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5章085杀神,丢尽了本王的脸!

    第85章 085杀神,丢尽了本王的脸

    此时,烈日当头,正是一日温度最高,太阳最烈的时间,别说纪云开一个病秧子,就是正常人在室外跪上半个时辰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跪了一刻钟,纪云开就快撑不住了,赤烈的太阳晒的她脑子发晕、眼前发黑,可是她却越来越清醒。

    不管身体有多么疲倦,多么虚弱,体内兴奋类的药物都能让她精神亢奋,她只能眼睁睁的受着。

    一刻钟,两刻钟,三刻钟……眼见快到一个时辰了,纪云开的嘴唇已经干裂了,脑子也无法正常思考,腰酸得快要直不起来,可殿内的静太妃仍旧没有清醒的迹象,燕北王府也没有人出面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的人都死绝了吗?”纪云开从来没有奢望过静太妃会醒,那个女人为了算计她,连自残的事都做了出来,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她唯一能寄希望的就是燕北王府,可很快纪云开就知道,她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,燕北王府总共就只有三个主子。”总共三个主子,她跪在殿外,萧十庆被太妃看押起来了,萧九安……应该不在府上,不然今天的事,不会由她出面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今天只能跪到宫门落钥了。”纪云开苦笑一声,暗暗调整了一个姿势,继续跪着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皇上出来了,看着一脸惨白,笔直跪在殿外的纪云开,冷冷的笑了一声,从她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之后,太医、宫女、太监陆陆续续的从她身边走过,没有一个人停留,所有人皆冷漠的从她身边走过……

    皇上没有隐瞒纪云开刺伤太妃的事,宫外,纪云开刺伤太妃被皇上罚跪的消息,虽然没有大面积的流传出去,可该知道的人还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太医中,与纪家交好的人家,第一时间把消息传给了纪家,纪帝师得知此事,当即大怒:“那个孽女,居然敢刺伤太妃,让她跪到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纪家,没有人出面。

    自在宫里交手后,端王世子一直很关注纪云开的动向,得知纪云开进宫后,半天也没有出来,派人打听了一番,得知纪云开被皇上罚跪,端王世子犹豫片刻,还是决定进宫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总是要试一试的,纪云开和他母亲的处境太像了,如果当年有人肯帮一帮他母亲,也许他母亲就不会惨死。

    纪府和端王世子都能得到消息,燕北王府自然也收到了消息,管事顿时气得脸黑如墨,拉长着脸道:“快,出城,禀报给王爷知晓。”

    皇上和静太妃把旁人都当傻子呢,别人不知,他们燕北王府的人却很清楚,就王妃那身子别说刺伤静太妃,能走进殿内都是不易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快马加鞭,往城外的军营送消息,只是驻军离城内足足有三个时辰的路,就算把消息送到了,等到萧九安回来也晚了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纪云开在静太妃的殿外足足跪了两个时辰,身子都跪僵了,她此时完全是凭着一口气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进宫后,先去拜会了皇上,然后打着看望静太妃的消息,来到静太妃的殿外,看到跪在地上,全身都是汗水的纪云开,端王世子脸上温和的笑有那么一瞬间维持不住。

    他就说,他讨厌这个女人,在他面前嚣张强势的不行,可被别人欺负了却连还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你不会装晕吗?”端王世子从纪云开身边走过,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正迷迷糊糊的,突然听到有人说话,连人都没有看清,就嘀咕了一句:“不行,有人盯着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抬头一看,果然看到两个嬷嬷站在阴处,虎视眈眈的盯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见状,立刻冷着脸道:“纪云开你好大胆子,仗着自己是燕北王妃连静太妃也敢打,皇上罚你跪到太妃醒来,实在是太轻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温文尔雅的端王世子,待人温和有礼,但他家与静太妃关系密切,他训斥纪云开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?”纪云开这才反应过来,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死心吧,我是不会替你求情的,伤害太妃是死罪,皇上对你已是从轻发落,你该感恩了。”端王世子弯下腰,声音不大不小,足够让不远处的两个嬷嬷听到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微微侧过身,挡住两个嬷嬷,飞快的在纪云开耳边说了一句:“纪云开,皇上不肯放过你。”他试探过了,皇上要处置纪云开的决心很大,除非萧九安出手,不然谁也救不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留下这话,端王世子朝殿内走去,去探望昏迷不醒的静太妃。

    静太妃与端王世子早逝的母亲关系极好,自静太妃搬到康安殿后,端王世子每次进宫都会来看她,陪她说说话。

    康安殿是先皇妃子的住处,并不算是后宫,端王世子过来也方便,只是终归男女有别,静太妃这会还未清醒,端王世子也不好进去,问了几句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出来,依旧看到纪云开跪在那里,不由得叹气:他真的很想帮纪云开,但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由远极近,周围的温度好似一瞬间下,巨大的阴影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脚步一顿,抬头望去,只见身着战甲的萧九安如同杀神一般,大步康安殿走来,手中的长剑还在滴血,眼中的杀气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一瞬间,端王世子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人掐住,无法动弹,也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。”两个嬷嬷看到萧九安,身子不受控制的打抖,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?”纪云开听到声音,混沌的脑子有片刻的清醒,可此时的她连扭头回望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连本王的王妃也敢动,你们好大的胆子。”话落,萧九安手听剑便“唰”的一下飞了出去,“咚”的一声盯在梁柱声:“明日,本王会来取剑,同时清算今日之事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上前一步,抱起纪云开,黑着脸道:“蠢女人,你真是丢尽了本王的脸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