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4章084无耻,你赢了!

    第84章 084无耻,你赢了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纪云开突兀的笑声,引得静太妃不安。

    她不认为,一个正常的人在亲生母亲被人骂“贱人”后,还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笑你,一辈子活在我娘的阴影下。”不需要去研究静太妃的心里,只要看静太妃的表情,纪云开就能推断出静太妃和她娘之间接的恩怨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之间能记一辈子的恩怨,无外乎就是被抢了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娘就是死了,你也比不上她一根寒毛。”见静太妃眼神狂乱,纪云开不介意再刺激她一下。

    只有把人激怒了,才能知道更多。

    “闭嘴!我比不上她又如何,她的女儿还不是要乖乖的任由我摆布。未来皇后又如何,只要皇上不喜,她就什么都不是。”静太妃咬牙切齿的看着纪云开,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做不了皇后,我也是燕北王妃。”纪云开下颚微抬,尽显骄傲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又如何?我要你跪,你就得给我乖乖跪下。”静太妃死死握着手,借此平复心中的愤怒:“来人,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静太妃,三思而后行。”不等静太妃叫人,纪云开就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:“别逼我出去说,你一心惦记着我父亲,背叛了先皇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静太妃脸色一僵,有被人说中的心虚,也有愤怒与不安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明白。”要推断出静太妃喜欢她渣爹很容易。

    她娘一直生活在南方,嫁给她渣爹才到北方,在这里唯一与她娘有纠葛的男人就是她渣爹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小瞧你了,你就不怕牵连纪家吗?”静太妃没想到纪云开这么无耻,更没有想到,只凭一句话,纪云开就推断出这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我已入萧家门,纪家如何与我何干?”静太妃示弱,纪云开也不再强撑,淡定自若的走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她的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,实在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缓缓坐下,纪云开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纪家败了,你也没有好果子吃。”静太妃真怕纪云开口无遮拦的把她的心事宣扬于众,可又不肯向纪云开低头,只能拿纪家来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纪家不倒,我也沾不到便宜。”她一直都是靠自己,以前是,以后也是,纪家别说给她助力,不拖她的后腿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算你狠,来人呀,去把十庆郡主带来。”静太妃是个聪明人,她自然知道纪云开威胁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妃娘娘。”成功逼得静太妃交人,纪云开面上不显,心里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并不能确定,静太妃会受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谢得太早了,纪云开……本宫不是那么好威胁的。”静太妃阴冷一笑,“啪”的一声,将手边的杯子摔碎。

    纪云开隐有不好的预感,忙站了起来:“太妃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晚了!

    静太妃捡起地上的碎片,插入自己的颈脖处,然后扑向纪云开:“来人呀,来人呀,燕北王妃刺杀本宫。”

    左右先皇不在了,她身上有没有伤疤,一点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纪云开脸色大变,理智告诉她,她现在必须立刻出去,以证清白,可现在的她根本跑不过,要跟她拼命的静太妃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静太妃与纪云开双双摔倒在地,一旁的宫女机警的上前,看似是在将两人拉开,实则是缠住纪云开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现在你不是准皇后了,我要弄死你轻而易举。”静太妃手握瓷片,扎向自己的心口,近乎疯狂的道:“本宫倒要看看,刺杀、污蔑太妃,你要怎么狡辩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要不了命,可纪云开还是忍不住的骂了一句:“疯子!”

    为情发疯的女人,真得太恐怖了,她有些后悔刺激静太妃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燕北王妃刺伤了太妃娘娘。”宫女、嬷嬷适时大喊,显然是与静太妃配合默契。

    “静太妃,你病得不轻!”纪云开趁机推开静太妃站了起来,可刚转身,侍卫就冲了进来,长枪直指她:“燕北王妃,请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,你没事吧?太医,快叫太医呀!”宫女、太监围着静太妃,夸张的大喊大叫,好似静太妃下一秒就会死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站在一旁,冷笑:静太妃够狠,她输了。

    一阵兵慌马乱后,太医来了,皇上也来人。

    伤人是燕北王妃,普通人可不敢动她,更不敢治她的罪,但是皇上能!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好大的胆子,你可知刺杀太妃是何罪?”皇上根本不给纪云开辩解的机会,张嘴就是呵斥,直接定了她的罪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知道,我没有刺杀太妃。”皇上怎么定她的罪不重要,重要是她绝不能认。

    “人证、物证俱在,你还敢狡辩。”诚如纪云开所想,皇上根本不会信她,也不给她证明清白的机会,直接下令:“来人,把她拖出去,让她在外面跪着,直到静太妃醒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没错,静太妃晕倒了!

    只是被瓷片划破了颈脖的皮肤,在心窝处扎了一个浅的不能再浅的伤口,出的血还不到一碗,就被太医说得伤重的随时会死掉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没有伤静太妃,还请皇上明查,还我,还燕北王府一个清白。”纪云开自认没有能力挣脱侍卫的钳制,只能拿燕北王府来提醒皇上,她是燕北王妃,这般折辱她,萧九安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可不想这话反倒刺激了皇上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把燕北王妃拖下去,太妃娘娘什么时候醒,就什么时候让她起来!”

    燕北军内部动荡,他收买的人全都被萧九安处决了,而这些萧九安半句也没有上报给他这个皇上,简直是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,一再挑衅他的权威,他又何必在意萧九安的面子。

    左右他又没有治纪云开的罪,只是让她跪一跪罢了。顶多跪的时间长了一些,可那也是纪云开自找的!

    “皇上,你处事不公,此事不会就此了了。”纪云开不知,她又被萧九安坑了。

    “处事不公?朕是天子,朕说的是公平!”皇上明摆着不会跟纪云开讲理,也不会给纪云开讲理的机会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皇上,心里恨得不行:“不要碰我,我自己会跪!”

    在虎狼环饲的皇宫里,连走路都吃力的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,她除了顺从外,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不给侍卫碰触她的机会,丢下这句话,纪云开利落的转身,一步一步走到宫外,然后跪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