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64章564暗钉,无孔不入的墨七惜!

    第564章 564暗钉,无孔不入的墨七惜

    一路上黎远都十分沉默,且离黑石山越近,黎远越是沉默,费小柴心痒的不行,有心想要问清楚怎么回事,奈何每每对上萧九安冰冷的眸子,他到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说什么?

    说他想知道黎远为什么这么沉默吗?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他问了萧九安也不会说。不对,应该是不会理他。

    至于问纪云开?

    你当他没有问呢,可问题是他小师妹也不知道呀,他就是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“这一路可真是无聊呀。”路上,别说遇到什么事了,就连一只蚂蚁都没有遇到,简直无聊到能让人发霉了,费小柴都在怀疑,他跟着小师妹出来玩,是不是错误的决定?

    说好了让他打个痛快的呢?

    除了第一天玩得玩得还算开心外,其他的日子都在赶路,简直是无聊死了。

    “赶路就是这样。”萧九安自是不会理会费小柴,纪云开坐在马车内,也无法回答费小柴的问题,回答他的人是黎远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费小柴欲方又止的神情他看在眼里,他知道费小柴担心他。且除此之外,但凡在路上遇到一点好吃的,费小柴一定会把最好的部分留给他,说是他年纪大,要吃点好的。

    实话,活了这么多年,一向是他照顾别人,从来没有人照顾他,突然被一个小辈惦记,他心里还真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要是他的儿子长大了,应该也会和费小柴一样孝顺他吧?

    可惜,他的儿子来不及长大就横死了。

    离黑石山越近,心中的恨意越发的汹涌,每每一闭上眼,他脑子里都是当年家人惨死的画面。

    赶了一天的路,晚上他们一行四人在一个小镇上休息,小镇位处荒凉,来往的人极少,小摊小贩也少的吓人。

    偶有人路过,也是一副侠客的装扮,身上透着一股彪悍的气息,让普通百姓不敢惹。

    这个小镇就是通往黑石山的必经之路,也是离黑石山最近镇子,穿过这个小镇,翻地定座不算高的矮山,就进入了黑石山的范围。

    黑石山有多大没有人知晓,只知道黑石山看不到边际,脚下都是黑黑的石块,至于魔教在哪?

    有人说,在黑石山的最深处,也有人说在地底下,总之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人知晓魔教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这么多年来,黎远虽然恨不得杀上魔教,却迟迟无法报仇的原因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来过这座小镇,也不止一次进入黑石山,可却从来没有找到魔教的下落,最终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是夜,萧九安和纪云开四人在镇上唯一一家客栈入住,黎远住进了他每次来小镇上住的那间房间。

    这间房间视野并不好,但它却正对着黑石山。当然,小镇与黑石山之间隔着一座山,黎远在屋内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能了结一切。”用过晚膳后,黎远一个人坐在房间,轻轻擦拭手中的剑,眼神幽深而坚定。

    灭门之仇已成了他的心魔,要是报仇无望,他恐怕会疯了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剑擦的干干净净,黎远却没有躺下去休息的意思,而是抱着剑坐在窗口,看着远处……

    那里,正是黑石山。

    黎远就这么一直坐着,直到费小柴在外面敲门:“黎叔,黎叔,我小师妹和小师妹夫叫你。”

    出门在外,纪云开让费小柴不要叫萧九安王爷,然不等纪云开说出称呼,费小柴就自发的决定了称呼:“小师妹夫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最让纪云开受不了的,最让纪云开受不的是,萧九安居然毫无异议,好话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纪云开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知道,小师妹夫是什么鬼,费小柴蠢蠢的,萧九安也跟着犯蠢了吗?

    可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她也没有办法,只能天天听费小柴小萧九安小师妹夫。

    “九爷找我,何事?”黎远将思绪从记忆中拉回,起身开门问道。

    黎远可不像费小柴,张口能喊出小师妹夫这种耻度极高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小师妹夫叫你去。”费小柴一脸无辜的摇头。

    他就是传个话嘛,能知道什么呀。

    黎远点了点头,关上门便随费小柴前往萧九安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走进房间,黎远就愣了一下,萧九安房间还有一个人,旁人不认识,他却见过。

    这人,正是这间客栈的老板。

    然,震惊归震惊,黎远并没有表现出来:“九爷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黎爷好了,在下陈七,这间客格的老板。”给黎远回话的不是萧九安,而是客栈的老板,不等黎远开口寻问,陈七就主动道:“我家主子是七惜公子,黎爷有什么想问的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七惜公子?”明显,比起想问的事,他更震惊七惜公子,居然把手伸到了魔教,这也太强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陈七面上淡淡的,可眼中却满满都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家公子,可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老夫着实是佩服,七惜公子高材。”错愕过后,黎远很快就恢复了冷静,隐藏在眼眸深处的担忧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想,七惜公子那天晚上去找燕北王,想必是为了告诉他魔教的事,毕竟论情报收集能力,天下无人能敌七惜公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小道罢了,当不得黎爷的夸赞。”陈七一脸谦虚,如果他能把脸上的笑容稍稍收一点,恐怕会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陈七与黎远并不是来寒暄的,黎远虽震惊七惜公子的能耐,但他更关心魔教的事。

    “陈掌柜,你可知魔教建在哪里?真的是在黑石山吗?”黎远单刀直入的寻问。

    他去黑石山不下二十余次,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,怎么也找不到魔教的下落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江湖传闻,就连魔教自己也承认,他们的地盘就在黑石山,任何人不得擅闯黑石山,凡有人不顾阻拦闯进去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且,除了黑石山外,再无第二个地方传出与魔教有关联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