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6章326主动,王爷心机太重!

    第326章 326主动,王爷心机太重

    萧九安一向敏锐,纪云开出现的刹那他就发现了,察觉到纪云开没有恶意,只是单纯的欣赏,萧九安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而是将手中的重剑挥舞得更快。

    他此刻,并不像往常那般生气,甚至心中隐隐有一丝窃喜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因为长相的原因,他一向厌恶别人用花痴的眼神看他,无论男女,可此刻见纪云开盯着他目不转睛,双眼放光,他却莫名的不讨厌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她身上的气息吧。

    萧九安如是告诉自己,手中的重刀舞得虎虎生威,明明半个时辰已到,按他的习惯该结束今天的锻炼了,可他却没有停下来,反倒又舞了一套剑法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侍卫看到这一幕,一个个惊得收不回眼睛:“王爷今天这是怎么了?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的自制力高得吓人,每天早晨的锻炼都是半个时辰,从来不会多出哪怕一秒,可今天呢?

    早就超过半个时辰了,可王爷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王妃吗?”侍卫看了看萧九安,又看看站在不远处的纪云开,莫名地感觉自己真相了。

    侍卫的声音很小,可萧九安却听得清清楚楚,在侍卫说出“是因为王妃吗”,萧九安差点一个失手,打伤了自己,好在他反应及时,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,挥出一个漂亮的剑招,这才没有在纪云开面前丢脸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也因此失了继续锻炼的心情,草草的收了招,随手将刀丢回刀架上,看也不看纪云开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    他的异常连侍卫都发现了,可见这并不是什么好事……

    结束一早的锻炼,萧九安如往常一样去梳洗,换衣,然后用早膳,而纪云开见萧九安走了,没有免费的表演看,也去前院用膳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,今天厨房送餐的速度特别慢,纪云开足足等了一刻钟早膳才送上来,还来不及寻问原因,纪云开就看到萧九安过来了,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她讨厌燕北王府,在燕北王府找不到家的感觉,因为燕北王府所有人都只围着萧九安转,所做的事情全部都是以萧九安为中心,丝毫不考虑他人的意愿。

    与萧九安同床共寝就已经够烦了,现在还要一同用早膳,纪云开实在没有心情,草草用了两口,便放下了碗筷,而萧九安仍旧在吃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失礼的起身,她打小受到的教养,让她做不到率先下桌这种事。

    萧九安吃得很多,但吃饭速度很快,有名门贵族的优雅也有军人爽俐,不讨厌反倒让人食欲大增,看得纪云开也想再吃一碗了,可是桌上的东西,都被萧九安吃得差不多了,她想吃也没了。

    把桌上的食物全部扫空了,萧九安放下碗筷,端起一旁的清水漱口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喝茶,不喝任何有味道的水,所以桌上只有清水,纪云开用的也是清水,对这种小事纪云开不介意。

    用完膳,萧九安没有立刻离开,纪云开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王爷,能把温泉庄子上的人接回来吗?”

    就算不接回来,也要让诸葛小大夫和暖冬知道她回来的消息,不然那两人天天提心吊胆的,日子可怎么过?

    “嗯。”些许小事,萧九安没有拒绝,他可没有忘记,对付纪云开这女人,要尽量顺毛摸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要顺毛摸纪云开,萧九安又想起一件事:“凤祁在至道学宫,你要不要去?”与其等纪云开主动寻问凤祁的消息,不如他提起,横竖他就是不说纪云开也要问的。

    “师兄他在至道学宫?求学吗?”萧九安说的一点也不错,要不是萧九安主动提起,纪云开就准备问凤祁的事了,现在萧九安提了,纪云开也就不用想着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,他以凤家嫡长子的身份,参加至道学宫的辩学。”说起此事,萧九安冷笑了一声,眼中满是嘲讽。

    凤家,还真是越来越小家子气了,简直是丢尽天启世家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凤家承认师兄的身份了?”她还以为凤祁师兄要进凤家会很难呢,毕竟凤家对凤祁师兄的态度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他本身就是凤家嫡长子,需要凤家的承认吗?”萧九安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才觉得这个女人聪明,怎么一转眼就傻掉了?

    凤祁的身份一出生就注定了,凤祁又不是什么私生子、庶出子,他是凤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子,还需要人承认吗?

    纪云开也觉得自己犯蠢了:“也是……凤祁师兄的身份摆在那里呢。辩学是什么?凤祁师兄刚回京,怎么就要去至道学宫参加辩学了?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纪云开,这不是什么好事,至少对凤祁师兄来说,这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至道学宫的学子,每月都会举办一场辩学,名为交流实为争锋。至于凤祁为何一来京城就参加,自然是被人陷害了,不过依凤祁的能力,出手陷害他的人恐怕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。”至道学宫的辩学一般一天就能结束,除非参与辩学的双方能力十分强,说到兴起僵持不下,才会一直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这次的情况却不是这样,凤祁早就将对手辩倒了,之所以辩学还在继续,是在场的人朝凤祁发出攻击,且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这对凤祁来说不是什么幸事,以一敌众,饶是凤祁再强,也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那么厉害?”作为曾经接受过高等教育,也曾关注过国学的人,纪云开虽没有见过辩学,可也知辩学有多难。

    既然是学术交流,那参与的人必然是识古博今,学识渊博,不然你拿什么说服人?

    萧九安没好气的白了纪云开一眼:“不过是一场辩学罢了,至道学宫每个月都有,而且凤祁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。”

    所以,凤祁就是赢了也就那样,而且要是没有人出手相助,凤祁根本不可能赢,因为那些人会一直辩,辩到凤祁失败才会停下。

    他们,不会让凤祁以胜利者的姿态,走出至道学宫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