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3章303差别,没人宠的孩子是棵草!

    第303章 303差别,没人宠的孩子是棵草

    凤祁温润如玉,一向好说话,但这并不表示他是一个好糊弄、没有脾气的人,相反他是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,尤其是对自己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先前纪云开能拒绝,那是因为凤祁纵着她,而这次凤祁不会再纵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乖,把手伸出来。”凤祁眼神温润,语气温和,脸上甚至还带着笑,可是纪云开就是知道,她要是拒绝,凤祁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。”纪云开无奈,但还是乖乖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处境比先前好了,有诸葛小大夫在,她想要什么药材都能拿到,不像以前什么药材都寻不到,空有一身本事却只能躺在床上等死。

    凤祁的医术那是不用提的,手指微动,不过片刻就得出了结论:“虚成这样,你真觉得自己没事?”

    纪云开的身体快要被掏空了,这次回去后,她不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,都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凤祁的声音很轻,语气没有一丝起伏,可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他生气了,纪云开弱弱地道:“只是虚而已并没有性命之忧,且我们都无事,这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但付出一点代价能救凤祁和费小柴,她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牺牲自己,成全别人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?”凤祁反问,温润的眸子锁住纪云开,不如她闪避。

    纪云开张了张嘴,不知如何回答……

    这话,怎么答都不对!

    费小柴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不对,忙打圆场:“对对对,小师妹说的没有错,最主要的是我们三人都没有性命之忧,这就够了。老大你别生气,小师妹也是为了来找我们嘛,来来来,吃块西瓜,这个季节可吃不到这东西,咱们可都是托了小师妹的福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和凤祁认识多年,自然知道转移凤祁的注意,可是平时有效的办法,这次却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    凤祁并没有说话,俊美的脸凝重严肃,就这么看着纪云开,看得纪云开莫名的心虚,不得不起身,假装忙碌,以避开凤祁的视线:“我带来的干粮还没有吃完,我给你们热热。”

    热好干粮后,纪云开也不敢呆在山洞里,拿着背包出去寻煤块,背了满满一大包。

    添了煤块后,纪云开正在想要不要再催生几颗种子,就听到凤祁开口:“你带了些什么药,拿来给我看看。”他和费小柴带的药都用完了,要不是靠那些药,他和费小柴也撑不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满脸惊喜,她还以为凤祁生她气了,短时间内不会理会她呢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还不快拿过来,难不成你想一直呆在这里?”凤祁的语气有些冲,但却能听出其中的别扭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真的生纪云开的气,只是担心纪云开的身体罢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呀,小师妹,没看到咱们老大着急了嘛。”费小柴朝纪云开挤眉弄眼,似在告诉她,趁机好好哄哄老大。

    纪云开白了他一眼,没有搭理他,将随身带来药全部拿了出来:“凤祁师兄,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应了一声,挑出自己需要的药,随手扯了两根长藤,手指轻动,修长的手指在长藤间来回穿梭,不过眨眼间就将长藤编成一个小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”纪云开一脸震惊地看着凤祁,眼里满满都是崇拜。

    她真的完全没有想到,凤祁这种贵公子,居然能像老农一样,随手用草、藤编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东西,哪里厉害了?”凤祁失笑,摘了几片叶子铺在藤碗里,递给纪云开:“给你。”即使条件恶劣,他也想给纪云开最好的,尽可能的最好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连忙接过,小心翼翼拿在手里,观摩一番后,伸出大拇指赞道:“很漂亮,而且也很实用。”

    她错了,她怎么能拿凤祁做的东西,跟村头老农编的东西比,凤祁就是随手编出来的东西也是艺术品,虽简单却不失精致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真不像大夫,他合该就是金尊玉贵的世家公子,由千万奴仆供养才对。

    凤祁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,又扯过几根藤条编了一只碗,再次递给纪云开:“水果放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能让自己过得更好,何必要将就?

    凤祁一共编了两个碗,明显是他和纪云开一人一个,费小柴等了半天,也没有等到属于他的那个,急得大喊:“我的呢,老大,我的呢?”

    “给!”凤祁十分有风度摘了两片叶子和两根长藤,递给费小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?”费小柴呆滞地看着手中的东西,快哭了:“老大,你太偏心了!我可是你的小师弟呀!”

    果然,他就是没人疼,没人爱的,老爹喜欢老大,看到他就把他踹出门,好不容易有老大罩着,结果没几年又来了个小师妹,把他给挤没边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你不是小师妹。”凤祁又折了两根长藤,修长的手指轻动,不过片刻,一只小碗就完成了,费小柴狂喜: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老大你不会这么对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费小柴还没有欢喜完,就看到凤祁将药包拆开,按比例将需要的药倒入小碗里……

    明显,这只碗不是给费小柴用的,是用来调药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费小柴快哭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凤祁却理也不理他,十分高冷,纪云开看了一眼,默默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会编碗,所以还是别凑合了……

    山洞里的三人,默默地各自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养好伤,以最好的状态走出望风崖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望风崖外还有一群强敌在等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温泉庄子上,诸葛小大夫和暖冬急得快要疯了,纪云开已经离开五天了,这五天他们提心吊胆的,小心翼翼地遮掩着,生怕王爷发现王妃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我觉得我快要瞒不住了。”巨大的心理压力,快要把暖冬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兴许就是这几天吧。”诸葛小大夫也被折磨得不轻,他并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,一开口他自己就先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再不出现,外面那群人肯定要起疑了。”暖冬看着空空的床榻,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先前,侍卫看到了纪云开满脸的黑斑,对纪云开不出门也能理解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连六七天见不到人,王爷派来的人真的不会怀疑吗?

    就算外面那些人不会怀疑,万一王爷心血来潮跑来找王妃了怎么办?

    暖冬知道她这是在自己吓自己,可是她真的害怕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