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21燕北王独占七分!

    雷正根本不把南瑾昭放在眼里,也没有把南瑾昭的威胁当回事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在场面上混的人,抬头不见低头见,南瑾昭不会以为,这世间除了他自己,旁人都没有爬到巅峰的可能?

    天武情况危机,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现在是他雷正的机会来了。南瑾昭要得罪了他,就不怕他雷正得权后,报复他?

    南瑾昭怕不怕?

    南瑾昭当然怕!

    他能猜到雷正的想法,自然也想到了,他今日为难了雷正,要是坏了雷正的好事,来日雷正位高权重,定会回过头来报复他。

    要是他坏了雷正的事,后果更严重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是将来的事,是看不到的未来,他现在在意的眼前,是现在困扰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被萧九安摆了一道,萧九安不仅没有出事,还与北辰天阙勾结到一块,拿下了天武。

    他已经失了先机,他要是不能趁萧九安不在的时候,把他手下这些兵马废了,回头倒霉的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,他无任如何,都要把雷正留下来,与他一起,先把萧九安的这些兵马给废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虽气雷正临阵毁约,但终究不敢撕破脸,咬牙切齿的道:“雷正……你今天助我,来日,我定当回报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怎么助你?”雷正坐在马背上,一脸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和南瑾昭的想法一样,他虽不惧南瑾昭,但也不想撕破脸。

    有些事,能做不能说,说出来了,终归是难看的。

    “先跟我一起,灭了燕北王的兵马。回头,我陪你救驾。”南瑾昭刻意咬重救驾二字,个中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会信你吗?”雷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南瑾昭:“引狼入室这种事,也只有天启那个皇帝会做,你以为我会蠢得把你这匹狼,引到天武去?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把南瑾昭这匹狼,留在天启,最后落得什么结果?

    天启皇帝的下场就在眼前,还有谁会蠢得,去步天启皇帝的后尘?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三分,燕北王、北辰天阙与我南瑾昭各占三分,现今燕北王与北辰天阙联手,你除了信我外,你还能做什么?”南瑾昭不认为,雷正回去后,就能坐上皇位,坐上了皇位也不一定守得住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你错了,当今天下不是三分,而是十分天下,燕北王独占七分,我天武、你,还有他北辰天阙各占一分。”雷正任何人都不服,就服燕北王。

    哪怕当着手下那群兵马的面,他依旧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天下,燕北王已占了七分,只要他愿意,十分天下都是他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没有这么做,直到那些人不断骚扰他与他的家人,燕北王这才发令,要逐鹿天下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如此,世人都知道,燕北王便是要征战天下,短时间内也不会对他国出兵,因为……

    天启内乱未平。

    南瑾昭忙着与天武、北辰联合,不惜放两国兵马进入天启,不就是担心燕北王会第一个对他出手吗?

    当然,南瑾昭的担忧不无道理,不管燕北王要不要征战天下,燕北王都不会放过南瑾昭。

    燕北王与南瑾昭中间,隔着三十万惨死的燕北军,这血恨深仇,别说一向快意恩仇的燕北王,换作任何一个人,都忍不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怕死,是以他想要先发制人,趁燕北王下落不明,联合外敌灭了燕北王的兵马,可惜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技高一筹,毁了南瑾昭的精心算计。

    雷正说得心平气和,南瑾昭却觉得刺耳之际,他瞪向雷正,怒吼道:“这天下要是十分,也是我南瑾昭独占七分,萧九安就凭这十几万兵马,想要独占七分,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高看燕北王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我不想与燕北王为敌。我是天武的大元帅,我先要保卫天武的国土,后才是为天武开疆扩土。现在我国有难,我必须回去救驾。”不管心里有什么龌龊的想法,面上雷正都是一副义正言辞,忠心为国的正直样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南瑾昭冷笑一声:“雷正,今天你打也得打,不打也得打。不然,别怪我揭穿你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有什么真面目?南疆王想怎么怎栽赃我尽管开口。总之,我雷正绝不会为了你南疆王的私心,而不顾我国陛下的生死。”雷正先一口咬定,南瑾昭是抹黑他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真抹黑,这个一点也不重要,南瑾昭在四国口碑坏到极致,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义正言辞,不过是怕被人抢了先,急着赶回去接收皇位。”雷正死活不肯战,南瑾昭也不管撕不撕破脸的问题,直接将雷正的私心点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,可惜的是,雷正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如若南瑾昭一上来,就直接揭穿雷正的私心,雷正没有防备,指不定还会慌神,现在……

    雷正还真的不怕!

    “照南疆王你这个说法,我何须急着赶回去?我只要答应你,陪你在这里打燕北王的人,多拖几日,待到天武事定才回就行,何必急着回去救驾。”武将每每出战,都要阵前叫阵,嘴皮子不利索的人,可没有办法在阵前给人压力,把人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雷正虽是武将,但口舌之利,远超常人。

    “欲盖弥彰而已,雷正……你敢发誓,你没有一点私心?不想当皇帝?”南瑾昭知道雷正没有那么好对付,便拿话堵他。

    不想,雷正毫不犹豫的举手发誓:“我雷正……如若有当皇帝的念头,便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他当什么皇帝?

    他老爹还在,他可以拱他老爹上位,他做个太子便成。

    皇帝不皇帝,有时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雷正,会成天武的王!

    “好好好!雷正,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就别怪我南瑾昭不客气。”南瑾昭从燕北打出来,一路南征北战,打了四年的仗,第一次遇到雷正这种软硬不吃,不要脸,半点面子也不给他的人,顿时怒了……

    “想要带着兵马回天武作威作风,雷正,你太天真了。”南瑾昭看着雷正,眼神发冷。

    雷正直觉要出大事,正要问南瑾昭想要做什么,就听到南瑾昭下令,命令手下的士兵,攻打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