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9章309他,一剑定胜负!

    第309章 309他,一剑定胜负

    红衣黑马,如同一团烈火由远极近,嚣张霸道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,不容任何人忽视!

    如果说,先前离得远,纪云开还能心存侥幸的说,那只是一个外形相似的人,那么现在人走近了,那张招牌似的俊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,她就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说,这人不是萧九安了!

    “他,怎么来了?”纪云开不能理解,萧九安明明很讨厌凤祁不是吗?怎么会在这个时候,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为她而来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依萧九安的骄傲,要知道她偷偷离开,绝不会亲自来找她,只会高冷的派人告诉她,让她立刻回去!

    “也许是路过。”男人更为了解男人,纪云开不相信萧九安是为她而来,凤祁却可以肯定,萧九安就是为她而来。

    总不可能,萧九安是为他和费小柴而来吧?

    别开玩笑了!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别闹!”没看到她都被吓到了吗,凤祁还开这样的玩笑,真是的。

    凤祁笑了笑,说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……人到了,不信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九安已奔到望风崖口,无视拦路的死士与北辰暗探,直接冲了过来,冲到凤祁面前,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。

    凤宁派来的死士,北辰的暗探被逼得纷纷退开,就连燕北王府的暗卫也一一避开,包括挡在凤祁面前的那几个暗卫,与退到一旁,将路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马直冲而来,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眼见就要撞到凤祁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凤祁还是纪云开,甚至是费小柴动也没有动一下,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黑马嘶鸣了一声,前蹄飞起,猛地在凤祁面前停下,也挡住了凤祁面前的光,一瞬间所有光芒好似全部集在萧九安一人身上,而与之相比,凤祁就暗淡了许多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祁没有一丝动容,甚至没有一丝不满,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萧九安面前,略略抬头,神情平静,目光从容。

    暗卫、死士、北辰暗探皆不动了,三方人马震惊的看着这一幕,似不敢相信萧九安会出现,又似在期待萧九安与凤祁之间会发生什么,可是……

    让他们失望了!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萧九安居高临下的哼了一声,冷冷地扫了凤祁一眼,没有说话,而是将视线移到他的身后,冷冰冰的道:“蠢女人,玩够了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僵,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本王的耐心有限。”萧九安脸色不变,可语气却又冷了三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暗卫傻眼了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将目光集在从望风崖出来的同伴身上,用眼神寻问他们:那女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可是,他们哪里知道?

    随纪云开一同从望风崖出来的暗卫,默默地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知。

    北辰的暗探也傻了,一会看看对面的暗卫,一会看看萧九安,心里隐约有一个猜测,可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那张干净的脸,又否认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脸有黑斑,且半张脸长得倾国倾城,这姑娘一整脸好好的,且长相也普通,绝不可能是燕北王府,可是……

    除了燕北王妃,燕北王萧九安还跟哪个女人如此亲近,暧昧?

    凤宁派来的死士最淡定,他们根本不在乎纪云开的身份,他们只想知道萧九安来了,他们的任务还能完成吗?

    或者说,萧九安到底是冲着谁来的?会不会出手阻止他们的行动?

    要是萧九安出手的话,他们就一点胜算也没有,反之要是萧九安不出手,他们还有一争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管暗卫、死士,北辰的暗探抱着什么心思,总之他们此刻的目光都放在萧九安,以及凤祁身后的纪云开身上,等待接下来的发展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们久等,在萧九安说第二遍后,纪云开走了出来,没有预想的惊慌与不安,纪云开大胆地与萧九安对视:“王爷!”

    “胆子很大!”敢让他叫两遍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王爷在叫我。”她有名有姓的好不好,开口“蠢女人”闭口“蠢女人”,她就算不蠢也会被叫蠢的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还有其他的女人?”装傻?纪云开什么时候学会的?

    莫不是跟凤祁这个虚伪的男人学的?萧九安瞥了凤祁一眼,那一眼意味深长,可凤祁还是明白了,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除了保持微笑外,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萧九安是他小师妹的丈夫,就算他与小师妹在亲近,也不能插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,因为他没有立场,也没有资格,他只是云开的师兄,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……

    心脏揪痛,可却不能表露半分,不能让萧九安发现,不然会给小师妹惹麻烦。

    凤祁悄悄地将右手背在身后,紧紧握住,面上的笑却越发的从容大方,不卑不亢地与萧九安站在萧九安面前,无视萧九安的打量与审势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是,我脑子钝,反应慢。”纪云开看了萧九安一眼,懒得跟他争。

    跟这个男人说不通,你跟他讲理嘛,他跟你讲拳头,你跟他讲拳头嘛,他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放眼天启,谁的拳头有他的硬?

    “蠢!”萧九安低声说道,声音不大,至少身后的暗卫、死士听不到。

    萧九安倾身,伸手道:“跟本王走!”依他的脾气,他直接就把人掳走了,不过……看在有暗卫在的份上,他给纪云开面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,十五天期限还未到。”纪云开后退一步,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回京,更不想与萧九安共乘一骑,她和萧九安没有亲密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十五天?本王准你外出了吗?”他是默许了,可却不曾明面上开口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,她落了萧九安的语言陷阱,只能退一步道:“事情还未解决,至少让我把这些事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决?好,本王现在就帮你解决了!”话音还未落下,萧九安便抽出剑,凌空跃起,反手一剑……

    “唰!”剑光闪过,惨叫声响起,血溅如瀑……

    人,死了!

    事情,解决了!

    他,一剑定胜负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