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3章323峥嵘,谣言遍生风波起!

    第323章 323峥嵘,谣言遍生风波起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么针对凤祁,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凤祁是纪云开的师兄,她看纪云开不顺眼,顺带看凤祁不顺眼而已。

    凤祁是纪云开的师兄,纪云开对凤祁有救命之恩,这两人的感情自是不用说的。凤祁身为凤家嫡长子,他的身份有天然的优势,一旦凤祁得势,纪云开在京中就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,到时候她想要纪云开的命,无疑会难上很多。

    凤祁现在只是初露峥嵘,如果在这个时候把凤祁踩下去,那么凤祁就翻不了什么风浪,纪云开也就不会有什么大靠山了。

    为了打压凤祁,为了打压纪云开,天武公主不遗余力的劝说长公主,而长公主也确实心动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凤祁长得太符合她的喜好,凤祁身上所她所有喜欢的样子,如果使一点手段就能得到凤祁,她一点也介意。

    长公主招招手,招来自己的侍女,轻声嘱咐了两句,天武公主没有听到长公主说什么,但大至也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勾了勾唇,笑得残忍:纪云开,等着看你的大师兄做长公主的男宠吧!

    目的达成,天武公主不再多言,视线放在刚入场和凤祁身上。

    至道学宫的辩学放在学宫的大广场上,这个大广场可以容纳上千人,正中间有一个大圆台。只有大儒开课与一月一次的学子辩学,才会在大圆台上举行。是以,在至道学宫不论是先生还是学生,都以登上正中间的大圆台为荣。

    此时广场四周已坐满了人,只等参与辩学的学子站在台上。

    而凤祁的到来,就意味着辩学即将开始了。随着凤祁一行人步入学宫,现场的气氛更热烈了,不少人皆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,也有人上前与凤家其他子弟打招呼,其中与跟凤宁说话的人最多,而与凤祁打招呼的人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凤宁一身青衣长袍,同样简单大方,清贵无双,站在凤祁身边并不会失色太多,可他却十分有分寸的站在凤祁身后,无声的表明自己的立场,将主场的位置让给了凤祁。

    此举,无疑让凤宁博得了许多人的好感,尤其是众人上前跟他打招呼时,他从不忘记向众人介绍凤祁的身份,更让众人对他心悦臣服,暗赞他品德高尚。

    而与凤宁关系较好的人,却在心里为凤宁不平。凤祁从来不曾出现在京中,在京中他们承认得的凤家继承人只有凤宁一人,可是,凤祁一回来就把凤宁挤了出去,抢走了凤宁所有的资源,这对凤宁实在是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凤祁还真是讨厌,凤宁大哥真是太可怜,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,只因为比凤祁晚出生几年,就什么事都要让着凤祁。”凤宁的追随者,在看到凤宁风度翩翩为众人介绍凤祁后,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没有脑子,只是那些能看透的人绝不会轻言开口,他们只是看,看戏,看热闹。

    横竖不管凤家最终落到哪位手里,都与他们无关,他们只要在一旁,看凤家兄弟相残就行了。

    在凤宁一路为凤祁介绍人时,祁家继承人祁连山跑了过来,亲切的打招呼:“凤祁表哥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个主动跟凤祁打招呼的人,也让众人明白了祁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祁家,并没有完全放弃这个外甥。

    “连山表弟。”凤祁并没有见过凤家与祁家的人,但不妨碍他认识这些人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外来者,想要成功打入内部,提前熟悉这些人很重要,在场的每一个人凤祁都没有见过,可他却能准确的叫出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无他,只是私下多费精力罢了。

    想要成功,想要人前风光无限,人后就要不惧流血流汗。

    “凤祁表哥,你认识我?”祁连山一听,眼睛顿时亮了起来,他原先还担心凤祁表哥会因为望风崖的事,和祁家这些年的漠视而不理会他呢,没想到凤祁表哥不仅和气亲切,还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虽不曾见过,但也是知道的。”凤祁这话别俱深意,祁连山听罢心中一痛,眼中闪过一抹愧疚。

    他们祁家上下皆漠视凤祁的存在,可凤祁却一直惦记着他,他们真得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一直久闻凤祁表哥的名字,今天总算见到了。凤祁表哥,走走走,我给你介绍几个人,他们都是我的好友。”祁连山本身就存着与凤祁交好,兄弟二人日后守望相助的心思,这会见凤祁气度高洁,心胸宽广,并不因祁家这些年的漠视而心存怨恨,祁连山心中愧疚,打从心底的想要为凤祁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凤祁,只要他愿意,他可以跟任何人交好,只要他愿意,他便是世人眼中完美的世家公子,哪怕再厌恶他的人,也无法对他恶言相向。

    在凤祁与众学子辩学时,萧九安与纪云开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路杀伐,一路用鲜血开路,踏着无数尸骨,萧九安与纪云开终于平安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的城门,纪云开紧绷的神经终于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她短时间内对出城有心里阴影了,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一路,他们几乎是不眠不休,每每合眼就有杀手现身,三天三夜不间断的车轮战,萧九安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,幕后的人简直是要玩死他们。

    “终于回来了!”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,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,渴望回到京城,渴望回到她一心想要逃离的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外面太危险了,而她现在真得拼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家。”在第十五天回来,纪云开再也找不到理由,不搬去寒水堂。

    一想到接下来的每一天,都能抱着纪云开安然入睡,萧九安就觉得这三天三夜的辛苦值得了。

    为了将来能永远地睡好觉,辛苦个三天算什么?

    当年,他可是趴在雪地里,七里七夜不曾合眼。

    萧九安打马上前,远远,守城门的人就看到了萧九安标志性的穿着,以及他那匹极眼熟的马。

    “是燕北王,快,快让开,开门。”守城门的小兵,立刻将人群疏散开,为萧九安特意开了一扇小门,好方便萧九安打马通过又不惊扰百姓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无人阻拦,萧九安如同利箭一样纵马冲过城门,以至于路人只看到他红衣黑马的纵马前行,没有看到他怀中的人。

    偶有眼尖的看到了,可却也只看到一个影子,只知道燕北王萧九安带了个女子回城,并不知那女子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而流言这种东西,就是在这种似而非尔的情况下传出去的,当凤祁正与一众寒门弟子辩得正激烈时,京城各大茶馆便传出燕北王心有所属,带着心爱的女人回京城的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