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5章315作死,就当凑个热闹!

    第315章 315作死,就当凑个热闹

    北辰天阙收到了萧九安脱离大部队,独自前往望风崖找纪云开的消息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萧九安确实难缠,确实强大,可他只有一个人,且还带着纪云开那个拖累,就是再强也有一个限度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他要是会放过,那他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派人跟紧萧九安,我不希望他完好无损的回到京城。”北辰天阙知道,凭他手下这些人,绝对不可能杀得了萧九安,可给萧九安添点乱总可以吧?

    且,萧九安的敌人并不止有他一个,指不定就有人跟他想得一样,准备在半路上伏杀他。

    一方的势力也许不能成事,可多加上一个人指不定就成事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之事,有时候就这么有意思。总有人同时揪住一个机会,哪怕不曾提前约定,也会选择同时出招,一前一后,一左一右,事先没有商量可却仍旧默契,仍旧能把人逼到绝境,无意间弄出一个神仙局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明知不可能,北辰天阙仍旧要让人去试一试,指不定就遇到了神仙局,他的人成了压死萧九安这匹大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知道了萧九安出现的消息,凤宁自然也知道了,萧九安的出现可以说完全改变了战局,也让他白白失去了斩杀凤祁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,可事已至此,他就是再生气又能如何?

    坐在太师椅上,听着手下的汇报,凤宁没有睁开眼,只抬抬手让手下离去。

    他怕,怕一睁开眼,会让人看到他中的狠厉,更怕让人看到他眼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知道凤祁很聪明,依凤祁的聪明,哪怕没有证据,凤祁也会猜到下手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凤祁知晓后,他想要再出手击杀凤祁,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他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十年,他这次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击杀凤祁,可不想最后却功亏一篑,败在萧九安与纪云开这对夫妇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也许就是命!”没有萧九安与纪云开这对夫妻,凤祁此次必死无疑,可偏偏这世间之事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而凤祁没有死,依他对凤祁的了解,凤祁绝对会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,凤家和祁家的人不承认凤祁,而依凤祁的骄傲,也绝不会踏入凤家家门,不然他可真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以后不能看戏了,纪云开是凤祁的小师妹,就冲着这一层关系,我也得好好帮北辰天阙。”有纪云开在,萧九安与凤祁之间就会有斩不断的联系,要彻底的扳倒凤祁,就不能无视萧九安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论是天启皇帝,还是北辰天阙、凤宁,甚至天武公主在天启都经营已久,他们的消息自然是灵通无比,和他们相比,南瑾昭就差多了,他是最后一个收到消息的。

    和那些人不同,南瑾昭关注的重点只有纪云开,他压根就不关注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在望风崖下生活了四天,带着燕北王府的暗卫活着走了出来……纪云开,我差点就被你给骗了。”望风崖下是个什么情况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地方他呆过可不止四天,四十天他都呆过。

    在那里,要寻吃食与水源是完全不可能的事,而带足干粮这种事也不可能发生,背太多东西你根本无法下山崖,更不用提纪云开一个弱女子了。

    “藏得还真深,不过……凭你现在的本事,也确实该藏起来,不能让人发现。”南瑾昭随手拨弄着桌上的花草,眼眸也不抬地下令道:“去,让人在望风崖下种些能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傻傻地不知道善后,他总得为她把后续的事情都处理,免费让人起疑,怀疑纪云开什么……

    毕竟,这世间的聪明人太多了!

    在各方人马紧盯萧九安与纪云开的时候,这两人正相依相偎,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是的,相依相偎,互相取暖,纪云开依在萧九安的怀里,萧九安抱着纪云开,如同一对恩爱的夫妻,一切再自然不过……

    原本两人并不是这样睡的,原本纪云开睡在上风口,身上盖着自己的衣服,与萧九安差了四五步的距离,且中间隔着火堆,按说怎么也不可能睡到一块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就偏偏睡到一块去了,不仅如此,纪云开身上还盖着萧九安的衣服。

    当然,这绝不是纪云开自己盖上去的,要知道纪云开睡觉可是极安分的,给她一块小地方,她可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直到天亮。

    树林里就只有她和萧九安两人,不是纪云开主动依上去的,也不是纪云开主动抢了萧九安的衣服,那么是谁做的,还需要想吗?

    可是,阴险的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醒得比纪云开早,醒来后萧九安默默地松开了纪云开,又把自己的衣服拿走,假装一切不曾发生,假装抱着纪云开睡的那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不过,看他神情气爽,难得起床时没有阴着一张脸,就知他心情不错,且对昨晚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萧九安可是有起床气的。

    也不应该说是起床气,整夜整夜的睡不好,醒来时自然不会有好脸色,可看他今天的气色,显然他昨晚睡得很好,对纪云开这个抱枕也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睡得好,精神好,自然心情也好了,萧九安没有惊动纪云开,动作极轻的前往水瀑梳洗,可他不知,他前脚离开,纪云开后脚就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她虽然睡得沉,可该有的警觉还是有的,昨天下午那是她太累,正好又完全放松,这才睡得跟猪死的,天塌下来都不知道,可这会她已经恢复如常了,萧九安的动作虽轻,可终归还是动了不是吗?

    她之所以假装睡着,不过是不想面对萧九安,不想面对尴尬的场景罢了。

    昨晚……好吧,她真得不记得,她是怎么滚到萧九安的怀里的!

    虽然,她是绝不会相信,她会主动滚到萧九安的怀里,可事实摆在面前,她就是去跟萧九安的理讼,也占不到上风。

    与其尴尬相争,不如假装不知,反正他们也不会在林中呆几天,出去了一切就回归正常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