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4章324错过,要顺毛摸才行!

    第324章 324错过,要顺毛摸才行

    纪云开回到燕北王府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沐浴,其实她更想睡觉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三天一路风尘仆仆不说,还一路都在杀人,她身上虽没有沾上血迹,可尸气、死气绝对不少,为了不让自己睡到一半被恶梦惊醒,哪怕累得睁不开眼,纪云开也选择先洗澡再说。

    暖冬、诸葛小大夫和司棋几人还在温泉庄子上,伺候纪云开的便是留在王府的抱琴。

    看到抱琴,纪云开打了个哈欠道:“我还说回来后,去把你要回来的,现在你回来了正好,就别再走了。”正好把琴棋书画凑齐。

    实话,她还是有一点强迫症的,司棋、侍书、入画都有了,怎么可以少得了抱琴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,你还肯留下奴婢吗?”抱琴听到纪云开的话,眼眶瞬间红了,她以为在她犯了那么多错后,王妃不会再要她了。

    “允许你犯一次错,没有下次就好了。”有抱琴这个先例在,想必其他人轻易也不敢再闹腾了。

    她对身边的人一向宽厚,虽说不至于把身边的下人当成姐妹、好友一般,但也无法理所当然的把她们当成下人,只要这些人不犯错,做好自己的本职事务,些许过分她都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毕竟,她们也只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如花一般的年纪,难免会有一些跳脱和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放心,奴婢向您保证,再也不会有下一次。”一次就够她长记性了,再有下一次不需要纪云开说,她自己就没脸出现在王妃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吧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没有再多说。

    她这会犯困的厉害,实在没有精力说话。

    用药水洗掉脸上的伪装,纪云开示意抱琴退下,独自泡在水里,慢腾腾的洗着澡。温热的气温让纪云开昏昏欲睡,洗着洗着,她一头栽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“王妃,小心……”在外门伺候的抱琴,听到声音冲了进来,见状忙上前将纪云开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咕噜,咕噜……”纪云开一连喝了好几口水,幸亏水澡桶不深,不然她真会成为第一个,溺死在洗澡桶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没有死在外面的刀光剑影,暗杀伏杀,却死在洗澡桶里,真是想想就悲剧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……”纪云开连忙将嘴里的水吐掉,这一惊她也清醒了不少,草草的冲过水,纪云开便穿衣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抱琴,去铺床,我要睡觉。”她现在迫切的需要睡觉,太累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的东西都被搬到寒水堂,只有浴桶还没来得及搬。”不是还没有来得及搬,而是王爷的寒水堂没有放浴桶的地方,这才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抱琴说完,就低着头不敢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满王府的人都知道,当日王妃就是因为不肯搬进寒水堂,而跟王爷吵了一架,生生气得吐血,在外面养了近半个月,事后王爷又亲自去接,这才肯回来。

    “寒水堂……”纪云开一拍脑门,懊恼的道:“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。”她就只记得回到燕北王府,可以好好睡一觉,却把她当时和萧九安说得话给忘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,她当时好像说了,过了半个月就搬回寒水堂,现在半个月已过,她还有说不的理由吗?

    “王妃,你看现在是不是要去寒水堂?”抱琴见纪云开并没有发脾气,这才大着胆子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爷都主动低头去接王妃了,王妃应该不会再坚持了吧?

    纪云开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去吧。”自己承诺的事,就是跪着也要完成,她能逃避一时却逃避不了一辈子,既然早晚都要面对,那就干脆一点。

    “王妃,外面寒气重,我再给你披一件外衣。”抱琴见纪云开愿意去寒水堂,心中暗喜不已,可面上却仍是一副沉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和以前一样喳喳呼呼的,她要沉稳、内敛,要时刻谨记侍女的要求,听从主子的安排,不插手更不过问主子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拒绝,披着大大的披风,拖着半干的长发,来到了寒水堂。

    寒水堂内,侍卫早就得了命令,见到纪云开过来不仅没有阻拦,还早早的就让形行礼了。

    能让他们王爷亲自出城接人,王妃可是第一人,他们可不敢再和以前一样看轻了王妃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第一次到寒水堂,但却是第一次打量得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寒水堂并不算大,但到处都空空荡荡的,十分冷清,院内没有任何摆设,不提玉器、瓷器,就连一盆花草、一块石头也没有,看上去寒酸极了。

    说到花草,纪云开猛地想起,她院子里的花草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抱琴,我院子那些花草呢?”莫不是又死了吧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抱琴迟疑片刻,说道:“王妃,那些花草在你走后的第二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妃不在,王爷气成那样,王妃院中的花草怎么可能有活路?

    王妃真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“房间在哪?”纪云开已要不想说话了,也不想继续在燕北王府养花草了。

    搬到寒水堂也许是好事,至少她有理由不再养花草了。

    每每养的好好的花草,转眼就被萧九安弄死,这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抱琴也不了解寒水堂的布局,找来侍卫寻问,才找到主卧所在。

    主卧好几天没有住人,且所用寝具全是新的,也就不存在有谁的气味的问题了,没有萧九安的气息干扰,萧九安人也不在,纪云开表示十分满意,也就不再挑剔了,挥退抱琴就脱衣服躺下了。

    许是累狠了,纪云开倒床没有多久就睡着了,且睡得沉沉的,萧九安一进来,就看到纪云开娇小的身子躺在大床中间,睡得香甜,没有一丝防备,瞬间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先前,听到侍卫说纪云开已经住过来了,他还有些不相信,他很清楚纪云开有多排斥她靠近,直到亲眼看到纪云开躺在床上,他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就像是炸毛的猫,看着张牙舞爪的吓人,可只要顺毛摸就会乖乖听话。”想到纪云开是因为他同意她外出十五天,才主动搬进来的,萧九安就知道以后要如何做,才会让纪云开乖乖听话了。

    大事他说了算,小事只要不违背原则,尽量顺着纪云开,顺毛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