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9章329问辩,纪云开高兴就好!

    第329章 329问辩,纪云开高兴就好

    端王世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,被纪云开强制拐到了至道学宫,从头到尾萧九安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说?说什么?

    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些许小事自然是随美人的心了,反正不影响大局,纪云开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三人在下午申时左右抵达至道学宫,学宫的人远远看到萧九安的撵轿,就愣住了,见侍卫上前自报家门,学宫看门的人片刻也不敢耽搁,立刻跑去找学宫的宫主。

    “夫子,夫子,燕北王来了,端王世子也来了,离门口还有百余米,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和端王世子?他们来做什么?”学宫的宫主听到这两人的身份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对凤家借至道学宫的辩学闹腾,学宫的宫主已经很不满,可偏偏凤家师出有名,以辩学为由,学宫就是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凤家的事还未解决,端王世子和燕北王又来了,这一个个的是做什么?嫌至道学宫太冷清来添乱吗?

    “不知,来人并没有说,只说燕北王夫妇与端王世子来了,请学宫的人提前安排。”看门的人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虽说至道学宫地位超然,虽在天启的国土上办学,并不受天启管制,可他是天启的人呀,他哪里敢对天启的王爷不敬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既然贵客来了,自然要出去亲迎,你们随我一同吧。”学宫的宫主轻叹了口气,对屋内的几位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人正在商讨,要不要让出面中止这个月的辨学。

    赞同的认为,外面那群人明显是以多欺人,他们至道学宫的人虽不会帮着谁,可也看不惯有人在他们的地盘以多欺少,凭借小心思取胜

    太,太丢读书人的脸了!

    反对的人则道:“我们至道学宫是学习的地方,他们做的是学术交流,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,他们只要是在学宫做学术的辩论,我们就不该人为的中止。这种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我们至道学宫何必掺和进去?”

    “且,参与辩学的那位凤家嫡长子似乎游刃有余,当然他要是坚持不住放弃便是,学问一途本就是没有止境,他自己一再坚持,求胜心过强,我们出手相帮岂不是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,各有道理,谁也说服不了谁,一直僵持不下,学宫的宫主也犹豫不绝。

    中止辩学,那就是帮凤祁;不中止,那就等于是在帮幕后安排的人,不管怎么做至道学宫都会被人利用,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真是想想都憋屈。

    正好,这个时候萧九安到了,学宫的夫子们也懒得再继续讨论下去,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没办法,萧九安要是轻车简从,低调前来,他们就只当萧九安是私人拜访,安排个副宫主去迎就好,可偏偏萧九安摆足了亲王的架势,今次拜访明显带着官方的味道,他们学宫的人就不能失礼了。

    学宫一众夫子齐齐朝门口走去了,场中的人就是想要忽视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学宫的夫子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看着像是去迎人,莫不是有哪位大人物到了?”

    圆台上,凤祁正与一名大儒雅进行一对一的问辩,并没有发现学宫的异常,直到萧九安、纪云开和端王世子三人,由学宫的夫子们簇拥而来,这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凤祁此时在台上已坐了快两天一夜,见到三人前来,神情有片刻的恍惚。

    与众人辩了快两天一夜,大脑不停地高速运转,他此刻真得是累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世子爷,请入座。”学宫的人,将萧九安一行人安排在秦相、天武公主和长公主所坐的方位,可见学宫的夫子对萧九安三人的到来,也是不满的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人家读书的地方,天启这些权贵、世家却一再上门打扰,是个人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在天启的地盘,不好太得罪天启的权贵,也不好失了学宫的礼貌与风度,可也没有必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,是以表面的客套过后,学宫的夫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似察觉不到学宫夫子的冷淡,淡定入座,完全无视秦相三人,纪云开自然是夫唱妇随,和萧九安一样从容入座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人能嚣张的目中无人,秦相却不敢,不管心里多憋屈,秦相还是站直来,主动道:“王爷,王妃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看也不看秦相一眼。

    他逼得秦相妻死子离,他与秦家的仇早就解不开了,何必浪费精力与之虚与伪蛇?

    他又不像秦相那么虚伪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也不可能大大咧咧入座,他乖乖上前给长公主见礼,又跟天武公主、秦相互相见礼,一番折腾下来,这才能入座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与凤祁对辩的大儒也在书僮的搀扶下,颤抖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有多累,而是失败打击得他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败在凤祁手中的大儒一下场,还不等凤祁缓口气,跟纪云开打一声招呼,又有一青衣名士站了起来:“凤祁公子,我们今天辩一辩佛学与道家,你可敢应?”

    这是挑战亦是挑衅,凤祁除了应下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凤祁在两个时辰内,把至道学宫的学子辩倒后,在场的大儒就一个接一个站起来,向凤祁发出挑战,完全不给凤祁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纪云开所坐的位置视线极佳,她一眼就看出场中的凤祁精神极差,再这么下去,他迟早要倒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皱了皱眉,正想着要如何才能帮凤祁化解眼前的麻烦而又不会丢面子,就听到费小柴气呼呼的站起来,大吼:“我说你们这群人要不要脸?你们没看到我凤祁师兄累了吗?你们一个个轮流发问,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?我师兄他只有一个人,可没有精力解答你们所有人的提问!”

    这话,费小柴不止第一次说,只是先前不是被人无视,就是被人训斥,面对这群义正言辞、学识渊博的大学者们,费小柴都被这些人说得害怕,有心理阴影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哪怕心里再害怕,他也要坚定的为凤祁老大说话。

    这些人欺人太甚了,就是他们这群江湖粗人打斗,也不会像这些读书人一样不要脸,一个接一个,毫无休止,明面上赢不了他们老大,就想着累死他们老大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