细

    凤祁的答案,仍旧让众人的准备白费了,和上一题一样,他根本没有给对手辩说的机会!

    凤祁给出的答案是:“关我何事!”

    是的,关他什么事?

    天武继承权的问题,那是天武的事,是天武皇上需要头痛的事,关他什么事?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好一个关我何事,凤祁这个回答绝了。”端王世子险些不顾形象,拍桌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群读书人就是吃饱了撑着没有事干,专问一向不发实际的问题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,这是关心家国天下大事,可他们有这个能力吗?

    皇位之争不是随便能掺和的,端王世子承认这些人的话,在各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,皇上和普通百姓都会受他们的言论影响,可他们的影响力在涉及到皇权斗争上,只会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无疑,凤祁是聪明的,他跳出了问题本身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像端王世子那样外露,她听罢,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多言,而萧九安则更绝了,他从头到尾闭目养神,明摆着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长公主见凤祁这般出色,心里那是又欢喜又郁闷。欢喜凤祁出色的表现,让她更喜欢了,郁闷凤祁一次又一次漂亮的解决了麻烦,根本不给她救美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恐怕只有天武公主的心情最复杂了,她即担心凤祁说出对她不利的答案,又想借其他人之口宣扬她继承皇位才是正道,现在听到凤祁的回答,天武公主愣了片刻,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笑。

    她白想了,凤祁太聪明了,聪明得不会被人利用,更不会卷入皇位之争,哪怕是天武的皇位之争。

    而提问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,凤祁又一次狡猾的不正面对答,反应稍微慢了一拍,愣了片刻,才道:“这,这怎么不关你的事?不对,不对,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就此事进行讨论,你不必有负担,只要说出你的看法就行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们都需要凤祁给出一个答案,只有凤祁给出了答案,他们才能有理有据的驳倒凤祁,可是凤祁会上当吗?

    不会!

    他坚持自己的观点:“我的回答依旧是这事关我何事?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开口,凤祁就又道:“天武的皇位最终由谁继承,对天启可有影响?”

    以问制问,以问答问,随机应变,这是凤祁的强项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!”天武由谁继承皇位,那是天武的事,跟他们天启有何干系?

    可他们只敢讨论天武皇位继承的问题,哪里敢讨论天启皇位继承权的问题?

    “既然天武由谁继承对天启没有影响,作为天启的百姓,天武由谁继位关我何事?”他没有说出“关我屁事”就已经够给这些人面子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莫不是真以为他先前的客气是好欺?

    “可我的问题不是这样的,你这是偷换概念,你根本不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!”提问的人一急,脑子突然灵光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正面回答你的问题?或者说,你要从我嘴里听到怎样的答案?”凤祁再次把问题丢给对方,坐在一旁的纪云开见罢,忍不住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在问凤祁,这明明是凤祁在问他们问题。

    “当然回答天武该由天武公主这个嫡系血脉的女子继承,还是过继没有血脉的旁系男儿继承?”他给出了答案,凤祁只要选择就行了,这位凤家嫡长子就不能配合一点吗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不能!

    “我的答案保持不变。”天武的继承,关他何事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这是狡辩。”这哪里是给人解惑,这哪里是回答问题,这明明就是逃避。

    凤祁没有生气,他笑容满面的给人挖陷阱:“你这题的答案,只能二选一吗?”

    “这题只有两个答案,你当然只能二选一了。”提问的人想也不想,就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不是有疑惑要我帮人解答,你是逼我只能选择你说的答案。”凤祁语气陡然一变,一脸的严肃地道:“我现在有足够的理由,怀疑你是他国的奸细,故意挑拨天启与天武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什么?我怎么是奸细了?而且我也没有挑拨。”突然被冠上这么一顶大帽子,提问的人吓了一跳,急急辩解。

    此刻的情况,就如同萧九安说读书人都虚伪一样,提问的人此刻要做的,不是逼凤祁给出答案,而是如何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“没有吗?当着天武公主的面,讨论天武的继承权,你真得不是在挑拨两国的关系吗?”这是至道学宫的辩学,不管他给出什么答案,另一方都会持相反的意见,如此一来,他们当中必有一方是不支持天武公主继位的。

    而支持天武公子以女子身继位的人,又很不幸的得罪了天武另一派的势力。

    虽然人不在,可他们今天的言论,必然会传到天武去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没有,我只是就事论事,对,我们只是讨论事情本身,与天武无关。”提问的学子被吓到了,急着想要解释,可似乎效果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与天武下一任皇位继承人有关,怎么能与天武无关?”凤祁摇了摇头,同情的看着对面被推出来、当成弃子的学子。

    能进入至道学宫的人,无一不是优秀之辈,而能进入至道学宫的寒门子弟,更是不容易,这人原本有大好的前途,可却因为急于求成而生生被毁了,道一句可惜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那人想要辩解,可此刻他心里又惊又惧,哪里还有平时的急智。

    凤祁摇了摇头,没有步步紧逼,而是见好就收:“所以我说,这题我给出的答案是关我何事,阁下还有异议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有也不敢提,万一真被冠上一个奸细的罪名,他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凤祁公子解答,学生告退。”那人再不敢多待,匆匆做揖,就跑下了辩坛,脚步有些踉跄,可见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凤祁公子摇了摇头,心中默念:罪过,罪过。

    他真得不是故意的吓人,是至道学宫的学子太不经吓了,这真得不能怪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