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20章320值得,无法面对!

    第320章 320值得,无法面对

    天医谷有规矩,谷中子弟绝不可以是世家子弟,要不是凤祁天资实在太高,又说出以后绝不回凤家的话,天医谷谷主绝不会破例收凤祁为弟子,更不会将天医谷的神针绝技传给他。

    得到天医谷真传后,凤祁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并不与凤、祁二家联系,更不以京城世家子弟自居,凤祁就只是天医谷的凤祁。

    这几年,天医谷谷主已经考虑,把天医谷交给凤祁,可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凤祁回到凤家,别说接手天医谷,以后是不是天医谷的弟子,能不能行医还要两说。

    所以,费小柴才会问他值得吗?

    学了十几年,为了学医每天只睡两个时辰,好不容易出师了,并且凭借医术得到了世人尊重,可现在却要被逐出师门,不能再行医了。

    被逐出了师门,凤祁失去的不仅仅是天医谷大弟子的身份,他还白白浪费了前十几年所学,等于他前十几年所学全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这真得值得吗?

    “老大,真得值得吗?”见凤祁没有回答,费小柴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老大怎么想的,但他真得为老大不值,老大在学医上那么有天赋,现在放弃多可惜?

    这一次凤祁没有迟疑,他坚定的道:“值得!”

    他必须重回凤家,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,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云开,也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争不抢,可凤家的人会信吗?凤家现在的当家主母,凤家的嫡子凤宁会相信吗?

    不信!

    他们不信,他们仍旧恨不得将他斩草除根,因为他的存在就能威肋到他们,他只要活着一天,他就是凤家嫡长子,他就是凤家的继承人,这一点不容更改。

    按祖宗规矩,他就算不能成为凤家家主,凭他嫡长子的身份,也能得到凤家一半以上的家产,而凤家那对母子绝不会允许他拿走凤家一分一毫。哪怕他一再告诉凤家人,他不要凤家的一切,他放弃凤家的一切,他们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以己度人,凤家那对母子在乎凤家的一切,自然也就认为他也在乎凤家的一切,毕竟凤家的家产可不是什么小数目,饶是他再惊才绝艳,奋斗一辈子也不可能积攒出能与凤家相媲美的家产与势力。

    凤家那对母子认为他口中的放弃,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,唯有斩草除根才能让他们放心,是以凤家那对母子无论如何,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凤家是天启第一世家,势力不可小觑,哪怕天医谷在江湖中名声再好,哪怕他的医术再好,也不可能与凤家一争,他早晚会死在凤家的追杀下。

    为了活着,为了好好地活着,为了让仇人痛亲者笑,他唯有向前,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凤家那对母子要是知道,他是被他们逼回凤家,逼着来跟他们抢的,不知脸上的表情会有多精彩?

    费小柴知道凤祁心意已决,他无法劝阻,只是他仍上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回到凤家,云开小师妹脸上的毒怎么办?”回到凤家就等于放弃天医谷大弟子身份,按天医谷的规矩凤祁不可再行医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他老人家得知我回凤家的消息,然后再逐我出师门至少需要一个月,有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我医好云开。”现在开始,要学着习惯不叫云开小师妹,他很快就不再是她的大师兄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变奸诈了!”费小柴知道,凤祁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他无力回天,他能做的就是陪凤祁这段时间:“那我在凤家住到你被逐出师门为止。”

    偌大的凤家,没有一个人把凤祁老大当亲人,他知道凤祁老大内心很强大,也不把凤家人当亲人,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陪陪凤祁老大。

    凤祁老大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孩子,不需要人陪着,且天医谷一向不愿与世家打交道,你早些离开的好。”凤祁被费小柴弄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真没有费小柴想得那么脆弱,且他对凤家和祁家的期望,在望风崖下就断了,他对凤家与祁家的人没有一丝期待,是以他根本不在意凤家的人如何对待他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凤家只是属于他的战场,在战场上只有敌人,不需要温情

    费小柴想了想,觉得自己留在凤家也确实帮不上忙,指不定还会被那群狡猾的世家人利用,也就不再坚持,只道:“那我陪你去至道学宫,参加完辩学就走。”

    凤家那群奸诈的小人,明知他们家老大先前十几年一直在学医,却逼迫他家老大代表凤家,去至道学宫参加一月一次的学宫辩学。

    天知道那什么辩学是个什么鬼东西,他们家老大先前都没有接触过这些,凤家甚至不给他们老大事先了解的时间,就逼着他们家老大代表凤家去参加辩学,简直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家老大赢了还好,不说一举扬名天下,一举扬名京城肯定没有问题,可要输了,他们家老大还如何在京中立足?

    且,凤家那群人那么阴险,怎么可能让他们家老大,有名扬京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知道费小柴的好意,凤祁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费小柴是关心则乱,就算他一直长在外面,可他出身天启顶级世家,世家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和手段,他知道的只多不少,他只是不屑去用罢了。

    他被凤、祁二家放逐,还能在江南平安的长大,平安的活到现在,靠得绝不是凤家人的同情,也不是凤家那对母子的仁慈,他靠的是他背后的力量。

    身为凤家嫡长子,身为凤、祁二家同时期盼的孩子,他还未出生,他的祖父、祖母,外祖父、外祖母就为他准备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被凤家与祁家放逐这么多年,他仍旧不恨凤家与祁家,是因为他很清楚,他并不是不受祝福与期待的孩子,相反他是凤家与祁家千盼万期的孩子。

    要不是太过期盼,要不是太过在乎他,他的祖父、祖母也不会因为听到他出生的消息,就急急赶回来,以至于出了意外,死在路上……

    他的外祖父、外祖母也不会因为,收到他和母亲有危险的消息,便急忙出门,以至于在路上被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他是受凤家与祁家期盼的孩子,只是他出生的那日凤家与祁家死太多人了,以至于凤家与祁家的人都无法面对他,到后来就慢慢地习惯漠视他,无视他的存在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