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2章332护短,三个问题!

    第332章 332护短,三个问题

    在有心人的煽动下,那群学子叫嚣的越来越凶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凤祁还是萧九安都好脾气的不动,就连端王世子也是面带微笑,任由那群学子撒泼,任由他们叫嚣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先前还气势汹汹,叫嚣着要萧九安当众道歉的学子,发现自己一头热,压根没有人搭理他们,慢慢地安静了下来,只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这是至道学宫不是你的燕北王府,你要是不肯给我们道歉,现在就离开这里,至道学宫不欢迎你。”叫嚣的学子也只是声音叫得大,真叫他们动手跟萧九安干一架,他们又不敢,见萧九安久久不开口,有一位学子自以为聪明的寻了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搭理那位学子的话,而是冷冷地看着一个个被热血冲昏了头的学子,轻蔑的问道:“你们闹够了吗?”

    他有资格轻视这些人,也有资格看不起这些人,无关身份,而是年龄!

    他们年龄相当,甚至叫嚣的学子中,有许多比他年长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在做什么?

    抱着书本无病呻吟,被人一挑拨就热血冲头,丝毫不去考虑,他们得不得罪得起他这个燕北王?

    连那些世家子弟,名士大儒都不敢开口质问他,都不敢要他萧九安道歉,这群寒门学子凭什么认为,他萧九安会向他们低头?

    就凭他们一张嘴吗?

    天真!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一股做气,再而衰,三而竭,这群学子先前确实气愤,可这会冷静下来,看到一身杀气的萧九安终于知道害怕了。

    相同的年纪又如何?

    不同的成长经历,注定他们是天差两别的两种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反问:“你是不是读书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人想也不想就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正值、忠义、才学不凡,知识渊博,不比任何人差,只是出身不好,缺少一个机会?”萧九安又问。

    那人迟疑了一下,才道:“没有,我没有这么样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虚伪!”萧九安不客气地给出评价,直把那人说得脸红,呐呐的张嘴,想要说却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心里确实是那么想的,可是这话能直接说出来吗?

    不理会那人,萧九安又看向闹腾的学子:“你们这群读书人,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群武夫?认为我们只会打打杀杀,不会用脑子?认为我们没有资格求学,没有资格进学宫?更没有资格坐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学子沉默,他们是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呢?

    回答不是,必然是虚伪,他们刚刚才说了萧九安没有资格进至道学宫。

    可要回答是,他们如何解释在学问面前,人人平等这话?

    好像,怎么说都是虚伪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一众学子有跪倒的冲动,燕北王明明是一介武夫,怎么这么能说?怎么几句话就把他们辩倒了?

    他们……要怎么办?

    众学子沉默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哪里还敢要萧九安道歉,他们现在只想着,要如何证明自己不虚伪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一点小心思,可他们真得不虚伪呀!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却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,转头对在场的其他人道:“读书人就要有读书人的清高与傲骨,一心想着踩别人上位算什么读书人?虽然本王一向看不起读书人的清高与傲骨,可连清高与傲骨也没了,你们还算什么读书人?”

    敢欺负他萧九安的夫人,这些人胆子肥了!

    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,还真当他萧九安好欺负!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!”突然被冠上这么一个大帽子,在场的读书人的哪里肯干呀。

    他们承认,他们确实是看凤家的嫡长子不顺眼,可也只是想要借机打压一二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且,文人的名不就是在一次次聚会,一次次辩学中宣扬出去的吗?

    凤祁想要借这次辩学扬名,他们也想呀,他们针对凤祁有什么错了?

    凭什么只许凤祁踩着他们上位,就不许他们踩凤祁了,大家都一样,谁也没有比谁高贵,凭什么他们就错了,凤祁却是受害者了?

    凤祁要是不想扬名,会来参加至道学宫的辩学吗?会与众人辩了两天一夜也不肯放弃吗?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样的人,谁又何必笑话谁?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今天的辩学是不是要结束了?本王的王妃还等着凤祁公子医治呢。”萧九安淡淡一语,表明自己今天来砸场子是师出有名的,且绝不会退让。

    至于在场众学子不满与愤慨?

    萧九安压根没有放在眼里,这世间之事就是这样,先前他们势大凤祁只能认,现在反过来,他们也只能认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我们,我们还有问题。”一听要结束辩学,一听萧九安要带凤祁走,众人都急了。

    两天一夜,除去开始的学子辩学外,还有几十位大儒上台与凤祁辩论,最终都败在凤祁手中,要是就此结束,他们以后还有脸在京城混吗?

    以多欺少,以老欺少都不丢人,可以多欺少,以老欺少最终还输了,那真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?几个问题?本王的王妃还等着凤祁公子医治呢。”萧九安不是第一次跟读书人打交道,自然知道这群人有多难缠。

    明明一个个追名逐利,沽名钓誉,却要说得高风亮节,大义凛然,真正是叫人为他们脸红。

    “十个……不不不,五个……三个,我们还有三个问题想要请教凤祁公子!”在萧九安的威压下,众人一再退让,最后终于退到一个彼此都满意的线。

    “就三个问题,别说本王不尽人情,现在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,好让你们统一意见。”萧九安不屑的扫了一众学子一眼,嘲讽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是个人知道,接下来的三个问题,绝不是某个人的意见,而是在场大多学者、大儒的智慧结晶。

    一群人打一个人,赢了还好说,输了,这些人还有脸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