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35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北辰天阙手上握有北辰皇宫的档案,还有北辰上一任皇帝的亲笔书信,这些都可以证明,燕北王就是北辰皇子。

    再加上,王爷私下与北辰天阙合作,确实帮了北辰天阙一把,让北辰有机会在乱世中得利,于是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是北辰皇子的这个消息,迅速在北辰军中传开,并且迅速的得到了众人的认可,尤其是北辰的将士们,更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至于燕北王承不承认,这个一点也不重要,反正只要他们北辰人知道,燕北王是北辰皇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一路快马加鞭赶到天武前线,一路上还遇到几次伏杀,小命险些没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辛苦跑一趟,最终目的是为了方便北辰天阙“算计”他,萧少戎心里憋屈不已。

    想到这次谈判,自己肯定要吃一个大亏,这个大亏甚至有可能成为他人生的污点,萧少戎心里就更不满了,一路上都带着火气,抵达北辰兵营,萧少戎的火气不仅没有消,反倒还涨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不等萧少戎把火气发出来,他就被北辰军中流传的消息吓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们家王爷是北辰的皇子?跟你们大殿下是同父异母的兄弟?”萧少戎简直想,一刀把传流言的人砍死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是燕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,是燕北王唯一的子嗣,怎么就成了北辰的皇子?

   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!

    “是真的,宫里有记载,也有先皇的亲笔书信,可以证明燕北王确实是北辰的皇子。”先皇的亲笔信确实是真的,没有一丝作假。

    这封信是北辰那位帝王特意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燕北王不是北辰的皇子,不是他的亲儿子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他就是要恶心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凭借燕北王府发家的,现在他就要让世人知晓,那个凭借燕北王府兵力发家的燕北王,其实是北辰的皇子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阴谋化,说燕北王的崛起,是北辰的阴谋,他一句也不会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我们王爷怎么可能是北辰的皇子。”萧少戎知道,他们家王爷确实不是老燕北王的儿子,是老燕北王过继的子嗣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,他们几个心腹都知道,他们家王爷的母妃是天启的公主,至于父亲?

    疑似……十方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样,十方世界的人也不会针对他们王爷,死盯着他们王爷不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时半刻无法接受,但事实就是事实,容不得你我更改。萧少将军,你如若不信,可以写信给燕北王寻问,想来燕北王应该很清楚他的身世。毕竟,他当初可是到过北辰,与我们先皇见过面。”北辰的官员看萧少戎的眼神特别亲切,一点也不介意萧少戎的失礼。

    萧少戎险些没有郁闷死,看对方一副认定了的样子,萧少戎知道他就是再说也无用,一时间心里憋屈的要死。

    北辰真的是忒不要脸了,在合作的时候,给他们王爷安上一个北辰皇子的身份,这是要逼他们王爷做白工,免费为北辰出人出力吗?

    这和他们先前谈好的不一样!

    萧少戎坚决不肯承认,不管北辰的官员怎么说,绝口不提王爷与北辰的关系,北辰的官员也不生气,好声好气的安顿好萧少戎,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一句,明天与他们大殿下碰面,别迟到了。

    次日与北辰天阙一碰面,北辰天阙也不提合作的事,而是提起王爷与北辰的关系。

    萧少戎气得冷笑:“大殿下,我们现在谈的是合作,扯旁的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北辰这些人太不要脸了,他还以为北辰人顶多就是“灌醉”他,或者对他行贿,让他在合作中退步,没想到北辰的胃口,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。

    北辰一口一个,他们王爷是北辰的皇子,这是铁了心,要他们王爷为北辰做白工。

    “萧少将军,你心里明白,我们说的是实话。你们王爷确实是我们北辰的皇子,他的身世没有任何疑点。”有疑点的部分,都被他处理干净了,哪怕是萧九安亲自来查,查来查去,也只能查出他是北辰的皇子。

    毕竟,萧九安母妃与十方世界那个男人间的事,是见不得的人,知晓的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被北辰天阙的无耻气炸了,他强忍着怒意道:“所以,大殿下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兄弟间,守望互助,北辰的事,就拜托燕北王了。”谈合作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做买卖,做买卖就免不了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做好了被王爷宰一刀的准备,但也不介意漫天要价。左右,能要到最后,要是要不到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果然是要他们做白工。

    萧少戎除了冷笑外,没有第二句话想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和我们之前谈好的不一样,既然大殿下这么说,这合作……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。”北辰天阙要搞清楚,现在是北辰求他们,不是他们求北辰。

    居然敢漫天要价,真是……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身为北辰的皇子,现在北辰的有难,燕北王责无旁贷。”北辰天阙半点不着急,他已经把萧九安与北辰绑在一起,萧九安要真不管北辰的死活,他的名声也臭了,以后……

    他想要占领北辰,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王爷与北辰到底是什么关系,还得查证后再说。大殿下一口一个,我们王爷是北辰的皇子,北辰是不是有我们王爷的一半?”要他们出力可以,拿好处来!

    萧少戎这话纯粹是为了赌气,为了顶北辰天阙,本以为北辰天阙会推拒,不想……

    北辰天阙满口应下:“自然!燕北王与我们是兄弟,北辰自然有燕北王的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萧少戎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是他听错了,还是北辰天阙说错了?

    跟他们王爷扯了半天关系,把他们王爷与北辰绑在一起,不是为了要他们王爷做白工,而是要把北辰划一半给他们王爷?

    北辰天阙没有疯吧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