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23天下初定!

    雷正与南瑾昭打了一天一夜,双方都死伤惨重,可谓是两败俱伤,而被他们“联盟”讨代的萧少戎,做好了应战的准备,结果没有打成不算,还莫名其妙的“大获全胜”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打过的,最有意思的一场仗,我从来不知道,仗还能这么打。”看着满地的鲜血与尸体,看着南瑾昭与雷正阴沉的黑脸,萧少戎乐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便宜捡的,他不想笑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萧少戎,别高兴得太早了。”南瑾昭与雷正打了一天一夜,他虽没有亲自上战场,但也没有闲着,他也跟着大军熬了一天一夜,眼眶黑得像鬼一样,脸色一沉下来,就更添了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不早点高兴,你想我几点高兴?要不,你们再打一场?”雷正宁可跟南瑾昭打一场,也不帮着南瑾昭打他,由此可见,雷正与南瑾昭绝不可能联手,单一一国的兵力,他萧少戎还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雷正是一个聪明人,他绝不会再出场,只一个南瑾昭,他还真不怕。

    “萧少戎,你找死!”南瑾昭的脸色更难看了,萧少戎却半点不惧,一脸痞气的道:“我不找死,不过,我倒是想要找打。看你们打了一天一夜,我也手痒了。你们既然来了,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。来吧,我们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与雷正的兵马打了一天一夜,他的兵马可是好吃好喝休息了一天一夜,今天跟南瑾昭打,正好。

    “你,什么意思?你要跟我打?现在?”南瑾昭的瞳孔猛地放大,心中暗暗后悔。

    这两年的顺利,让他有几分得意忘形了,他居然蠢得为了一时间的意气之争,去跟雷正打,而让萧少戎捡了便宜,简直……蠢死了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还要挑良辰吉时不成?你南瑾昭带兵来打我,也没有挑良辰吉时。”反倒是挑了他们王爷下落不明,失踪的时候来。

    南瑾昭能趁人之危,他为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南瑾昭今天来了,就别想回去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的燕北军,什么时候需要趁人之危了!萧少戎,你不怕传出去,天下人看不起你吗?看不起你们萧家吗?看不起你们那位王爷吗?”南瑾昭不想跟萧少戎打,至少这个时候不想。

    跟雷正打了一场,死了数万人,他的兵马虽然比萧少戎的兵多,但打了一天一夜,论实力,他的兵不及萧少戎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放你走了,世人才会看不起我,认为我没有用,让我们王爷丢脸了。南瑾昭,少废话,准备迎战吧。”今天,南瑾昭打也得打,不打也得打,就像之前南瑾昭与雷正,带着兵来势汹汹,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,南瑾昭也没有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雷元帅,接下来就是我们燕北与南瑾昭的事,雷元帅不走,是要留下来观战吗?”对雷正,萧少戎同样不客气,但没有与雷正出手的打手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不是带兵攻打天武了吗?

    雷正,自然由北辰天阙的兵马解决,他才不要浪费兵马。

    “萧将军说笑了,雷某这就走。”他倒是想要看戏,但燕北王的戏,他还真不敢看。

    且,好不容易摆脱了南瑾昭这个疯子,他要不走,那就蠢了。

    “南疆王,你我山高水远,来日方常。”雷正没有一丝留恋,留下一句充满威胁的话,略略修整了兵马,就带兵走了。

    “雷正,你给我等着,我南瑾昭绝不会放过你。”被雷正坑了一把,又被雷正摆了一道,南瑾昭气得快要杀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雷正的错,要不是雷正临阵毁约,又跟他打了一仗,他怎么会被萧少戎威胁?

    雷正这狗娘养的,最好祈祷他能死在天武。不然,落到他南瑾昭手里,他定要雷正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本元帅等着你,希望会有那一天。”如果说先前,雷正还事事以南瑾昭为先,让着南瑾昭,这会雷正就完全不把南瑾昭看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当局之迷,看不明白,他这个旁观者却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南瑾昭完了!

    任何意义上的完了,再无起复的可能。

    什么一统天下,四国第一君主,全都是浮云。燕北王没有死,而凭南瑾昭手中的兵马,根本不是萧少戎的对手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南瑾昭杀了天启皇帝。燕北王更有理由收拾南瑾昭,接下来,等待南瑾昭的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说到天启皇帝的死,雷正不得不说,他很佩服燕北王。

    燕北王是真正意义上高手,任何方面的高手。

    燕北王再强再牛,那也是天启皇帝的臣子,为人臣子与皇上对着干,弄死皇上,哪怕燕北王做得再高明,再得人心,也不避免会在历史上,留下一个弑君夺位的罪名。

    但现在呢?

    燕北王只是给了南瑾昭,一个可能的希望,南瑾昭就果断把天启皇帝给杀了,帮燕北王解决了一个大麻烦,简直不能更贴心。

    想来,南瑾昭也明白了这一点。是以,听到他要撤离,才会那么愤怒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与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的战场在天武,不在天启。他们天武正处在水深火热中,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完,哪有闲功夫管他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雷正毫不留恋的打马离去,走了十八里,回头望了一眼……

    他看不到两军交战的实际情况,只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人头,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,不断往后蠕动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那几年会有人说,南瑾昭能出头,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冲了王。”燕北王不在,凤祁公子、祁家和王家继承人皆死在十方世界的人手里。那些惊才绝艳之辈一一横死,这才有了南瑾昭冒头的机会。

    南瑾昭本身实力也不过如此,他不过是命好,生得真当时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的好命,当此结束了,属于南瑾昭的时代也结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代是属于燕北王的。当然,也许他雷正命好,也能在风云际会时,占的一席之位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