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8章318自得,只在本王面前娇弱!

    第318章 318自得,只在本王面前娇弱

    萧九安绝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,完全无视纪云开的不满,硬是在小树林呆了三天三夜,直到第四天才离开。

    没错,我们燕北王就是这么任性,哪怕在树林里什么都不方便,哪怕纪云开快要炸毛了,他也不管。

    而此时,纪云开已离碰头垢面只差垢面了。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走了。”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,纪云开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在杳无人烟的地方呆三天三夜不可怕,可怕是与萧九安日夜相对,每天每夜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,眼前都是萧九安,哪怕萧九安那张脸长得在再好看,纪云开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那双眼睛太可怕了,她总感觉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行,像是完全被透了。

    “跟紧本王!”和来时不一样,这一次萧九安没有抱着纪云开,而是让她跟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山路难行,纪云开的身体已不似先前,有药物支持,精力充沛,她现在和普通女子差不多,跟在萧九安身后颇为吃力,要不是萧九安时不时停下来等她一下,又刻意放缓了速度,纪云开早就被他丢林子里了。

    走进山里萧九安只花了半个时辰,出来却足足走了两个时辰,站在出口处等了纪云开足足半刻钟,纪云开才走出来,萧九安的脸上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是怎么爬下望风崖的?又是怎么爬上来的?”

    就纪云开这破身体,怎么可能下得去?又怎么可能爬上来?他很怀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能告诉他,她用了禁药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依萧九安的霸道与强制,要知道她为别的男人用禁药,伤害自己的身体,指不定真会掐死她,所以……

    她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抹了抹额头不断沁出一汗珠,纪云开靠在树上微微喘气:“王爷,让我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腿都快酸了,迫切的需要休息片刻,不然她真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女人,真是麻烦!”这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爬下望风崖的人,难不成这个女人只在他面前这么娇弱?

    果然,女人就是不能宠,一宠就娇气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纪云开只在他面前娇气,萧九安的唇角就抑制不住的上扬:这女人蠢归蠢,至少还知道谁对她好,谁能保护她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娇气没有什么,左右他萧九安护得住她,不是吗?

    在纪云开休息的时候,萧九安把自己的马召来了。

    那马这三天也不知往跑哪去了,回来时皮毛仍旧黑得透亮,一看就知这三天过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也是,马即使被人驯服了,骨子里仍旧是向往大草原的,回到树林可就不是活过来了吗。

    萧九安上前,拍了拍马头,又给它喂了三颗糖,除此之外什么话也没有说,可纪云开却能从那匹马的眼中,看出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还真是,好哄得很!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就能释然了,呆在萧九安身边,你就别奢望被人哄,萧九安可不是会哄人,更不是会哄马的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翻身上马,打马走到纪云开面前,伸手:“走!”

    这一次,纪云开没有拒绝,她果断的伸出软绵没啥力气的手。

    她不想走着出去,太累了,她的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大手握小手,厚茧与白嫩细滑的手相触,纪云开只感觉手心一阵酥麻,如同触电一般,尾椎酥酥麻麻的,不等她细细体会这种感觉,人已经飘了起来,坐在了萧九安身前,而萧九安也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不知为何,被萧九安松开的刹那,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可直觉告诉她,要是再握下去,指不定就会出事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萧九安松手,好在萧九安的手要握僵绳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高兴得太早了,萧九安确实松手了,萧九安的手确这要握僵绳,可只需要一只手就够了,他另一只直接横在纪云开的腰间。

    来时,萧九安也是这么抱着纪云开过来的,可那时纪云开没啥感觉,且很快就睡着了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的手如同铁钳一样,紧紧硌在她的腰间,温度烫得吓人,她根本做不到无视。更不用说,每一次颠簸,他的手臂都会紧贴她的腹部上下滑动,嚣张地昭示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果然,跟萧九安共乘一骑就是折磨。

    纪云开默,原本挺得笔直的身子,在走了没多远后就软了,破罐子破摔的倚在萧九安的怀里,并自我安慰:反正来时她也是这么靠的,所以没啥好矫情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放软,就发现马似乎走得更平稳了,纪云开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,可等她坐直又发现颠簸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真是她的错觉吗?

    纪云开很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她就是再怀疑也不会问出来,她又没有证据,问出来了萧九安不仅会否定,指不定还会嘲讽她,所以这个亏她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马跑得飞快,不多时就驶出树林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刚一出林子,萧九安就停了下来,浑身充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出事了!

    纪云开身子绷紧,本能的坐直,却被萧九安按住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林子里安静的吓人,不仅鸟兽皆无,就连树叶都不会动了,纪云开能听清楚地听到自己和萧九安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许久无人动,萧九安似不耐烦了,低呵了一声:“出来!”

    可仍旧无人动,纪云开本以为萧九安会等上一等,或者直接打马离开,却不想她还是不够了解萧九安,萧九安这人只会正面迎敌,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啪!”萧九安一手抱着她,一手抽出剑,在纪云开毫无准备时,抱着她凌空跃起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一剑,斩向东南方向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身惨叫,血喷了一直,纪云开看到一俱尸体被分成半,摔下了树。

    太,太太凶残了!

    这男人每次杀人都是这么的简单粗暴,他,他就不能杀出一点美感吗?

    至少不要每次都这么简单的,把人砍两半呀,太恶心了!

    纪云开强忍着要吐的恶心感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才是开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