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1章321辩学,不能感情用事!

    第321章 321辩学,不能感情用事

    至道学宫每月一次的辩学,最初是为了方便学子交流,共同探讨。

    每月,学子们集中提出不解之处,由大家拿出来讨论,辩论,会有先生在一旁指点,并不需要谁说服谁,只是相互交流、分享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至道学宫的辩学变成了寒门学子与世家子弟之间的争锋,每月一次的辩学虽然仍旧是在辩,可却失了原有的味道,寒门学子与世家子弟也不再是为了交流,而是为了一争胜负。

    自然,寒门学子因其眼界和知识底蕴的原因,他们输多赢少,可这却没有打击到他们士气。

    寒门学子因家境的原因,他们所学所知确实比不上世家子弟,所以他们输是正常的,相反赢了那么一两次,足够让他们振奋士气。

    辩学是寒门子弟与世家子弟之争,可世家子弟内部也有自己的争斗。天启除了四大顶级世家,还有许许多多的小世家,四大顶级世家之间有争锋,小世家之间也有争锋。

    与寒门学子一月一次的辩学,各大世家与小世间都是轮着来的,每个月派出一个世家与寒门学子辩,赢了自然皆大欢喜,要是赢得漂亮则会小小的扬一扬名,可同样要是输了,世家子弟的面子也就丢光了。

    这个月,本轮不到凤家,可是凤家人为了打压凤祁,却拿下了这次辩学,并由凤祁代表凤家出席。

    “凤家嫡系子弟皆在至道学宫求过学,并且个个是学宫的佼佼者,凤家嫡系子弟都会参加至少一次辩学,你既然回了凤家,本月就代表凤家去参加至道学宫的辩学。辩学每月有一次,不过是学子了间的玩闹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增加一些见识极可。”这是凤家主,也就凤祁的父亲的原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不知道至道学宫情况的人,指不定就信了,还真以为至道学宫的辩学,就只是玩玩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曾经隐姓埋名在至道学宫求过学的凤祁,很清楚至道学宫的辩学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寒门学子在辩学上失败了,不会有人说他什么,因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可要是世家子弟,尤其是像他这样出身顶级世家的嫡长子,要是在至道学宫的辩学上被人辩倒,立刻就会名声扫地,被世家圈子排队在外。

    那些人,不会去想他先前被凤家放逐,没有机会学这些东西,那些人只会看到他的愚蠢,他的无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,世人看不到你的辛苦,只会看到你的失败与成功。你成功,你先前的辛苦才会有人注意,你要失败了就什么也不是,先前的努力也只是笑话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失败者,你连诉苦的机会也没有,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听一个失败者的唠叨。

    继凤家嫡长子凤祁高调回京后,世家圈内又传一个新消息,那就是凤祁要以凤家嫡长子的身份,参加这个月的辩学。

    消息一传出去,有人惊讶有人嘲讽。

    “一进京就被人算计,我还当他有多厉害。”祁家家主对凤祁这个外甥的感情十分复杂,他自然不希望他祁家的外甥被人欺负了去,可要他出手帮忙,他又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提到凤祁的名字,他就想到惨死的父母,横死的妹妹,还有被各方势力攻击,随时都会陨落的祁家,以及在祁家风雨飘摇的时候,弃他而去,另攀高枝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他忘不了祁家那段黑暗的岁月,更无法原谅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虽然他知道稚子无辜,是有心人利用了凤祁的出生,可他仍旧无法面对凤祁,无法面对这个带给他灾难般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父亲,表哥他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祁家嫡长子祁连山看着父亲疲惫的面容,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他们收到了凤祁表哥的求助信,父亲虽然当场否绝了,可他知道父亲心里是想去救凤祁表哥的,只是他过不去心里那道槛。

    凤祁表哥失踪,没有消息传来的那几天,他父亲整夜整夜坐在书房里,短短数日老了好几岁,直到凤祁表哥平安的消息传来,他父亲才走出书房,恢复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哼,堂堂凤家嫡子被人逼得差点连门都进不了,那叫好?”祁家主冷哼,一脸的不屑,可眼中的欣慰泄露了他的心声。

    他对凤祁的感情很矛盾,一方面怨恨凤祁的出生给祁家带来的灾难,一方面又心疼他自小失母,一出生就背贡厄运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他的妹妹,他的父母有多期待凤祁的出生,甚至当时的他,有多期待凤祁的出生,可凤祁却给他们带来了致命的伤害。

    他无法面对凤祁,所以,他选择无视凤祁。

    “凤祁表哥只是不争罢了,你不是说姑姑也是这样的性子吗?凤祁表哥是像姑姑。”祁连山试探地劝慰道。

    凤祁的母亲是祁家唯一的嫡女,是祁家父兄的掌上明珠,也是祁家现在不能轻易提起的禁忌。

    因为,她死了!为生凤祁而死!

    每每提起这位祁家的掌上明珠,祁家主就更厌恶凤祁。

    以往,每次提起祁家主都会阴沉着一张脸,可这次祁家主却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眼眸动了动。

    凤祁确实很像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祁连山见状,趁机说道:“父亲,明日至道学宫的辩学,我能去吗?”凤祁是他表哥,和凤宁相比,他自然是跟凤祁更亲近,也更希望凤祁能坐上凤家继承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先前,凤祁不争,祁家也没人管凤祁,他自然不好说什么,现在凤祁回来了,要争凤家继承人的位置,他这个表弟当然要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京城世家圈的人看轻了他的表哥,他要让那些人明白,他的表哥并不是孤身一人,他身后有整个祁家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祁家主本能的拒绝,可刚说了一个字就打住了,叹了口气道:“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不能感情用事,旁人不知,他却很清楚,祁家虽然还是四大顶级世家之一,可根本没有资格排在第二,祁家现在和萧、王二家相比也差远了。

    萧家有燕北王萧九安的支持,王家与凤家联姻,有凤家的支持,这两家越走越远,祁家已经被甩在后面了。

    祁家再不往前,就要掉出四大世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祁家,需要外援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