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9章319失去,刀光剑影鲜血铺就!

    第319章 319失去,刀光剑影鲜血铺就

    是的,这才是开始,在萧九安主动出击后,埋伏在林中的黑衣杀终于不再沉默,如同约好一般,几乎是同时跳了出来,同时朝萧九安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而让纪云开愤怒的是,这些人如同约好一般,齐齐朝她出手,就好像认定了她是萧九安的弱点一样。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她的确是萧九安的弱点,可这些人的刀全往她身上招呼,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一点?

    纪云开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默默地躲在萧九安的怀里,尽量抱紧萧九安,以减轻萧九安的负担。

    她虽然很弱,不是这些高手的对手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别当她好欺负的,她手上还有天医神针呢,惹毛了她,她不介意这些人聚拢的时候,给他们一针。

    可惜,萧九安太强悍了,根本没有给她出招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黑衣杀手出招的刹那,萧九安已抱着纪云开全身而退,没有让那群人碰到纪云开半分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,他还有什么脸活着!

    纪云开把自己的安危交给了他,他就是自己受伤,也要保护好他,无关情爱,只是男人的尊严与骄傲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后退不是为了退开,也不是为了逃跑,他的退开是为了更进一步,萧九安避了黑衣杀手的第一波攻击后,又再次往前,这一次他的剑不是从上到下,而是从左到右……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一片血光闪过,黑衣杀手甚至没有看清萧九安什么时候动的手,就发现自己动不了,低头一看,腰腹间有一条手臂长伤口,血流如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第一波攻击的黑衣人瞪大眼睛,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,手上的刀就握不住了,“当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人也一头栽下。

    萧九安简单粗暴的杀人方式,把后面的黑衣杀人吓了一跳,一个个握着刀却不敢再上前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萧九安不屑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这要是他的人敢怯战,他绝不会介意把他们都宰了。

    打不过不可耻,武功一道有后天的努力,但也有先天的天赋,没有天赋的人在武道一途上走不远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连打都不敢打,这样的人要来何用?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人他还能理解,专为杀而生的死士居然会怯战,简直是丢尽了死士的脸。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人培养出来的死士,真够无能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不屑与轻蔑毫不掩饰,别说黑衣杀手们,就是纪云开也感受到了他对黑衣杀手们的不屑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知道,萧九安不屑不是因为黑衣杀手实力不济,而是不屑他们的胆量,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不看看他那一身煞气,还有刚刚那彪悍的一剑,是个人都会怕好不好,死士也是人呀!

    未战先怯,黑衣死士已经失了优势,面对杀气冲天的萧九安,他们已经连出刀的勇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没有给他们机会,持剑上前,主动出剑,同样又是一剑,血雾溅起,黑衣死士惨叫一声,轰的一声倒下。

    三剑,黑衣死士便死了五分之四,现在只余五人,这五人十分机警,立刻分散开了,不给萧九安一剑斩杀他们的机会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压根没有再出手的打算,他直接收了剑,冷道:“告诉你们的主子,以后不要再派一群窝囊废出来。”白白浪费他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黑衣杀手气怒不已,可萧九安根本不搭理他们,抱着纪云开坐回马背上,策马前行,把剩余的黑衣杀手留在身后。

    小树林入口处的杀手只是开始,接下来的路程像是被诅咒了一样,每隔十里就会有一批杀手伏杀他们,人数不定,实力也不定,虽说都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,但一路走走停停,真得很烦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有完没完?”又遇到一拨杀手,纪云开快要崩溃了,这才是第一天,他们才走了不到十里,就遇到了五拨杀手,简直是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萧九安似察觉到了纪云开的不安,轻拍了拍她的前,安慰道:“睡一觉,醒来就到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,萧九安实在不会安慰人,纪云开一点也没有被安慰到,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睡得着,萧九安在说笑吧。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也只是嘴角微抽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宰人要紧,哪有那个功夫闲聊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的回京之路,一路刀光剑影,死伤无数,短短一条路却由无数的鲜血铺就,纪云开从刚开始的震惊到麻木,不管萧九安用什么方式杀人,她都不惊讶,也不会恶心。

    果然是活久见,这世间之事不管有多怪,见多了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而在萧九安与纪云开一路杀进京城的时候,凤祁也一路杀进凤家。不过,和萧九安与纪云开不同的是,他的杀伐之路不见血,他的荣耀之鲜血无关,可却比见血更残酷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还好吧?”费了无数心血,借了无数力,终于以凤家嫡长子的身份踏入了凤家,可是凤祁脸上却没有一丝笑脸,看得费小柴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凤家处处奢华精致,老大在凤家也没有一丝不适,就好像他天生就该呆在这里一样,举手投足皆是世家的公子的气度,可是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就知道他们家老大不高兴,一点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凤祁的声音很轻,很淡,脸上还带着笑,如同平时一样,可费小柴却听得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他们家老大哪里好了,亲生父亲不认,甚至不让他家老大进门,他们家老大怎么能好?

    借助族老的力量走进凤家,可整个凤家的人却把他们老大排除之外,恭敬客气的把他们老大当外人。

    他们老大是凤家的嫡长子,是凤家的继承人,这里明明是他们老大的家,可他们老大在这里却处处受制,每走一步都有人盯着,好像他们会偷凤家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为了这么一个地方,你不要我们,真得值得吗?”费小柴终于忍不住,眼泪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凤家这些人知不知道,为了这个破地方,他们老大失去了什么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