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7章327撑腰,这误会大发!

    第327章 327撑腰,这误会大发

    萧九安这话明显是话中有话,纪云开一听,顿时就皱起了眉头:“听你的话,凤祁师兄的对手应该很强,且他不止台上的对手,对吗?”

    既然是要借辩学让凤祁师兄出糗,那么陷害凤祁师兄的人,就绝不可能只让几个学生与凤祁辩,更不可能放过这个宣传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方是要凤祁师兄名声扫地,此刻至道学宫想必是才子齐聚、大儒云集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否认,只道:“你若想去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很讨厌凤祁,但不得不说他与凤祁可以算是天然的盟友,这个时候帮凤祁一把也就是帮他自己。

    且南瑾昭也在至道学宫,正好他要去会一会南瑾昭,顺便警告南瑾昭,别乱惦记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去,当然要去。”纪云开当然想去,别说萧九安主动提了出来,就是萧九安没有提,她也会想办法去至道学宫看一看。

    听萧九安的话,就知凤家人虽然让凤祁师兄进门了,可却没有把凤祁师兄当一家人,甚至还出手陷害他。

    凤祁师兄一直生活在江南,舅舅一家也不会帮他,在京城可谓是势单力薄,就算凤祁师兄本事再强,能舌战群儒,可终归只有一个人,他会累,也会倦。

    那些人败在凤祁师兄手下,见凤祁师兄身后没有人支持,肯定会一直拖着凤祁师兄,直到把凤祁师兄拖累、拖疲,拖到败了为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凤祁师兄先前的胜利与付出,就什么都不是了,不管凤祁师兄才学有多好,先前辩倒了多少人,最后他都只是失败者。

    是以,不管至道学宫是个什么清况,纪云开都一定要去,去至道学宫为凤祁撑腰,去告诉京中那些权贵们,凤祁不是一个人,也不是没人支持的孤将,她的大师兄赢了就是赢了,那些人别想耍花招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走。”一想到凤祁师兄的处境,纪云开就坐不住了,可她的急切却让萧九安很不满:“你很担心凤祁?”

    纪云开这个女人,是不是忘了她已婚了?

    “他是我大师兄,我怎么可能不担心?费小柴出事了我也会担心,诸葛小大夫出事了,我也同样担心。”纪云开知道萧九安的独占欲又犯了,可却不打算纵容。

    虽然她嫁入了燕北王府,可却不打算像先前那般,乖乖地任由萧九安的摆布,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她不是萧九安的所有物,她有自己的生活人社交圈,萧九安可以插手她的生活,但不能太过干涉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想纪云开提出一大堆的人,萧九安却没有生气,只是应了一声便起身了,这让纪云开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个男人到底发哪门子的疯,怎么又没事了?

    她只关心凤祁一人,萧九安就不高兴,现在关心的人这么多,萧九安怎么反倒不在意了?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萧九安,半天也没有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异常,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变态的世界她这种普通人弄不懂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拖延,当即就吩咐了下去,让人准备撵轿,他要出府。

    撵轿是王爷的仪制,明显萧九安是要用上全副的排场,要用燕北王府的身份压人,纪云开听罢,虽然急着去至道学宫,可却乖乖的忍住了,没有再催促。

    她就是再傻也知道萧九安此举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京城,是权贵云集的京城,一流的圈子里讲身份也讲排场,今天至道学宫必是聚满了人,萧九安一介武夫跑到学宫去,必是会引起那些清流名士的不满。

    文人本就看不起武人,萧九安要是低调的去至道学宫,那些人面上或许会赞他行事低调,尊重读书人,可心里还是同样看不起他,甚至还会自恃甚高的以为,萧九安不敢得罪他们,要讨好他们。

    相反,萧九安以摆出亲王的排场,高调地走进至道学宫,就算那些清流名士会不满,骨子里更看不起萧九安,面上还是要对他客客气气的,因为萧九安的身份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明显,萧九安是不会委屈自己的人,而纪云开更不会委屈自己,且她从不认为读书人就比武夫高贵了。

    学识渊博的大学者固然受人尊敬,可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军人,同样值得世人尊重,纪云开从来就不觉得萧九安比那些名士大儒差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纪云开是绝不会说给萧九安听的,免得他太得意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撵轿准备好了,萧九安与纪云开一前一后登上撵轿,并排而坐。

    轿夫抬着撵轿稳步前行,带刀侍卫分立两侧,将路人格开,以免有人冲撞了萧九安与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大人出行?好大的排场呀。”京中的百姓也是有见识的,可看到萧九安摆出来排场,还是不由得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这随行的侍卫可真精神,这一身的杀气,比当日天武公主带来的侍卫还要强上三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燕北王,我刚看到他们从燕北王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燕北王,我就说嘛,除了燕北王还有谁能摆出这么大的排场。我听说燕北王昨天带了个女人进京,那个女人是王爷心爱的女人,王爷这个时候出行,莫不是为了心爱的女人进宫求皇上赐婚?”

    “咦,你也知道这事了?我也听说了,听说王爷可喜欢那个女人了,为了那个女人连王妃都赶了出去,你听说了吧?燕北王妃半个月前就被赶了出去,听说是要给王爷心爱的女子腾位置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位置要怎么腾?莫不是王爷要休妻?”

    “休什么妻呀,你蠢了吧,只要燕北王妃没了,那位置不就空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燕北王妃会死?”

    “嘘,嘘,嘘,这话不能乱说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萧九安与纪云开的高调出行,燕北王带着心爱的女子回京的谣言越传越剧,不少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,萧九安与纪云开自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谣言的,甚至皇上、纪帝师和端王世子等人都知晓了,这两人也没有听到一点风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