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3章313王爷,你想太多了!

    第313章 313王爷,你想太多了

    一想到纪云开一个人在树林里,为了寻吃的、为了活命,又会沾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气味,萧九安就不能忍,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默默地把四周凶残的动作收拾了一遍,让它们不敢靠近这片区域,挑了一只最肥的兔子洗干净带来,免得纪云开动手,又沾上血腥味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去摘了十来枚野果,免得纪云开吃完兔肉后,满嘴都是烤肉味。

    烤肉的味道虽不至于惹他厌恶,可他不喜欢纪云开上沾到,纪云开身上只要保持她所有的气息就好了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纪云开沾上乱七八糟的味道,萧九安自然也不会让纪云开动手,左右烤肉而已,又不是多难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萧九安是不会说给纪云开听的,女人又矫情又自以为是,要让纪云开知道他在意什么,指不定就要抖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纪云开就很好,他不会给她机会,让她变得和后院那些女人一样,又愚蠢又自以为是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野外生存经验丰富,兔肉烤得差不多,萧九安就用刀将其划开,然后洒上粗盐,翻过来继续烤。

    “嗞嗞嗞……”油烤了出来,香味顿时散开了,吃了好几天水果、干粮的纪云开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,闻到烤肉的香味,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好香,好想吃肉!

    可是,她还没有任何动作,萧九安就一个冷眼丢过来:“离本王远点!”要是沾上了烤肉的气味,他会忍不住再次把纪云开丢进水里的。

    而夜寒露重,再泡一次冷水,纪云开身子骨再好也会病倒,更不用说这个女人本就是个病秧子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男人是有多嫌她?

    纪云开心里憋屈的要死,很想告诉萧九安,这是她生的火,就算要离远一点,也是萧九安离远一点,而不是她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手中还未吃完的果子,纪云开沉默了。

    算了,看在水果的份上,她不跟萧九安计较。

    萧九安就是一块石头,跟他计较会把自己气死。

    纪云开往外侧挪了挪,与萧九安面对面坐着,而换了一个位置,香味就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纪云开坐在上风口,萧九安坐在下风口,风一吹,香味是往另一个方向飘的,纪云开能闻到味道,但绝不像先前那般香,这让纪云开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同样,萧九安也满意了,如此一来,纪云开身上就不会沾到烤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知道纪云开饿了,萧九安也没有拿侨,见外皮烤熟了,萧九安将兔肉最外面那一层全部削了下来,放在树叶上,然后递到纪云开手上:“吃!”

    见到一只兔子就馋成这样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虐待了纪云开,在燕北王府不给她吃呢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才接过。

    刚刚不是嫌她坐得太近了吗?怎么这么又给她吃的,这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?

    哼,她是不会上当的,不过该吃还是要吃的,她这几天都没有吃好,现在看到肉,她只想吃吃吃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她的话,继续洒盐,翻转手里的兔肉,心里默默想着:就纪云开那看到兔肉,两眼放光的样子,这一只兔子够她吃吗?

    原先,他是准备两人吃的,在他的记忆里,女子的食量一向很小,最多一只兔腿就能够了,可现在看来,他似乎低估了纪云开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这么肥的一只兔子,纪云开一个人吃肯定够了,至于他自己?

    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喂不饱,有什么资格吃?

    默默地翻转手上的兔肉,待到一层烤熟,萧九安便削下来,洒上几颗盐,递给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两人都没有说话,萧九安默默地递,纪云开默默地接过,然后萧九安继续烤肉,纪云开则开吃。

    没有说话,没有眼神交流,两人各守一方,做着自己的事,可气氛却难得温馨,让萧九安生出了一种,就这么过一辈子,给纪云开喂一辈子吃的也挺好的……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知道萧九安在想什么,估计会吐给他看。

    喂一辈子吃的?

    当她是猪呢,就只会吃……

    一只大肥兔子,怎么也有七八斤,可烤熟、剔掉骨头后却剩不了多少,纪云开一个人吃掉了三分之二,最后只剩下骨头和一层薄薄的肉,纪云开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,有些尴尬:“我是不是吃太多了?”

    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,她不仅吃了萧九安的,还拿了萧九安的,自然无法向先前那样给萧九安冷脸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看了一眼手中剩下的残肉,萧九安难得没有露出嫌弃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吃食方面他很讲究,甚至可以说有点洁癖,他不吃剩下的东西,更不吃旁人碰过的东西,可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手中剩下的兔肉,他却没有向往常那般觉得恶心,心里甚至没有一丝嫌弃。

    想来,是因为纪云开没有碰过的原因,且兔肉一直是他割的,这也不算是旁人吃剩的,也不是旁人经过手的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这样的,他绝不会承认,纪云开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“我吃不下了。”吃饱了,纪云开犯困了,更想睡了,挣扎着站起来:“我去清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嘴里一股肉味,手上也满是肉味,纪云开嫌弃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吃的时候觉得香,可吃完了,她就不喜欢这味道了,太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勾了勾唇,十分满意,在纪云开清洗的时间,萧九安以快速但不失优雅的动作,将手中的兔肉吃完,然后将骨头一包,丢入山内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水果,你还要吗?”纪云开回来,见萧九安吃完,怕他没有吃饱,主动将水果贡献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却看也没有看一眼:“本王不是你!”一个大男人吃什么水果。

    说完,萧九安朝水边走去,准备清洗一下,可一走到水流旁,萧九安的脑海里,不由自主地浮现出,纪云开近乎赤课的站在水里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这水,纪云开刚刚洗过身子!

    这水,纪云开刚刚泡过!

    近乎赤课的,全身泡在里面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