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4章334退让,野兽的直觉!

    第334章 334退让,野兽的直觉

    有些事,谁在乎的多一些,谁就输了;谁用的感情多了,谁就输了;谁不够理智,谁就输了!

    没有意外,凤祁输了,在萧九安的坚持下,凤祁几乎没有多做挣扎,就同意去燕北王府为纪云开医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能说萧九安不在乎纪云开,而是萧九安足够冷静,足够理智,他清楚地知道凤祁一定会为纪云开医治,凤祁一定会退让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萧九安怎么可能会退让?

    至于凤祁,他到是没有多少不情愿,于他而言能让纪云开去凤家最好,不能也无所谓,只要云开好,他怎样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,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,反正费小柴全程懵逼,一句也没有听懂,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不发声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地,聊着聊着,端王世子突然说到琉璃的事。

    琉璃烧制出来自然不愁卖,但怎么卖、卖多高的价是个问题,端王世子看到凤祁,突然有了一个好想法,那就是让凤祁用他们烧制出来的琉璃制品。

    “今天过后,你必然会名动京城,成为世家新一代引军人物。你用什么,底下那些小世家的公子、小姐,甚至南方那些豪富们都会跟着用什么。先前纪云开提议做了一些琉璃饰品,有不少是适合男子佩戴的,我回头让人给你送一些,你要觉得不错就带着。”端王世子也是个人精,听萧九安与凤祁过了两招,就知道凤祁很在意纪云开,当即不客气的把纪云开卖了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让凤祁心甘情愿帮忙,端王世子顶着被萧九安狂揍的压力,直呼纪云开的名字,而不是叫她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男人更了解男人,不管凤祁对纪云开气抱有什么感情,端王世子都能看出凤祁对纪云开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果然,搬出纪云开,凤祁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从来不带饰品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,纪云开擅长画琉璃的样式,我回头让纪云开专门给你画几个样式,单独为你烧制一套琉璃摆件。”端王世子先前不曾做过生意,可他天生似乎就懂这行,不仅能熟练地跟人打交道,甚至还能在瞬间摸清旁人的喜好。

    像凤祁这样的人不缺钱不缺势,他缺的是那份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可是,端王世子今天没有翻黄历,他确实是让凤祁满意了,可萧九安呢?

    端王世子的话刚落下,萧九安一个冷刀子就丢了过去,端王世子一个机灵,暗道不好,可他又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只能选择装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刚想请唐先生找我,我得去看看了。”端王世子曾在至道学宫求过学,不过时间并不长,只呆了一年不到就被端王给叫回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?

    自然是端王世子在学宫表现得太出色了,让他的心肝宝贝王妃不安了。当然,这里面也有皇上的手笔。

    宗室子弟可以纨绔,可以无能,可能平庸,唯独不能优秀,这会让皇上有压力的。

    不给萧九安找他茬的机会,端王世子近乎失礼的跑了,无全不在乎面子和形象了。

    可他走了,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凤祁很清楚,这件事要是萧九安不点头,端王世子应下的话就什么都不算,为了让萧九安同意,凤祁先一步道:“王爷不会那么小气吧?”不过是一套琉璃摆件罢了,萧九安是男人就大气一点,别在这种小事上计较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你的诊费。”他还真想小气一把,不让纪云开给凤祁画什么琉璃摆件,可他不让,纪云开不会私下画吗?

    反正纪云开不说,赵辰禾那个混蛋不说,他就算怀疑也没有证据,与其让纪云开偷偷摸摸地为凤祁准备,不如他大方一些,反正结果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王爷还真是大方。”一点亏也不吃,他的小师妹怎么就嫁了一个这么小气的男人?

    现在休夫或者和离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萧九安冷着脸道:“还有两刻钟,你还有时间休息,不送了。”得了便宜还卖乖,说得就是凤祁这种人。

    他就说了他讨厌读书人,太虚伪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都赶人了,凤祁自然不会厚脸皮的留下,凤祁起身欲走,可费小柴却不干了:“老大,我还没有见到云开小师妹呢,怎么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他承认他有点怕萧九安,今天的萧九安特别恐怖,比他见过的大魔头还要吓人,可再怕也不能阻止他见小师妹呀!

    从望风崖出来,他就没有见过小师妹,他有好多话要跟小师妹说呢。

    “晚点就能见着了。”凤祁说话时,意有所指地看了萧九安一眼。

    依萧九安小气的性子,他们这会是见不到云开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见吗?这天都要黑了,还要晚到什么时候?小师妹今天不回去吗?”明明还有两刻钟,为什么不让他见小师妹呢?

    他还想跟小师妹告状,让小师妹知道,外面那群老头子欺人有多甚。

    “不回。”凤祁说得肯定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,萧九安挑这个时间来至道学宫,恐怕就是为了在名正言顺在至道学宫过夜的。

    南疆王南瑾昭此刻就在至道学宫,却一直没有出面,萧九安要会他,只能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晚上再来找小师妹。”虽然有点可惜,不能立刻找小师妹告状,可费小柴看了看凤祁,又看看黑着脸的萧九安,果断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怪怪的,虽然凤祁老大一直在笑,可他就觉得现在的凤祁老大很可怕,比当日冷着脸走进凤府时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至于燕北王那就不用说了,因沧琼山庄一事,费小柴十分讨厌燕北王,甚至一度恨不得杀了他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萧九安太可怕,虽然没有动手,可费小柴就知道萧九安不好惹,且小师妹脸上的毒还未解呢,万一萧九安突然反悔怎么办?

    保险起见,他还是先走再说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纠缠,费小柴果断地跟着凤祁走了。

    来日方常,等云开小师妹的毒解了再说,他就不信他会永远怕燕北王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