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6章336神话,皇位继承问题!

    第336章 336神话,皇位继承问题

    “我有答案了!”

    凤祁此言一出,众人皆睁大眼睛,屏住呼吸地看着他,生怕漏听了一个字,错失最佳辩说的机会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问出此题的人,更是迫不急待的追问:“你的答案是?”不管凤祁给出什么答案,他们都能将凤祁辩倒,甚至还能往凤祁身上冠上无能或者残暴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我、听、皇、上、的!”凤祁生怕众人听不清,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慢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却惊讶了,这是什么答案?

    这不是他们要的答案,这样的答案一出,他们先前准备的辩词有何用?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听错,我的答案就是我听皇上的,皇上让我怎么做,我便怎么做。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作为凤家嫡长子,他几乎没有可能去疫区,就算去了,要如何做也不是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不管天武的医治,还是北辰的抹除,最终都是得到了本国皇上同意的,没有皇上允许,天武的太医走不了,北辰天阙也不敢下令屠城。

    所以,真要发生那样的事,他完全不需要选择,他只要听皇上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妙,妙,妙呀!”在一众大儒惊呆的情况下,与祁家交好的学者反应最快,连连叫好。

    凤祁这个答案确实狡猾,他给出了答案,虽然没有一丝用处,可是谁又能说他有错?

    他们是文人,不是官员,他们是在问辩,不是在谈政务,凤祁这个回答十分完美,谁要说凤祁有错,就是说听皇上的话有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谁敢当众说出来?

    事后,就连皇上听到凤祁的答案,也赞凤祁奇才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世家一向骄傲,并不太听皇令,难得出了一个当众说听皇上的人,皇上怎么可能不喜,怎么可能不出言维护?

    哪怕,凤祁与纪云开关系不错,皇上也要维护他,维护这个出身世家,却忠君爱国的世家公子。

    在一众喝彩声中,站在坛上提问的学子也反应过来了,虽然脸色很难看,但却仍旧有风度的说了一句:“凤祁公子奇才!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凤祁拱了拱手以示礼貌。

    台上,端王世子看到这一幕,小声地问向纪云开:“云开,你真觉得你这大师兄会被人欺负吗?”一个答案,把众人都噎得不行,就冲这份本事,也无人能欺他半分。

    “谁说了能力反击,被人欺负就不是欺负了?这些人明显是嫉妒我大师兄的才华,是个人都看得出他们在为难我大师兄,只是他们没有本事,压不住我大师兄罢了,可这并不能抹杀他们欺负人的事实。”纪云开也是个护短的人,哪怕在场的人没有能力欺负得了凤祁,可纪云开仍旧把这些人记住了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一顿,片刻后,艰涩地道:“你说得有道理。”他竟是无法反驳了。

    “先看着,看他们接下来出什么题。”凤祁出色的完成第一道题,让纪云开心情极好,也更期待来凤祁接下会有怎样精彩的表现。

    没有让凤祁休息太久,第一提问的学子刚下去,第二人就上台了:“凤祁公子,在下有一个疑问,还请凤祁公子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请……”凤祁一摆手,气度自显。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,世人皆知家族的继承一向是靠血脉传承,皇位尤其如此。天武皇室只有天武公主一位嫡系血脉,然女子最终都要外嫁,皇位也一向传子不传女,女子是没有继承权的。可是,天武宗室连个与皇室血脉亲近的孩子都找不出来,这个时候天武是应该把皇位交给有血缘的天武公主,还是过继一个与皇室无关的人继承呢?”

    同样是一个现实的问题,且与天启无关,只要选定一方答案,就可以畅所欲言,引经据典来证明自己的答案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先前,一众学子问了不少类似的题,但都没有涉及到家国大事,也没有像这两道题一样处处都是陷阱,此题一出不少人都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天武的问题摆在面前,不少人都曾就天武的继承权展开过讨论,可不管持什么意见,对手都能将其反驳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更有意思了。”端王世子听罢,扫了一眼坐在一旁,闷不吭声却明显很在意的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辩论的份量,和至道学宫每月一次辩学不一样,不管是在场的众位,还是坐在台上与众人辩论的凤祁,身份都十分有重量,他们的话很大程度上,真得可以影响一个帝王的决定,也能影响百姓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个问题,天武公主知不知道?”要是知道的话,还同意让这些人问出来,可见天武公主在天武的地位,没有外人想得那么牢固,她需要借助外援,才能坐稳继承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怜的,这些人都沦为了天武公主的棋子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还真是好本事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,凤祁师兄会怎么回答?”同样,这道理最好的解答就是以问制问,可纪云开想了许久,也想不出能什么都不说,又让众人心悦臣服的答案。

    问题一出,众人再次看向凤祁,只等凤祁的答案,而这一次凤祁连闭目思考都不成,他一直很有礼貌的看着提问的人,待那人话说完,凤祁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提问的人莫名的心惊,颇有几分急切的道:“凤祁公子可是有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轻轻点头,却没有急着说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还请凤祁公子不吝赐教。”提问的学子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,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可是听人说了,燕北王妃是凤祁的小师妹,而燕北王妃与天武公主有仇,所以凤祁的答案一定和他们先前预测的一样,绝不会对天武公主有利。

    而他,只要像先前商量好的一样,将理由抛出来,就能将凤祁辩倒,就能打败凤祁。

    这次,在场的众人都不像先前那么期待凤祁的答案,他们一个个面带微笑地坐着,等着,只等凤祁说出答案,就开始新一轮的辩论。

    这次,他们准备的十分充分,他们有自信,绝对可以打破凤祁辩说不败的神话。

    凤祁没有继续卖关子,他略等片刻,就说出了一个答案,只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