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3章333震慑,凤祁的小心思!

    第333章 333震慑,凤祁的小心思

    萧九安这话嘲讽意味十足,是个人都明白他的意思,那几个站出来,率先出头的学子很想高傲的说,他们不需要萧九安给半个时辰,他们现在就可以提问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把握自己提出来的问题,能难得倒凤祁,能让凤祁丢脸。

    面对萧九安鄙夷的视线,众学子不断的安慰自己: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    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饿其筋骨,劳其体肤,曾益其所不能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只要他们赢了,现在所受的羞辱,就能全部砸回燕北王的脸上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萧九安一直坐在这里,他们也好不讨论,只能私下递递纸条,甚至可能无法高效的讨论出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一众想要压下凤祁气焰的人,正想着要如何做才避开萧九安与凤祁,就听到萧九安以纪云开身体不适为由,让学宫给他们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,他们半个时辰后再来。

    凤祁见状,也以为帮纪云开诊断不由离开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和凤祁一走,端王世子、费小柴自然也跟着走了,而祁家人清楚,这是萧九安给在场这些人时间,让他们好好准备三个问题,好输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祁连山没有迟疑,也跟着找理由走开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广场上少了几十人,根本看不出来,可现场气氛却为之一变,萧九安一行人一离开,众人就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,再不复先前的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冷冷地坐在一旁,一双眼看着萧九安消失的方向,久久没有收回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一出现,她的眼中就只有他,可萧九安却从头到尾没有看她一眼,也许萧九安都不知道她在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明白纪云开有什么好的,能让你为他一再出头。”天武公主闭上眼,掩去眼中的悲伤,和即将流出来的泪水。

    她,是天武的公主,她绝不会为萧九安在人前哭泣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没啥好的,她就是长得漂亮。”长公主坐在天武公主身旁,听到她的话,很义气的出声安慰她,“你看,她一来连凤祁的眼睛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脸很丑,她不漂亮。”天武公主承认纪云开很美,可她的脸毁了,即使带着面具也不能掩饰她的丑陋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萧九安说,她的脸是可以医好的吗?”长公主看纪云开不顺眼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,她自然不想纪云开的脸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身边有一个身份与自己相当,且比自己漂亮很多,又年轻很多的女人,真是一件叫人讨厌的事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么可怕,即使纪云开的脸好了,对她没有什么影响,可她仍旧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不需要长公主多言,天武公主就猜到她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长公主轻轻点了点头,没有言语,天武公主默了片刻,也跟着点头了……

    两个女人,无声的达成了一个合作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行人在学宫安排的地方休息,不多时凤祁与费小柴就来了。

    凤祁简单的梳洗了一下,看着精神多了,费小柴则依旧跳脱,人还未到声先到:“云开小师妹,你来得太是时候了,你今天真是太帅了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正与萧九安说话,生生被费小柴打断。端王世子无语地回头,就看到与人辩了两天一夜,却仍旧风度翩翩的凤祁。

    这下,端王世子就是不满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,甚至主动招呼了一声:“凤祁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。”凤祁面带微笑与端王世子打了声招呼,视线落在萧九安身上,真诚地说了一句:“谢谢!”

    今天的事真得多谢萧九安,要不是萧九安出现,这场辩学还会无休止的拖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不会输给那些人,但他会累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为了帮你。”萧九安冷冷地开口,并不因凤祁示好就对凤祁礼遇。

    凤祁也不在意,在萧九安对面坐下:“无论如何,还是要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赢过那些人再说。”事情还没有结束,凤祁就真认为自己必胜无疑吗?

    他承认凤祁学识渊博,是个读书的料,可他终归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便是输了,我就不是凤家的嫡长子吗?”凤祁失笑,看了一眼不见纪云开也没有寻问,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费小柴倒是想问,可看凤祁与萧九安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,就默默地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早早认输。”认输了,他也就不用带纪云开过来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并不想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输,尤其是明知自己能赢还放水,这是对对手的不尊重。”凤祁端起茶杯,轻啜一口。

    这就是读书人,能把争强好胜说得如此唯美,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萧九安轻哼一声,没有搭理凤祁。

    读书人就是虚伪,凤祁也是读书人,所以他也虚伪。

    凤祁面色如常,放下茶杯道:“我很快就会被逐出师门,以后不能行医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!”没有师兄妹的关系,凤祁和纪云开就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回京后,听到的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的毒不能再拖了,事后……你带她去找我。”凤祁无视萧九安的嘲讽,如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很多空房子。”要他登凤家门?不可能!

    今天过来为凤祁撑腰,那是看在纪云开的面子上,他绝不会去凤家为凤祁撑腰。

    “只有上门求诊的,没有上门求治的,我是大夫!”凤祁发誓,他真没有想过借萧九安的势,去震慑凤家的人。

    实话,凤家人面上也许会给萧九安面子,可之后依旧是我行我素,不会太过在意的萧九安的想法。

    凤家,不是普通人家,世家有世家的骄傲,他们不会受任何人摆布,而萧九安也不可能为了他与凤家成为死敌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不治。”要他带纪云开登凤家的门?绝不可能!

    别以为他不知道凤祁的心思,解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到时候纪云开必要长住凤家,而他绝不可能长住凤家。

    凤祁那点小心思,在他面前还不够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