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33后方拱手让人!

    要知道,在他忙着打天武,在南瑾昭忙着打辰。在天武和北辰的百姓,忙着保命的时候,萧九安手中的天启,已经开始重建了。

    在萧九安的强权下,各地、各城池已恢复次序。天启的百姓已拿到良种,已经开始了新一季的播种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今年会是一个丰收年。而等到秋天,天启有人有粮,他们就更不是天启的对手,也会被天启远远甩在后面。

    数十年后,没有财富支撑的北辰,养不起兵马的北辰,最好的结局不是被天启吞闭,就是成为天启的依附。

    而这些,都是北辰天阙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是以,在听到幕僚的分析后,北辰天阙毫不犹豫选择丢下北辰。

    在北辰,他没有重新崛起的可能,但在天武,他可以。

    依靠天武的土地,依靠天武的商业环境,他能建立一个强大的,甚至可能与萧九安齐名的帝国。

    “给萧九安写信,只要他将南瑾昭驱逐出北辰,保住北辰的百姓。我可以割让一半的土地给他。”北辰有一片地区,全是石头,不能住人,也无法种植。

    还有一片区域,常年冰雪覆盖,别说天启那些“娇贵”的百姓,就是世代居住在北辰的百姓,在那块地方也生存不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地方于北辰而言,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抵御外敌,将外敌阻挡在外。除此之外,那些地方在北辰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他给萧九安的信上,只写了割让一半的土地给萧九安,并没有说割让什么地方。届时,他就把北辰这些无人地区,全部割让给萧九安。

    至于萧九安能不能接受,那个不重要,等到他拿下天武,把北辰的百姓迁到天武,重建天武后,他就有资本跟萧九安谈判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做了决定,他的信以最快的速度,送到了王爷手上。

    王爷拿到信,转身就交给了北辰天阙:“果然,北辰天阙选择舍弃北辰,保住天武。”

    这对北辰天阙来说,是目前最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相比贫瘠的北辰,天武真得好太多了,可惜北辰天阙永远不会知道,他失去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北辰那地方你我都到过,那不是一块适合人居的地方,除去少数几座城池,其他地方都贫瘠的可怕,在北辰天阙、南瑾昭他们眼中,并不值得花费巨大精力拿下,我们要拿下北辰,并不难。”北辰大部分地方不适合人居,但却资源丰富。

    当然,纪云开眼中的资源丰富,与北辰天阙眼中的资源丰富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在北辰天阙眼中,只有能种植粮作物的土地,才是资源丰富的土地,但在纪云开眼中,那些矿物资源更重要。

    北辰不仅有数量庞大的煤矿,还有许多铁矿与铜矿。至于金矿,纪云开还没有发现,她的人只探到了铜与铁,石油与煤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在纪云开看来,比任何粮田都值钱。

    天启本身就有肥沃的粮田,就算没有纪云开也不担心,她知道海外有不少地方,粮田肥沃,随便洒一把种子,来年都能有收获。

    天启缺粮,他们可以去海外掠夺,但石油与煤矿、铁与铜这些物资,却是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遇到了,绝对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拿下北辰不难,治理北辰也不难,难的是……要如何保住北辰。”北辰是一座宝库,得知北辰的资源后,王爷就一直想要把北辰拿下来,名正言顺的拿下来,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,机会总算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,也不枉费他算计一番,把天武送到北辰天阙手中。

    “先拿下再说,南瑾昭那人……我们的兵马驱逐他容易,但要把他赶尽杀绝太难了。我们也没有必要把他赶尽杀绝,给他留一点兵马,让他去祸害天武。”届时,有南瑾昭牵制天武,牵制北辰天阙,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建设北辰,并把北辰完全的掌控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至于北辰的百姓……天武现在十室九空,北辰生活艰难,在北辰天阙拿下天武后,那些人想必很乐意迁到天武去。等到北辰的人迁走,我们就尽量迁一些百姓过去,一年年下来,北辰就算不是我们的,最后也会是我们的。”乱世以实力为王,王爷手中的燕北军威震天下,王爷手中的兵马最多,又个个兵强马壮,北辰天阙发现北辰是宝库,就是想要骚扰,想要夺回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为了保险,为了站在道德至高点,不让那些人说我们仗势欺人,我们还是先与北辰天阙拟定一张文书,先定好北辰划给我们的土地。依北辰天阙的性子,他给我们的地方必然不是什么好地方,我们怎么看都是吃亏的一方。到时候,就是北辰天阙想要把地方要回去,也没有理由。”纪云开默默地给北辰天阙挖了一个坑。

    这不能怪她,要怪就怪北辰天阙不够厚道,要怪就怪彼此的资源与消息不对等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北辰天阙不吃亏,谁吃亏?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我交给萧少戎去办。为了逼真,我让萧少戎亲自去一趟天武,给北辰天阙一个机会,好让他可以灌醉萧少戎,趁机让萧少戎签下一纸,严重不符合我们利益的合约。”王爷说完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他现在也学坏了,以前的他可懒得费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直接打就是了,打赢了就是他的,对方不同意,打到对方同意就行,但跟纪云开在一起处久了,他也明白有些事,能不动手就不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这么能打,能用脑子解决的事,何必牺牲上千上万人?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极,世人都知,萧少戎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你,他签定的合约,我们就算是吃亏也得认,谁叫咱们是厚道人。”纪云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厚道人就会吃亏,这一次他们不介意做个“厚道人”,吃个大亏,让北辰天阙先高兴一下。

    而北辰天阙现在有多高兴,有多得意,待到事情暴发出来,他就会有多愤怒,就会有多后悔,就会有多打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