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30章330上位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!

    第330章 330上位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

    费小柴一开口,祁家的人和祁家请来的学者,就立刻出声附和,为费小柴说话,为凤祁师兄说话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算有祁家的人相助,凤祁与费小柴仍旧是势单力薄,他们的反击声很快就在一众学者、大儒义正言辞的指责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只咬着一点,那就是这是学术交流,凤祁才思敏捷,学识渊博,他们只是想要向凤祁讨教一二,凤祁不至于小气的不肯指教吧?

    灯不拨不亮,理不辩不明,学问一途本就不该闭造车,大家一起交流、分享才是至道学宫的学风,凤祁不至于懦弱的不敢接受吧?

    明显,这群人就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,逼得凤祁不得不应战。

    当然,祁家的人也说了,就是要凤祁指教,就是要与凤祁相辩,也不至于非今天不可,凤祁已经累了,他需要休息,完全可以改天再辩。

    可对方还是咬着不放,说凤祁累了那就休息,他们等着,什么时候凤祁休息好了再继续。

    至于改天?

    不,不,不,求学一途不进则退,怎么能等呢?

    凤祁学识远渊,知古博今,熟读典故,世间少有,他们实在是太激动了,他们心中有许多疑问,想要与凤祁辩上一辩,他们实在等不急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读书人,应该明白那种心里存了事,却无法畅快讨论的憋屈感,他们只是太激动了,无意为难凤祁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虽然心急,可也不是不懂体谅人的,凤祁累了就休息,他们等;凤祁饿了就吃了,他们等,不管多久他们都等……

    总之,说来说去这些人就是不放凤祁离开,非要凤祁承认输了才放过他,可是凤祁怎么可能认输。

    他要输了,先前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,是以凤祁只能坚持!

    其实说来说去,还是凤祁的势不够,压不住这群人,要是势足够,能把这些人压住,任凭他们再会说,凤祁也不需要卖他们的账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先前凤祁的势确实不够,只能凭借过人的脑力、渊博的学识将挑衅的人一一击败,可现在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有燕北王在,凤祁还会缺势吗?

    见费小柴与祁家人,被一众大儒说得哑口无言,见凤祁皱眉,纪云开真得怒了。

    她当年也参加过不少国际性的学术讨论,也见过不少不要脸的人,可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纪云开冷笑出声,不客气地打断一位蓝衣学子的话:“按你这话的意思,只要你们有疑问,凤祁公子就要一直为你们解惑,直到你们在场所有人都满意为止了?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无知女人,学宫也是……”蓝衣学子听到纪云开的声音,立刻怒了,当即板着脸反击回去,可却在看到纪云开的长相后,愣住了!

    美,太美人!

    身着蓝色宫裙,带着蓝色面具的纪云开美的人惊人,露在外面的脸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,而面具又恰到好处的为她增添了一丝神秘感,坐在萧九安与端王世子中间的纪云开,如同仙女下凡,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而也直到这时,凤祁才有精力给纪云开打招呼,不过他并没有出声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却没有怠慢,越是在人前,她越是为凤祁做足面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起身,恭敬的给凤祁行礼,充分表明自己对凤祁的尊重: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费小柴早就看到纪云开进来了,也正是因为看到纪云开进来,他才会再次顶着被众骂到没脸见人的惨状,出声为凤祁说话。

    先前,他和祁家的人不够份量,现在再加上一个燕北王妃,这下够了吧?

    爱美之心人皆有知,蓝衣学子见到纪云开,顿时惊为天人,红着脸问道:“不知姑娘名讳,还请赐教?”

    姑娘?

    萧九安一听,脸顿时黑了。纪云开明明是做已婚妇人的打扮,这人眼睛是多瞎,才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萧九安不满的冷哼了一声,同时一个冷刀子丢过去,直把那看呆了的蓝衣书生吓得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奈的摇头,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燕北王妃,也是凤祁公子的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妃,传闻中丑如夜叉的燕北王妃?”蓝衣书生一听,腿更软了,哐当一声,就摔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浑不在意,甚至很认真的附和道:“对,我就是丑如夜叉的燕北王妃,对不起,吓着你了,要不要给你叫大夫?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端王世子和费小柴一个没有且忍住,两人一前一后笑了出来,不过端王世子笑得十分隐忍,费小柴就豪放多了,乐得哈哈大笑:“小师妹,你,你,你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就他们家小师妹这长相,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,怎么可能丑到吓死人,简直是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亦是忍不住勾了勾唇,虽然他并不喜欢纪云开成为人群的焦点,不喜欢一堆人盯着纪云开看,不过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横竖纪云开高兴了,毛被顺了,就不会再跟他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坐下,别顽皮了。”凤祁隐约猜到了纪云开的用意,却不想她掺和,当即出言训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嗓子受了伤,声音嘶哑的厉害,声音很低,很沉,完全没有接一丝杀伤力。

    纪云开眼中闪过一抹心疼,也更愤怒了:“师兄,我没有顽皮,我是认真在问在场的众位,是不是只要你们有疑问,我大师兄就得一直为你们解惑,直到你们所有人都满意为止?”

    这些人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……燕北王妃你言重了,我们在此只为交流学识,你一个妇道人家不懂就别出声。”就算是,这些道貌岸然的学者,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承认,他们学了大半辈子,还不如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一再败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手中呢?

    先前,他们确实是冲着,踩凤家嫡长子一脚来的,可真正见识到凤祁的才学,看到凤祁将一个个挑衅者辩得哑口无言后,他们心中的不甘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他们就不信,他们这多人还不如一个凤祁,凤家这位嫡长子相借他们的名头上位,做梦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