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7章087打脸,撕破美人皮!

    第87章 087打脸,撕破美人皮

    萧九安傲慢的态度和嚣张的言语,把皇上气得不轻,可偏偏他又没法和萧九安辩论。

    论身份,皇室的太妃自然是高于纪云开这个燕北王妃,可女人的尊荣与地位向来是取决于她的丈夫和儿子。静太妃身份再高,没有丈夫、儿子,她连一个普通的侯门主母都不如,又怎么跟掌控实权的燕北王妃比?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拿身份去压纪云开,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前途一片光明的燕北王妃,怎么会蠢得拿自己的命去和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、无依无靠的太妃拼?

    但,有些话心里明白,却不能说出来,萧九安当众说出来,无疑是打皇室的脸,是打静太妃的脸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太妃娘娘侍奉先皇有功,你休得放肆,出言污辱太妃娘娘。”皇上单手背在身后,气势凛人的训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是实话实说,皇上要是不信,可以派太医和仵作来验伤。”萧九安半句不提静太妃身份的问题,有些事大家心里明白,他说了一句就足够。

    “要仵作来做什么?”太医皇上能理解,仵作做何用?

    静太妃还没有死呢!

    “当然是验静太妃的伤是何人所伤,对了……涉及到人命官司,依臣之见还是请刑部的人前来查清。”具体的经过萧九安不知,可他知依纪云开的聪明与隐忍,绝不会在宫里对静太妃出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纪云开这个破身体,她就是想要出手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放肆,燕北王,这是宫廷!”在皇宫闹事,居然张嘴就找刑部的人,萧九安置他这个皇上于何地?

    萧九安却不依不饶:“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她只是太妃。”打了他萧九安的王妃,就想轻轻揭过,做梦!

    他萧九安的王妃,他可以欺,旁人却不能动半分,哪怕这个王妃是他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燕北五,你擅闯宫廷,该当何罪?”皇上怒极反笑,指着倒在地上的禁军道:“你打伤禁军,又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“臣担心王妃的安危,一时情急,还请皇上见谅。”萧九安委实嚣张,他并没有向皇上请罪,明摆着是不认为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话落,不等皇上开口,萧九安又道:“幸亏臣来得及时,不然我的王妃怕是要命丧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跪了几个时辰,还能要她的命不成。”皇上隐有不安,他跪纪云开跪没有事,真要把纪云开弄死了,萧九安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臣所说句句属实,皇上不信可请太医前来查证。”萧九安不再多说,只是抱着纪云开站在原地,等皇上的决断。

    纪云开窝在萧九安的怀里,脸贴着他冰冷的铠甲上,听着他和皇上的对话,心和铠甲一样冷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她纪云开就是皇上和萧九安斗争下的牺牲品,两人都在试探,都不想撕破脸,所以她是最好的媒介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生死?她的感受?

    纪府都不为她出头,还指望谁为她出头?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她一个弱女子,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,更何况她还没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在萧九安的强势要求下,太医很快就来了,看着满地哀嚎的禁军,太医还以为他们的任务是给禁军诊治,直到皇上开口,说要好好的、仔细的为燕北王妃诊断,太医才知他们的病人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杀气腾腾的萧九安,太医硬着头皮道:“下官见过王爷,还请王爷将王妃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正欲将纪云开放下,可看到纪云开脸色惨白,痛得咬破了唇,心里莫名的烦躁,当即改变了主意:“本王的王妃受了重伤,不宜移动,去搬把椅子来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宫人不敢妄动,抬头看了一眼皇上,得到皇上的准许,这才转身去搬椅子。

    不过,宫人还算聪明,命人抬了两把椅子,一把皇上的御座,一把普通的椅子。

    宫人先把皇上的御座摆好,待皇上坐下,才将那把普通的椅子抬到萧九安面前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一眼面露得色的皇上,不由得摇了摇头:皇上果然是年轻气盛,什么都要争个高下才满意。

    淡定自若的在椅子上椅上,萧九安示意太医上前,为纪云开诊断。

    有皇上的警告在先,又有燕北王亲自坐镇,太医即不敢夸大纪云开的伤,也不敢隐瞒她的伤势,三个太医上前诊断后,得出纪云开身体极度虚弱,原本就有伤在身,有两根肋骨断裂,服用了对身体有害的药物,膝盖受伤严重,今后恐会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太医已经尽量用中性的词,不带情感色彩的说出诊断结果,可就是这样皇上还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诊治无误?”他去康安殿时,纪云开的精神好得很,哪里像有伤在身的人。

    太医扑通跪下,苦着脸道:“回圣上的话,臣所言句句属实。”他也想把燕北王妃的病情往轻里说,可燕北王那个大神就坐在那里,他哪里敢呀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太医的话你也听到了,本王的王妃身体弱的怕是连只鸡都提不起来,怎么可能在宫女和太监的眼皮底下,刺伤静太妃。”萧九安冷冷的开口,完全没有罢手的打算,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,萧九安低头问向纪云开:“对了,静太妃是被什么所伤?”

    “茶杯的碎片。”纪云开每说一个字,肺腑就疼得厉害,可这个时候就是疼她也高兴。

    “茶杯的碎片?”萧九安一脸嘲讽的道:“静太妃还真是豆腐做的,一块茶杯的碎片就能让她昏迷数个小时。皇上,太医的医术也太差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静太妃的脖子被割伤,失血过多,致使昏迷不醒。”皇上特意咬重了“割伤”二字,而他的话刚说完,他身后一个小太监就悄悄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皇上自以为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却不知萧九安全部看在眼里,不过他并不打算阻止。

    静太妃敢算计他燕北王府的人,就要做好吃苦受罪、被打脸的准备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