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16为了征战天下!

    纪云开的软助就是长泽,只要掐住长泽,就能让纪云开动弹不得,而燕北王萧九安的软助是纪云开,只要掐住纪云开,就能让燕北王动弹不得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说,燕北王一家三口,地位最低的燕北王,最高的是长泽,只要控制了长泽,一切都好办。

    现在,纪云开找到了长泽,并且长泽平安无事,放眼四国,已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的脚步,也没有人能让他们停下来。

    从泰山上带回长泽后,王爷与纪云开没有去找天医谷的麻烦,就如同他说的那样,看在纪云开的面子上,看在凤祁的面子上,这一次他放过天医谷,但……

    没有下一次了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有儿有妻有软助,谷主、谷主夫人、费小柴,他们也不是孤身一人,他们也有软助,谁敢动他儿子,他就杀对方全家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和费小柴很清楚,燕北王不是恐吓他们,燕北王他说的出,就一定做得到。

    不想全家一起去死,他们只能远离纪云开和长泽,不敢再打这两人的主意。

    天医谷的人不敢动,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敢动手,别说王爷不会放过他们,就是纪云开也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在回程的路上,第三次遇到伏杀,并且把长泽吓醒了,纪云开终于忍不住发飙了:“既然到处都是不想我们好的人,一个个的都认为,我们是他们争霸天下的拦路石,非要把我们移走不可,那就先对他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,一定会后悔派人暗杀她和她的儿子!

    她的儿子,是她的逆鳞,为了儿子,她甚至可以不管凤祁,她牺牲这么多,才保住的孩子,谁敢动,她就要谁的命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爷对纪云开的决定,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只要纪云开想,再难以做到的事,他都会去做,更不用提,纪云开做出的这个决定,对他来说并不算难。

    就算纪云开不说,他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的仇人太多,且一个个手握重兵,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不想一直跟他们纠缠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全灭了!

    纪云开说的,正是他接下来要做的……

    “娘,坏人打跑了吗?”长泽半夜被惊醒,紧紧抱着纪云开不肯松手,他的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迷糊,他的眼中还噙着受到惊吓而涌出来的泪水,看上去可爱极了,也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自打在皇城被人掳走,险些死掉,长泽就比较粘人,也比较胆小,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,要是醒来没有看到纪云开,或者王爷和小狼崽子,他都会害怕……

    当然,长泽表现得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,即使是害怕也隐藏得很好,尽力不让人知道,也不给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,纪云开是他的母亲,纪云开每一天,有大半的时间都放在长泽身上,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长泽身上,长泽一个眼神,一个小动作,她都看在眼里,记得清清楚楚,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长泽在害怕?

    正因为她知道,长泽因被掳的事而缺少安全感,她才更厌恶这些层出不穷的暗杀。

    那些人要怎么对付她和王爷,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争权夺利使什么手段都不为过,但是把手段使在孩子身上,就万万不该了。

    “坏人都打跑了,长泽别怕……有娘在。”前一秒还凶神恶煞的纪云开,转而面对长泽,却温柔的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到纪云开瞬间变脸的技能,整个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他怎么感觉王妃有点可怕了?

    这真的是他认识的王妃?

    “娘,长泽困……”确定四周是安全的,长泽就不再强撑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抱着纪云开,奶糯的撒娇。

    “那就睡。”纪云开的心都被他喊软了,当即抱着长泽坐下,轻轻拍打他的背,嘴里哼着无名的小曲,轻声哄他入睡,完全无视不远处,还没有来得及得进的尸体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的轻哄下,长泽很快就再次入眠,一点也不像是受到了惊吓的人。

    王爷与小狼崽子站在一旁,两个男人,一大一小,一高一矮,默契地看向对方,苦笑,认命的去处理不远处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全副注意力,都放在长泽身上,但偶尔也会关注一下王爷与小狼崽子,见两人跑去处进尸体了,纪云开抬了抬眼皮,又收回了目光,专心哄长泽睡觉。

    纪云开现在是有子万事足,虽决定主动出击,但现在他们还在路上,真要她动手去做的事几乎没有。而王爷要做的,也只是把命令下达下去,让萧少戎做好准备工作和,等他回去。

    萧少戎一直守在后方,时刻关注着王爷与纪云开的一举一动,当他收到王爷传来的消息,让他做好开战的准备,整个人又惊又喜……

    惊得的,王爷居然会想主动出战?

    自打王爷回来,他们的势力扩张得很快,但他们从来没有主动出手,一直是被动等待……

    喜的是,他们家王爷,终于打算主动出击了,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,准备,通通做准备,这就准备好。”萧少戎喜得找不到北,主无伦次,胡乱大喊,一副高兴得随时能跳起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也不嘲笑他,一个个呵呵的傻笑……

    他们和萧少戎一样高兴,高兴王爷终于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们这段时间有多憋屈。

    自打皇上开城门,把南瑾昭迎进皇城后,南瑾昭就打着匡扶正义的名义,以皇城为中心,不断攻打各个城池,同时以皇上的名义发旨,要他们把兵权交上去,还要交粮食与税收……

    各地城池的人要是抵抗,就成了叛国。

    南瑾昭背后有皇上,一瞬间就从侵略者,变成了守护皇室的忠义之士,而没有按他的旨意交权交粮交税的他们,就成了违抗圣旨的奸佞小人。

    虽然,有眼睛的人都知道,他们家王爷不是什么奸佞小人,也不是什么叛国之臣,但架不住南瑾昭背后有皇上,总有不长眼的人迂腐,认为他们王爷应该臣服皇上,听从皇上的调遣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