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8章308他来了,天地失色!

    第308章 308他来了,天地失色

    凤祁没有死!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暗卫第一时间收到了这个消息,差点没惊得跳起来。

    凤祁在望风崖那个鬼地方呆了七八天,居然还没有死,这命也太大了!

    莫不是那个进山的姑娘,真得找到了凤祁?

    暗卫们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断地用视线交换信息。不过,他们就是心里再捉急,面上也是一本正经的……

    可就算他们装得再淡定,北辰和凤宁的人还是发现了他们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那群人,今天似乎很跳脱?”凤宁安排的都是死士,他们虽然发现了异常,可却没有一个人开口,低声讨论的是北辰的人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里面有状况?”北辰也有人在望风崖里面,不过他们并不担心,有凤宁的人在,他们二对一,燕北王府的暗卫再强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且等着吧,不管他们是死是活,总是要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是的,不管望风崖里面的人是死是活,他们都不可能在望风崖过一辈子,他们最终是要出来的。

    是以,凤宁派来的死士一点也不着急,他们只是绷紧身体,双眼死死地盯着出口,随时准备战斗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死士、暗卫还有北辰的人,一个个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绷得紧紧的,从早辰等到中午,又从中午等到傍晚,可仍旧不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暗卫很沉得住气,他们已经收到消息,得知人无事,如此出来就是早晚的。

    凤宁的死士有些浮躁,但却强迫自己沉住气,且他们接受的训练比一般的暗卫还要严酷,是以他们哪怕是浮躁,旁人也看不出分毫。

    相比,北辰的人最是轻松,他们根本不在乎凤祁的死活,且他们可以和凤宁的人联手,可谓是进可攻,退可守,他们要担心什么?

    秋天日短,眼见太阳就要落下,却仍旧不见望风崖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许是,又白等了一天!

    就在死士打算放松一下身体,换个姿势的时候,望风崖内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是脚步声,人数不少!”不知哪方的人马唤了一句,原本安静的各守一地的三方人马,立刻绷紧了,死死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是的,盯着对方,他们很清楚,他们三方早晚会有一战,而现在就是那一战的时候。

    北辰的人与凤宁的人默默靠拢,形成联盟,人数上明显占据了优势,燕北王府的暗卫也不慌,他们聚在一起,然后一步步往望风崖内移动。

    那两拨人还不能确定,从崖内出来的是谁,燕北王府的人却能确定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宁与北辰的人不会坐视他们往里走而不动手,凤宁派出来的死士已经默默地抽出长刀,指着燕北王府的暗卫,北辰的暗探也默默的侧移,挡住了暗卫的去路。

    战斗一触即发,暗卫眼神坚定,默默握紧刀柄,喉结不断的滑动,汗珠顺着黝黑的脸颊,一颗颗往下掉,落在地上“啪”的一声碎成无数片,瞬间被尘土淹没。

    死士与北辰暗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握刀的手指绷得紧紧的,手背上青筋凸起,拇指时不时摩挲着刀柄,可见他们也不像表现的那般轻松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暗卫,可是出了名的强悍,他们虽然人多,可真要打起来,也不见得会占上风,且他们不知从望风崖走出来的人是谁?又有多少人?有多强的杀伤力?值不值得他们动手?

    要是凤祁没有出来,他们何必累死自己,跟燕北王府的暗卫打?

    他们的任务是杀凤祁,不是杀燕北王府的暗卫,没有必要做无谓的牺牲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三方人马在出口处僵持不下,将望风崖出口堵得死死的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、凤祁一行人刚出现,就看到了这一幕,不等他们往前,凤宁派来的死士就动了:“是凤祁,杀!”

    是的,杀!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是凤祁,他们只要杀了凤祁,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死士虽然一直盯着燕北王府的暗卫,可当凤祁出现,他们却火速的把暗卫丢下,举刀冲向崖内,冲向凤祁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!”局势瞬间逆转,原本被阻拦的暗卫,转身就化为拦人的一方,迅速抽刀上前,挡住追杀凤祁的死士。

    凤祁身后的暗卫见状,也在第一时间提刀上前,将凤祁三人护在身后,崖谷外的暗卫百忙之中,抽空提醒了一个凤祁身前的暗卫们:“王爷有令,誓死保护凤祁公子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原话,王爷的原话是:带活的凤祁公子回京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也想这么说,可在看到沐浴在夕阳下,好似笼罩一层圣光的凤祁,怎么也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保护凤祁公子。”挡在凤祁身前的暗卫立刻应道,只是饿狠了的他们一个个有气无力的,这话怎么听怎么没有气势。

    凤祁和纪云开还好,压根不在意这些小细节,费小柴就不爽了:“怎么感觉未战先败了,一点士气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怎么样?声音大就能赢吗?”凤祁回头看了他一眼,视线落在他流血不止的右腿上。

    原本他帮费小柴固定好了,可走了两天一夜,骨头又错位了,出去后费小柴怕是要吃一点苦头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…”费小柴完全不在乎腿上的伤,大手一挥,气势高昂的道,可话说到一半,他突然顿住了,呆呆地看着前方,惊呼:“你,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老天爷,他一定是眼花了,绝对是这样的,他眼花了,看错了,不然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他和老大,还没有重要到那个地步吧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纪云开和凤祁错愕地看了费小柴一眼,顺着他所指望去,顿时愣住了!

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…不是吧?这只是一个相像的人吧?”纪云开脸色一变,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,先一步挪到凤祁身后,借着凤祁挡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居然亲自来了。”凤祁勾唇一笑,扭头去寻纪云开,却见纪云开早已躲在他身后,不由得笑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傻姑娘,他这是有多胖,才能挡得住她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