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66章566诡异,走不出的黑石山!

    第566章 566诡异,走不出的黑石山

    双脚突然悬空,身体骤然失重,在飞身下落的那一瞬间,纪云开差点就叫了出来,幸亏她反应及时,先一步捂住了自己的嘴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?”双脚踩在地上,纪云开才感觉自己活过来,只是双手却仍旧搂着萧九安,以免自己站不稳。

    下落的太突然了,她现在腿还有些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享受美人主动投怀送抱的萧九安,高冷的应了一声,心中却默默地道:要提前说了,还有现在的福利吗?

    必然是没有的,所以绝不能提前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。”萧九安不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,拉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快步往前,然黑石山大的很,一望无际,全是黑漆漆的石头,那蓝色的火焰看着就在眼前,实际远的很好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,才堪堪将蓝色火焰看清楚。

    “是虫子。”诚如萧九安所言,这世间哪有什么鬼火。

    “带几只回去看看。”纪云开拿出一块帕子给萧九安,让他去逮几只虫子。

    萧九安自是没有意义,可不想手中的帕子刚碰到蓝色的火焰,就瞬间烧了起来,要不是萧九安反应快,手都会被烧伤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正在燃烧的帕子落在地上,瞬间激起一阵火花,很快就烧完了,一股刺鼻的味道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这味道好熟悉,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了。”纪云开吸了几口气,然那股味道消失的太快了,偏偏脑子突然不灵光,纪云开一时也想不起来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带回去看看就是了。”萧九安撕下衣摆,将地上燃烧的灰烬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带几块黑石回去,看看这黑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”她记得有好几种有色金属都是黑色矿石,这些黑石指不定也是某种有色金属。

    当然,她了解的并不多,她唯一知道的黑石渣就是煤石,不过这些黑石应该不是煤石,真要是煤石,当地百姓早就捡来烧了。

    帕子燃烧后留下来的灰烬并没有杀伤力,萧九安将灰烬连同黑石包在一起,却没有递给纪云开,而是自己拿着。

    “往前去看看。”走到这里来了,两人自是不打算退缩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黑石山一片荒芜,哪怕再往前仍旧是一片漆黑,两人一路前行,眼见天都亮了,也没有看到除黑石以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再走下去,可别迷路了。”作为方向感不是那好的人,纪云开有些担心的道。

    相反,作为天生方向感极佳的人,萧九安一点不惧:“跟着本王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,仍旧还在黑石山中,依旧没有看到尽头,而此时天已大亮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两人至少走了三个时辰,萧九安能走,纪云开却是不行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我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会。”萧九安也没有勉强,只是站在她身旁,若有所思地看着黑石山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力的抹了抹额头的汗珠,说道:“是黑石山太大,还是我们没有走出去?一直在原地走来走去?”

    大冷的天,纪云开却热的满头是汗,可见这一路走来,她真是累狠了,也着实走了不少路。

    “没有看到阵法的痕迹。”带兵打仗的人,对五行八卦就算不精通也是了解的,就算萧九安不会破阵,但看懂阵式的本事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在往下走,能走出去吗?”纪云开觉得,不用等他们走出去,魔教的人就来了:“估摸着,这会魔教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唏唏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的不灵坏的灵,纪云开的话还没有说完,四周就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,像是鬼叫一般好似在耳边环绕,又好像离得很近。

    纪云开仍旧坐在地上没有动,萧九安却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:“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,来人必是魔教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在黑石山走了这么久,要是还引不出魔教的人,那可就好笑了。

    当然,除非魔教的要压根本不在黑石山中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大驾光临,不知有何要事?”被萧九安拆破,魔教的人没有一丝尴尬,反倒顺理成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报仇。”他来黑石山的事,只要有心人都能查到,他就不信魔教不知。

    真要不知,昨晚就不会出现鬼火,今天他们也碰不到人。

    凭魔教在黑石山的经营,要是不肯露面,他们也找不到魔教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我日月教与燕北王府近人无冤,往日无仇,王爷是不是找错人了。”显然,魔教的人还算给萧王爷面子,并不想与他对上。

    “本王拆了魔教在天启的分部,你我真的无仇吗?”他就不信魔教咽的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就算魔教咽的下这口气,他萧九安也不会忘记,拆他燕北王府,害得纪云开险些横死的人,此刻在谁手上。

    来人满不在乎的回道:“一报还一报,我们家教主说了,先前圣女贪玩,毁了燕北王府,我教在天启的分部就送给王爷撒气,王爷的气要是还消不了,可以把我教在天武、北辰的分部都拆了,只要王爷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魔教众人行事向来随心,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,极少会退让,这一退让可以说是魔教对萧王爷的重视,也可以说是魔教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哪一种,萧王爷都不打算让对方如愿。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,他萧九安来了,就不可能空手面归,不让魔教大出血,不把纪馨拎出来,旁人都当他萧九安好欺负了。

    “贵教的人还真是大方,如此,便把你这老巢给本王拆了,只要拆了你们老巢,过去的事本王便既往不咎。”萧九安大大咧咧说道,丝毫不在意对方会不会因此暴怒的动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果然,隐在暗处的人被萧九安的话气倒了。

    魔教众人行事一向张狂,什么时候轮到旁人在他们头上撒野了,他们给萧九安面前,并不表示会怕了他。

    萧九安还太嫩了,跟他们对上简直是自寻死路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