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5章335对答,机智如凤祁!

    第335章 335对答,机智如凤祁

    半个时辰说不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这个时间也许不够外面那些人,重新想更刁钻的题,却足够外面那些人挑出三个自认最刁钻的题。

    同样,这个时间不够凤祁放松精神,好好休息,可却能让他缓一口气,以最好的姿态,迎接接下来的挑战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凤祁准时出现在辩台上,同样萧九安、纪云开和端王世子也回来了,远远地,凤祁朝纪云开点了点头,无声地告诉他,他很好,让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传出这个信号,费小柴就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坐位,悄悄地潜到纪云开身后。

    哼哼,小师妹来了,他当然要趁机找小师妹告状,让小师妹知道,这些人是怎么欺负他们老大的。

    费小柴的动作很隐秘,可大庭广众之下,他就是做得再隐秘,在座的人也不可能看不到呀!

    凤祁轻拍脑门,默默地移头,只当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,他都不想说他认识费小柴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觉得费小柴不顾形象,偷偷摸摸去找纪云开的行为丢人,他是为费小柴见他受气,去找纪云开告状的行为感到丢人。

    别说这些人没本事欺负他,就算他真被人欺负了,费小柴跑去找云开告状算什么呀?

    他是云开的大师兄呀,哪有大师兄被人欺负了,跑去找小师妹告状的?要师妹为他出头的?

    他还要脸吗?

    他以后还怎么见云开?

    要是凤祁知道,费小柴不仅找纪云开告状了,还唆使纪云开想办法,好好教训那群人一顿,为他出气,估计会想揍死费小柴。

    真得,太丢人了!

    费小柴如同小耗子一般摸到纪云开身后,无视萧九安的冷眼,在自以为没有人看到,实则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,小声地将那几个大儒,在凤祁取得辩学胜利后,不许凤祁离开,不断地往凤祁身上带高帽子,逼迫凤祁接受众人问辩的事,一一说给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末了,费小柴不忘补一句:“小师妹,那些人太过分了,他们就是看不得咱们老大好,也输不起,他们就是想要活活把咱老大累死,然后好趁老大精力不济时挖陷阱给老大跳。小师妹,你可不能放过他们,一定要为老大出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听罢,沉着脸道:“我知道了,二师兄你就放心吧,我会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的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早有猜测,可从费小柴口中得知,在场七成以上的学子、大儒,同时联手逼迫凤祁接受众大儒的车轮战,还是很愤怒。

    尤其是凤家人不仅不作为,还煽风点火,更叫人心寒。

    果然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萧九安说得没有错,读书人就是虚伪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要扬名是吗?

    这些人想要踩凤祁师兄上位是吗?

    好,她等会就让这些人名声扫地,看他们以后还有没有脸欺负人。

    费小柴嘀嘀咕咕告完状,辩台上的人也将第一道问题说完了。

    他们问凤祁的一道题是:

    十年前,天武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瘟疫,当时天武皇帝下令,让太医院半数太医前往疫区,为患了瘟疫的百姓医治,同时也派军队前往疫区控制灾情。

    可不想当年那场瘟疫来势凶猛,且传播迅速,哪怕在朝廷的控制下,疫症也快速扩散,短短三个月就有三座城池的百姓染上了疫症。

    虽说半年后太医研究出了医治瘟疫的解药,可当年那场瘟疫却仍让二十万天武百姓横死,三座城池空了泰斗,至今也没有恢复元气,更不用提金钱上的损失了。

    前些年,北辰也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瘟疫,北辰大皇子奉旨控制疫情,当时北辰大皇子直接下令,将染了瘟疫的百姓全部集中在一起,然后屠杀、焚尸。

    当时,北辰死了十万感染了疫症的百姓,空了一座城,那座城据说二十年内都不可以住人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的手段可谓残忍粗暴,可是,北辰却在第一时间控制了疫症,没有让疫症继续散播,也没有其他物质上的损失。

    以上并不是问题,真正的问题是:“凤祁公子,如果天启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,皇上派人去治理疫情,你会选择哪个方法?”

    两难的选择,面对瘟疫天武与北辰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,最终的结果有好好坏。

    天武皇室因积极治理疫证,得到天武百姓的称赞,可却因此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财务损失,且因此让更多本不该染上疫症的人,染上了疫症,以至于死伤更多。

    而北辰简单粗暴,及时止损,阻止了疫证的蔓延,虽说死了十万得了疫证的百姓,可却救了临近城镇的百姓,没有让更多人染上疫症。

    这两个选择各有优劣,而不管选择哪个,众人都能找到说词抨击凤祁。

    问题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凤祁,等凤祁的答案,就连纪云开也不由得紧张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回答这种两难的问题,最好的办法不是直接回答,而是以问制问,可问题来了,大多数时候我们知道方法,可并不表示能做好。

    方法只是套路,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处理,就好比纪云开知道套路,可要她在短时间想出一个两全的说法,她一时间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费小柴却气炸了:“这群人太不要脸了。”这明显就是陷阱,他家老大怎么说都是错好不好!

    “这才叫辩学。”端王世子面上带笑,仔细琢磨了一番,赞了一句:“不愧为是众大儒的智慧结晶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意思,这个问题怎么答都不对。”费小柴急得要死,恨不得冲上前,把问问题的人揍一顿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担心,可她更相信凤祁,怕费小柴因冲动做出失礼的事,给凤祁添麻烦,忙出声警告他:“别急,大师兄会有办法的,你安静地等着,别给他添乱就行。”

    凤祁有没有办法?

    初时听到这个问题,他确实没有办法,可略一琢磨,他就知道这题该如何回答了。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说的那样,这道题绝不能直问直答。

    “我有答案了!”半柱香后,凤祁开口,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