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26真的有一个小哥哥!

    小狼崽子走出来,看到纪云开,犹豫了片刻,还是将心底的疑问,对纪云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几天训练长泽的时候,我总觉得……当年,我身边也有一个小哥哥,他一直护着我,照顾我,保护我。可是,我记不清他,不记得他的脸,甚至不知道他是真的存在,还是我的臆想。”小狼崽子一脸苦恼,说起那个小哥哥,眼泪便自动蓄出泪来。

    这件事,困拢了他好几天。尤其是白天陪长泽训练的时候,他的脑海里,总是会浮现出他幼时训练的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里,他像长泽一样训练,然后有一个小哥哥,像他一样跟着一起训练,在一旁保护他。

    有了好吃的,先给他吃;挨打的时候,挡在他面前;他受伤了,就背着他跑;每次他难受的想哭的时候,小哥哥就伸出伤痕累累的手,替他擦眼泪,告诉他不要哭,等爹娘来接他们,他们回到家了,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他看不清那个小哥哥的脸,只知道那个小哥哥,只比他高一个头,就像他只比小长泽高一个头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不清那个小哥哥的脸,却记得他手上的伤,记得他脸上的伤,记得他背上的伤,记得他很瘦,很瘦,背上全是骨头,趴在他背上,一点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记不清那个小哥哥的脸,却记得小哥哥抢到食物后,总是第一个给他吃。如果食物不够两个吃,就只有他一个人吃,那个小哥哥就躲在一边吃枝叶,或者喝泥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那个小哥哥是不是真的存在,可这些天,他一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驱散不走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这几天,被这件折磨的无法入睡,甚至无法合眼,他一直在犹豫,要不要告诉纪云开,却一直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今天,遇到了纪云开,而他又正好鼓起了勇气,小狼崽子就不再顾忌,一股脑的将这些天,折磨他的事,一一说给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我不知道,我到底是怎么了。明明,我之前从来不记得,我有这么一个小哥哥。可最近陪长泽一起训练的时候,我总是记起那个陪我一起训练,保护我的小哥哥。王妃,你说……那个小哥哥是真的存在,还是我臆想出来的,用来保护我的?”小狼崽子将他这几天,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一切,全部说给了纪云开听,说着说着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难受,特别难受,就像是有什么压在他心上,又痛,又胀,找不到出路。

    他心里隐有猜测,但却无法最终做出决定来。

    “墨墨……放松点,你把自己绷得太紧了。”纪云开认真的,将小狼崽子的话全听,听完后……

    她一时也无法判断,小狼崽子这是把臆想,与真实的记忆弄混了,还是当初真有这么一个人,他先前失去了那段记忆,或者那段记忆太痛苦了,让他主动选择尘封。

    从小狼崽子的反应来看,纪云开怀疑是后者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他的那个小哥哥,肯定遭遇了不幸,甚至是为了他,才遭遇不幸的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承受不起那样的悲伤,所以他刻意把个小哥哥给遗忘了。

    原本,这也没有什么……

    人,遇到无法承受的痛苦,身体会自动选择逃避,假装一切不曾发生。

    但,现在他们却无意中,触动了某个节点,让小狼崽子恢复了他尘封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我,不知道该怎么办?我的脑海里,总是浮现出小时候,他陪我一起训练,保护我的事。可是,我看不清他的脸,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,却怎么也看不清楚。王妃,你告诉我,这是我的臆想,这不是真的,对不对?”聪明如小狼崽子,隐约也猜到,这应该就是他的记忆,是他过往的一部分,是被他刻意遗忘的、痛苦的过往。

    他不用想也知道,那段过往必然痛苦到,让他无法承受,所以他忘记了,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现在,他隐隐记起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是要继续逃避,还是揭开过往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怕……他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他想,他的小哥哥,肯定遭遇了不测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光想,就觉得难受得想要死掉。

    “墨墨,你想知道吗?你想查清楚吗?”纪云开抱着哭成泪人的小狼崽子,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遭遇了太多的不公,遭遇了太多,不是他这个年纪,该遇到的人与事,上天对他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这事也怪她,早知道,早知道……

    她就不该把长泽丢给墨墨训练,如若没有这件事,墨墨就永远记不起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遗失那一段记忆,记忆不完整的小狼崽子,会不会一生都抑郁寡欢,永远都像现在这般情感缺失,但看到小狼崽子哭成泪人,她却是后悔让小狼崽子去训练长泽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想!”小狼崽子挣扎片刻后,斩钉截铁的道。

    他哭着仰头,看向纪云开,黑眸布满泪水,却异常坚定:“王妃,我想清楚了,我要查清楚,我要面对,我不能再逃避下去。如果是我的臆想,那就没有关系,我会分清臆想与现实。但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小哥哥,我不想忘记他。哪怕全世界的人忘记了他,我也不应该忘记他。”

    他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他太小,承受不起是正常的,现在的他已经长大了,而且他身边有了王妃,有了小长泽,他不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哪怕过往再残忍,再无法承受,他也必须面对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过去,是他抹不掉的过去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被他遗忘的小哥可……

    那是他的小哥哥,是护他长大的小哥哥,是宁可自己啃树叶,吃树根,喝泥水,也要把干净的食物和水,留给他的小哥哥;是宁可自己全身是血,也要把他护在身下的小哥哥;是宁可摔得头破血流,也会稳稳护住背在身后的他的小哥哥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因为担心自己承受不起,就忘了他呢?

    这对他的小哥哥,太不公平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