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2章312必须看,本王又不能吃!

    第312章 312必须看,本王又不能吃

    萧九安就这么走了,没有留下一片云彩,就这么挥挥手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男人呀!”纪云开呆立在水中,目瞪口呆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萧九安,气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这男人把她丢进水里,差点淹死她不说,人还走了?

    这是去帮找换洗的衣服吗?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去找换洗的衣服,是不是有点不明智?

    这个男人难道不知道,天黑了,树林很危险吗?尤其对她一个落单的姑娘来说,天黑了一个呆在树林里,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才会嫁给萧九安。”纪云开愤愤地拍了拍水面,放弃等萧九安回来,将泡在水里的背囊丢到岸上后,默默地开始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天色骤然黑了下来,山里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,纪云开泡在水里,冷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其实先前她也冷的,只是她气得忘了。

    七八天没有洗澡,又东奔西跑的,身上不可避免的沾了灰尘,纪云开足足洗了两刻钟才勉强洗干净。

    衣服湿透后,紧紧的粘在身上,尤其是当纪云开将外衣和中衣脱下后,妙曼的身材更是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萧九安坐在树上,看到这一幕,默默地移开了眼,可不出三秒,又默默地移回来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他的王妃,他看自己的王妃怎么了

    且到了晚上,山里危险,他要不盯着,这女人要出事了怎么办?

    看,必须看着,不然出事了,他找谁负责?

    萧九安心安理得的睁大眼睛,看着纪云开在他面前沐浴,没有一丝不自在。

    纪云开又没有脱光,且,女人不就是那样吗?

    和他也没有什么区别,他看了又怎么了?

    而且,天这么黑,他也看不清什么呀!

    从水里出来,风一吹,纪云开更冷了,将外衣拧干铺开后,纪云开从背囊里取出油纸包住的火折子。

    确定还能用好,纪云开小心的收好,然后摸黑去捡柴。

    这地方估计已经到了树林深处,极少有人来往,地上到处是枯草,都不需要走远就能寻到足够的柴火。

    很快,纪云开就点着火了,火苗一蹿出,纪云开就感觉暖和多了,可是她还不能坐下来烤火,她又去寻了几个树枝,架在火堆旁,好方便烤衣服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过后,纪云开冷地直哆嗦,随后再也不敢动了,老老实实的靠山火边,好烤干身上的水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并不算厚,很快就烤干了,只是中衣和外衣还要再等等。

    纪云开秀气的打了哈欠,琢磨着是不是要找地方睡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找吃的?

    算了吧,天都黑了,她去哪找吃的,饿一顿算了,明早再寻吃的。

    按说她刚刚泡了冷水,最好就是睡在火堆边,可晚上的树林太危险了,睡在地上十有八九就会成为野兽的食物。

    说到野兽,纪云开突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:“按说林中的动物会被火光吸引,我的火都生了这么久了,怎么就没有见到一只动物过来?”

    先前天还未完全黑的时候,她稍稍地看了一眼,这片树林环境极好,食物也很多,不可能没有动物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”纪云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再看身边的花花草草,发现……

    她身边的绿草似乎不太精神。

    没有死,也不会枯死,只是有些蔫了,不细看绝对看不出来,可偏偏纪云开是玩花花草草的高手,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纪云开呆了一下,左右看了看,然后默默地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没有错了,萧九安没有走远,他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可怜,在户外连掩藏身形都做不到,以后她只要随时携带花草,就能看出萧九安是不是在附近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萧九安极尽掩藏,她却能随时发现萧九安的行踪,纪云开就忍不住想笑,然后她就真得没有忍住,笑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笑吗?”冰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,吓得纪云开笑到一半生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头,看到被火光照映的俊脸,纪云开有片刻的恍神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这个男人长得太好了,被火光一照,五观更是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,简直是犯规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好气的笑了一声:“挺好笑的呀,怎么?我连笑的权利也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是挺好笑的,萧九安这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居家暖男,可此刻这个男人手上不仅拎了一只洗干净了的肥兔子,怀里还抱一包野果,生生破坏了他霸道王爷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嘴巴除了笑之外,还能吃东西。”萧九安往前一步,一片阴影笼罩下来,纪云开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,正欲做些什么打破萧九安的气场压制,就见萧九安已在她身旁坐下,并将手中的水果丢到她怀里:“吃吧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再次为萧九安的不按理出牌而愣住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能不能别每次把她的怒火挑起来后,就像没事人走开吗?

    她有火气发不出来,会被活活憋死的!

    “看本王干吗?本王又不能吃了。”萧九安将纪云开的衣服撤下,丢到一旁,随手捡起一根树枝,用匕首削成箭状,穿过已洗干净的兔肉。

    随后,萧九安又用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架子,架在两侧,将穿好的兔肉放在上面烤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动作,萧九安做得行云流水,好似做过千万遍一样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萧九安怎么会自己动手?怎么会不奴役她?

    她可是不止一次跟萧九安打过交道,她很清楚这个男人能指使她做事的时候,绝不会亲自动手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脑子被树撞了?

    纪云开拿起果子,边吃边悄悄地打量萧九安,要不就看看火上的兔肉,时不时地摇摇头,表示自己懂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动作并不隐秘,至少萧九安想要忽视都做不到,默默地转了转火上的兔肉,萧九安懒得搭理纪云开。

    原本,他把纪云开丢在树林里,是为了让她吃吃苦头的,可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