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4章304机会,都是以逸待劳!

    第304章 304机会,都是以逸待劳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和暖冬日日夜夜提心吊胆,生怕萧九安发现纪云开不见了,却不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……

    因为,萧九安绝不会跑到温泉庄子上来,且,他早就知道纪云开不在庄子上了。

    在他同意纪云开来温泉庄子养病,他就知道纪云开要做什么,他不说甚至还默许,不过是为了堵死纪云开的路,让她没有理由不搬进寒水堂,同时也想看看纪云开到底能走到哪一步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也不得不承认,纪云开和他认知的所有的女人都不同,纪云开比她们都有脑子,也更有大局观,甚至纪云开比一旁的男人都有见识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算是一个试探,试探纪云开的潜力,也试探她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别让本王失望才是。”要是纪云开一无所成,那么……

    日后,就乖乖地呆在后院,做好燕北王妃该做的一切就行了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成功了,那么他会给纪云开足够的平台,让她可以一展所长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是夜,暗卫悄无声息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嗯!”萧九安轻应了一声,放下手中的笔,微微后仰,放松紧绷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属下已经找到了十庆郡主,并将人带回来了。”要抓十庆郡主很容易,只要在望风崖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就行,十庆郡主想要找凤祁,就一定会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轻应了一声,问道:“可有王妃的下落?”纪云开就是再慢,这会也该走到望风崖了。

    再晚,就是到了也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没有!”暗卫悄悄抹了把汗,笔挺的背脊弯了下去。

    每次遇到王妃的事,他们都会栽得很难看,真的很倒霉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?”那可真是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沉默片刻,问道:“先前进山的女子是谁?可有查清楚?”纪云开一直不曾出现,那么……

    不需要多想,先前进山的女子十有八九就是纪云开,哪怕所有的证据都证明,她不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凭空出现一个人,还真不好查。

    “继续找,务必找到凤祁与王妃,记住,本王要活的。”看样子纪云开还真是有点本事,居然在三方人马的眼皮底下,混进了望风崖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她有没有找到凤祁。

    要是找到了,孤男寡女的……萧九安不由得皱紧眉头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暗卫只感觉周遭的温度骤降,身上莫名的发寒……

    “王,王爷?”暗卫结结巴巴唤了一句,萧九安抬眼,冷冷地扫了他一眼:“无事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弓身退下,速度之快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日起日落又是一天,吃饱、喝足了的凤祁与费小柴恢复得极快,不过一天的功夫,凤祁的烧就退了。两人身上的伤一时半刻好不了,但不影响行动,凤祁思索了片刻,就决定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至于费小柴的腿?

    凤祁封了他的痛觉,然后将伤处固定好,好让费小柴可以行走。

    这么做,对伤口恢复自然是百害而无一利,甚至费小柴可能会因此伤得更重,但是……

    凤祁还是封了他的痛觉,尽早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在山洞里不愁吃喝,但并没有主食,时间久了他们的体力会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而且,纪云开的身体也撑不了太久,最多三五天她就会倒下去,他们三人在山洞里呆得越久,危险就越大。

    凤祁提出现在就离开,纪云开没有异议,早些离开对她有益,而费小柴就更没有异议了,他的人生信条是凤祁老大说一,他绝不说二。

    凤祁老大说现在走,他绝不会拖到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凤祁用金针将费小柴的痛觉封了后,费小柴就能走路了,只是腿脚有些不便,走不快罢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把天医神针拿出来,接下来我们有一场硬战要打。”凤祁一身银灰色的长袍已脏得看不出颜色,可是……

    你看到他的第一眼,仍旧会为他的风采折服,仍旧会拜倒在他清贵温润的气质之下。

    这就是凤祁,无论身在何处,无论周身的环境有多么糟糕,他都处之坦然,始终保持自己的风骨不变。

    有时候纪云开都忍不住感叹,这样的一个人,凤家和祁家怎么就舍得不闻不问呢?

    “师兄放心,我能保护好自己。”除去天医神针外,纪云开背囊里还有一条长藤,这条长藤是她特意用异能温养出来的,藤身淬了毒,虽不会要人命,却能让人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她,无论如何也不会拖后腿。

    三人一前一后走出山洞,凤祁走在最后,出去前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在这里,彻底的葬送了他对凤家与祁家的亲情;在这里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爱情;在这里,他失去了他的心,可他却不悔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重来一次,他也会选择走同样的路,只为在这里等纪云开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还在磨叽什么呀,快走呀,小师妹可是说了,她走了两天两夜才找到我们,我们至少也要走两天两夜,才能出去呢。”费小柴走出去,发现凤祁还在身后,不由得催了一句,可惜他的催促一点效果也没有,凤祁仍旧是不紧不慢的,完全不受费小柴影响。

    纪云开回头看了一眼,她总觉得这次见到的凤祁,和先前有些不一样,可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纪云开收起胡思乱想,说道:“按我来时的路回去,肯定会很危险。”她看过望风崖的地图,出路不止一条,不过她先前走的那条,是最好走的一条路,也是离京城最近的一条路,别的路只会离京城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凤祁不紧不慢的跟上,说道:“都一样,外面的人都是以劳待逸,他们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不管哪条路,哪个出口,必有追杀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那个弟弟,他虽然不曾相处过,但也多少能猜到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凤家的人,要么不下手,要下手必要赶尽杀绝,不留后患。

    他那个弟弟,是典型的凤家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