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0章310回家,夫妻之间的事!

    第310章 310回家,夫妻之间的事

    一剑,萧九安只出了一剑,北辰的暗探和凤宁派来的死士,就死伤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暗探与死士失神,没有防备萧九安的原因,但谁也不能否认萧九安的强大!

    一剑挥出,萧九安再次坐回马背,要不是手中的剑还在滴血,纪云开都要怀疑,她刚刚看到的一切只是幻觉,萧九安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得太强了!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……”剩下的死士与北辰暗探惊恐地看着萧九安,又怒又恨却不敢上前,不仅如此,在萧九安强大的气场下,他们甚至吓得连连后退,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现在就动手!”萧九安头也不回,冷冷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暗卫高声应是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到来,不仅打击到了死士和北辰暗探的气士,也提高了暗卫的气士,原本他们以一敌二十分吃力,可现在吗?

    萧九安一剑,将死士与北辰暗探的优势削掉了,又灭了他们的士气,暗卫要是还解决不了这些人,就真得该死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只可惜,死士与北辰暗探并不恋战,甚至在确定自己打不过暗卫后,果断选择逃跑。

    “追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暗卫生怕这些人跑了,飞快地去追赶,只留下四人在原地听命。

    很快,将望风崖入口堵住的人齐齐散开了,只剩下刚从望风崖出来的纪云开和凤祁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去安排一辆马车,送凤祁公子进城。”萧九安仍旧没有回头,有条不紊的下令。

    “多谢燕北王,不必了,我们自己可以回京。”一直不曾开口的凤祁出声拒绝。

    事情与纪云开相关,他不好开口,可要与他相关,他绝不会退让。

    他,并不惧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本王说了要解决这里的事,怎么?凤祁公子要让云开不安?”说话间,萧九安取出一块血色的帕子,将剑上的血迹一一擦拭干净,然后随手将剑插了回去。

    云开?这不是他们王妃的名字吗?

    暗卫齐齐抬头,看向纪云开,一个个呆住了:他们王妃的脸好了?

    不不不,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王妃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进了望风崖,他们却没有发现?

    他们……果然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暗卫齐齐低头,就如同霜打的茄子,有气无力的……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你就让王爷送一程吧,毕竟你是因为我才会遇险。”纪云开暗暗叹了口气,面上却给足了萧九安面子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个男人忒小气,她要是在人前不给他面子,指不定背后会玩死她。她虽不像先前那么顾忌萧九安,可却也不想得罪萧九安。

    左右,她给了萧九安面子,萧九安也不能不给她里子不是?

    “傻瓜,跟你有什么关系,又不是你让我回京的。”凤祁说这话时,看了萧九安一眼,说道:“是燕北王给我传信,让我回京帮你解毒的。”

    这事瞒不了,纪云开早晚会知道,与其日后让萧九安拿这事在云开面前卖好,他宁可先一步说出来,且依萧九安的骄傲,由他说出来,萧九安必会否认他是因为担心云开。

    果然,凤祁一说完,萧九安就阴沉了一张脸:“凤祁,你话多了!”

    “云开是我的师妹,你为她做的事,我总该让她知道。”凤祁依旧是淡淡的,并无挑衅之意,他只是在陈述这件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男人更了解男人,纪云开不懂凤祁,萧九安却不像纪云开那么粗神经。

    男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的时候,有时候智商会高得吓人,有时候智商会低得吓人,而此时萧九安的智商无疑是高得吓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即使凤祁言行举止无一丝不妥,萧九安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收起了往日的骄傲,没有否认对纪云开的关心,而是十分坦然地承认:“本王与云开是夫妻,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是,不劳凤祁公子费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,萧九安说得理所当然,可纪云开听着却觉得怪怪,萧九安什么时候对外承认过,她是他的妻子了?

    这个时候来跑来宣誓所有权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不过,她只是默默地看了萧九安一眼,并没有反驳他的话。

    男人比女人爱面子,只要不太过,在人前她愿意给足萧九安面子。

    这话,纪云开听着只是怪,对凤祁来说就是戳心窝了。

    他晚了一步,便失去了理所当然的资格,便失去了将人永远护在怀中的资格。

    饶是凤祁心里素质再强,听到这话也不免闪过一抹受伤。

    一闪而逝,快到谁都没有发现,除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如果说,萧九安原先只有三分怀疑,现在就是七分肯定,萧九安居高临下的看了凤祁一眼,那一眼便将凤祁的心思看透,同时那一眼,也是在无声地告诉凤祁,他萧九安明白了他的心思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祁却不闪不避,他坦然迎视,并不因萧九安看透而退怯,更没有因萧九安看透而心虚。

    他不会表露对云开的爱慕,同样也不会否认,更不会以爱慕为名让云开为难,一切顺其自然……

    两个男人,视线相对,一个气势迫人,一个从容淡定,谁也不输谁。

    萧九安知道,这个男人会很难缠,且凤祁他应该不会再离开京城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就算他在京城,也不可能有与纪云开相处,因为他萧九安不允许!

    他萧九安的女人,任何人都不能觊觎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我们回家。”拉了拉僵绳,马头移开,转到一侧,萧九安打马上前,弯腰,伸手……不容纪云开拒绝,一把将她抱到马背上,抱在怀里,打马离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发生的太快,太突然了,在场的人一个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纪云开吓了一跳,可只喊了一声,便将余下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凤祁,我们京城再见!”如同来时一般,萧九安走得突然,走得潇洒,没有一丝留恋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我们京城同再见。”费小柴反应过来,连忙挥手。

    凤祁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地看着渐行渐远,没入暮色中的人影,面无表情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扭头想找凤祁说话,可见凤祁这副样子便不敢开口了,他呆呆地站在原地,一会看看走远了的萧九安与纪云开,一会又看看凤祁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老大不太对劲,周身好似有笼罩了一层浓得化不开的悲伤,可是云开小师妹只是回京城,他们很快就能在京城碰面,凤祁老大要悲伤什么?

    不懂,他一点也不懂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