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3章083牵连,燕北王妃的尊严!

    第83章 083牵连,燕北王妃的尊严

    面对两个嬷嬷的举动,纪云开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会告诉这两个人,她们的动作是多余的吗?

    别说凭她现在的渣体力,她根不可能跑得掉,就算跑得掉她也不会跑。

    人的脸,树的皮,虽然她不在乎流言蜚语,可面子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什么身份?是燕北王府,就算只有一个名号,一言一行也要符合燕北王妃的身份,堂堂燕北王妃怎么可能会被两个下人逼的满宫乱蹿,太丢份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嬷嬷说十庆郡主打碎了御赐之物,不知打碎了什么?”纪云开神色自若的问道,根本不将两个嬷嬷的凶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的是燕北王妃,这两个嬷嬷就是胆子再大,也不敢伤她。

    就好像在纪府和燕北王府一样,府上的下人就是再嚣张,能做的也只是无视她,而不敢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“先皇赐给太妃娘娘的玉如意,娘娘睹物思人,拿在手上把玩,被十庆郡主淘气的撞碎了。”嬷嬷言简意赅的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,几乎没有漏洞。

    可也是几乎。

    “玉如意当时在太妃娘娘手上?”纪云开淡淡的问道,并无逼迫之意,可在宫里生存的女人哪个不是人精,两个嬷嬷立刻明白了纪云开的用意,黑着脸道:“燕北王妃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纪云开也拉下脸,强势的道:“我什么意思你们不是明白吗?玉如意在太妃娘娘手中打碎的,你们却把错推给一个失了心智的人,果真是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怕得罪什么静太妃,对方都要她跪下了,她们之间还能友好相处吗?

    她的退让,并不会让静太妃感恩,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,认为她软弱好欺。

    她不是原主,不会像原主一样,为了维持什么准皇后的气度,一再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尽敢污蔑太妃娘娘。”两个嬷嬷气怒,张嘴就要喊下人来,可还未出声,就被纪云开打断了:“两位别当本王妃好欺负,别忘了本王妃可是燕北王妃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碰的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确实没有京中那些一字王品级高,可是燕北王手中有实权,京中那些一字王见了燕北王也要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两个宫中老嬷嬷也想动她?也想让她跪下?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这是要仗势欺人?”在宫里向来只有她们威胁人,欺负人的份,两人嬷嬷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,这滋味还真是叫人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本王妃就是仗势欺人,也是仗我家夫君的势,总好比两位狗仗人势的好。”比毒舌,她也不差,只是……没法和端王世子比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居然敢骂我们是狗,你好……你给我等着,我们这就去禀报给太妃娘娘知晓。”两个老嬷嬷气得全身颤抖,丢下纪云开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抬手挡了挡头顶的太阳,轻轻的叹了口气:她也想走,可没把十庆郡主带回去,燕北王府的人想必不会让她出宫。

    想来,她这个王妃当得也是憋屈,只能在外人面前耍耍威风。

    没让纪云开等太久,一小宫女从殿内出来,客客气气的把纪云开请了进去。

    踏入殿内,冷意扑面而来,在外面晒久了,纪云开一时还真有点受不了,不着痕迹的将衣服收拢,纪云开看也不看坐在主位上的静太妃,弯腰行礼:“给太妃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不等静太妃开口,纪云开就站了起来,抬头看向坐在高位上的妇人。

    看着三十左右,端庄大气,韵味十足,不说年轻时,单说现在也是一个大美人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很大的胆子。”静太妃看着纪云开,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谬赞,云开不过是做自己该做的事。”纪云开神色自若,并不将静太妃的威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见识过萧九安残暴、变态的威压,她还会怕一个养在深宫里的女人?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什么是你该做的,还不给本宫跪下!”静太妃的语气陡然变严厉,要是胆子小一点的人,恐怕真的会被她吓到,可惜纪云开半点也不受影响:“太妃娘娘,我是燕北王妃,你似乎受不起我的跪拜礼。”

    除了皇后和太后,这后宫没有人需要她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本宫受不起!”这是羞辱,这对静太妃来说绝对是羞辱,纪云开明显是看不起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跟静太妃掰扯受不受不得起的问题,而是趁她大怒,飞快的说道:“太妃娘娘,玉如意是在你手上被打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愤怒中的静太妃没有注意到纪云开言语中的陷阱,等她反应过来,她已经说了不该说的话:“你,你……竟敢!”竟敢挖坑给她跳!

    静太妃指着纪云开,手指直颤抖,纪云开无所谓的一笑:“既然十庆郡主无罪,还请娘娘把十庆郡主交出来,我好带她回去,好生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……可知这是什么地方?”打压人的筹码没了,静太妃已气得失去理智,看着纪云开那张陌生有熟悉的脸,静太妃几欲发狂。

    就是这张脸,让那个男人拒绝了贵为宰相之女的她,取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商妇之女,害她一怒之下进了宫,一生都被锁在宫廷。

    “皇宫,皇上的天下,静太妃三思,打碎了御赐之物可是死罪,就算你贵为太妃也不能免责。”纪云开一字一说说得极慢,在外人眼中她这是有恃无恐,是威助,可只有纪云开自己知道,她这是疼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兴奋的药物能让她保持精神亢奋,同时也能让她对疼痛更敏感,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做,只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威胁我,你果然和你那个贱人娘一样讨厌。”静太妃满脸狰狞,不复之前的端庄大气,看纪云开的眼神就是毒蛇一般阴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云开脸色微变,随即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静太妃的目标是她,看来不是她受十庆郡主牵连,而是十庆郡主受了她的牵连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