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14你怎么才来!

    两天后,长泽才醒过来!

    醒来后的长泽,看到纪云开与王爷一脸懵逼,黑葡萄似的眼睛瞪得圆滚滚的,盯着纪云开与王爷看了好半晌,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……

    眼也不眨的看着,就好像是在看什么稀奇物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半跪在长泽的床前,双手紧紧握着长泽的手,长泽看着她,她也看着长泽,小心翼翼的,屏住呼吸,生怕吓着了孩子。

    母子两人,就这么大眼瞪小眼,小眼瞪大眼,互相看着……

    王爷坐在床旁,小狼崽子靠在王爷身边,他与王爷一起,看着互相瞪眼的长泽与纪云开母子俩,清澈的眸子满是迷惑与不解,但他聪明的没有问出来,只是看着两人互瞪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知,她和长泽互相看了多久,她只知道她的眼睛在泛酸,她眼中的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……

    一颗一颗,顺着眼角滑落,砸在地上,碎成无数片。

    突然,脸上出现一热,纪云开回过神来,就看到一只小小的,软软的手,抚在她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“咦,是热的?”小手的主人十分可爱,精致的小脸满是不解,他也不摸了,改用戳了,小胖手指在纪云开的脸左戳一下,右戳一下,戳完后,整个人更懵了……

    长泽双手捧着脸,定定地看着纪云开,小脸异常认真,也异常迷茫:“真的是热的,好奇怪呀……外祖父不是说,人死后是凉凉的吗?为什么你是热热的?咦,好像我也是热热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不明白的长泽,改戳自己的脸,越戳越是迷茫与不解,那样子像是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,怎么也走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死!我是活的,你也是活的。”纪云开眼中的泪,又一次不受控制的片下落,一颗接一颗。

    她紧紧握着长泽的手,努力张大嘴,才能控制自己不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活的?不可能……你长得好像我娘,你怎么可能是活的?我以前见的时候,都是冰冰的,而且不会笑,不会说话。”长泽一脸认真,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,一副你千万别骗我,我是不会信你的纯真样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……真的活的,也是你娘。你外祖父给你看过我的画像是不是?你看……我是不是和画像上长得一模一样?你摸摸看,我是热的,也是活的。”纪云开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般感谢纪大人。

    感谢纪大人对长泽的教养,感谢纪大人对长泽的用心,要不然……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,她要怎么跟长泽解释,她是他娘,是生了他却把他丢下的亲娘。

    她说谷主夫人不是一个好母亲,对长泽来说,她又何尝是好母亲?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是我娘?活的?从画上活过来了?”长泽的眼睛一瞬间就瞪大了,他震惊的看着纪云开,一扭头,又看到一个熟悉的人,眼睛顿时合不上了:“父亲?你是我父亲?你跟我父亲长得一模一样?好奇怪,娘来了,父亲也来了,我真的没有死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就得说一说纪大人的私心的,纪大人私心的希望长泽与纪云开更亲近,所以他教长泽叫纪云开娘,显得更亲近。

    至于王爷?

    随便叫一句父亲就好了,不用那么亲近,他们纪家又不是养不起孩子,燕北王要是不满意,就让长泽跟他们纪家姓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娘和你父亲来找你了,对不起……我们来晚了,让你受苦了。”纪云开紧紧握着长泽的手,不断的摇头。

    长泽顿时尖叫起来,大声道:“你真的是我娘?我娘?活着的娘?会陪我玩,会给我讲故事,会给我做漂亮衣服的娘?外祖父说,最喜欢,最喜欢我的娘,不小心把我弄丢,一直在找我的娘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我是你娘。会陪你玩,给你讲故事,给你漂亮衣服的娘。娘太笨了,不小心把我们长泽弄丢了,找了这么久才找到我们长泽。长泽,你……别嫌弃娘笨好不好?”纪云开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,聪明,懂事的让她心疼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你终于,终于来找我了。长泽刚刚好怕,好怕……”长泽再次看了纪云开一眼,确定她和画上的娘一模一样,顿时崩溃了,一头栽进纪云开的怀里,放声大哭:“娘,长泽好怕……有害人,他们要杀了长泽。娘,长泽好疼,他们要放长泽的血,长泽好痛,好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不怕……娘在这里,有娘在,以后再也没有人,能伤害我们长泽了。长泽,不怕,不怕,娘在这里。以后,娘再也不会丢下你,再也不会弄丢你了。”抱着怀中小小的、软软的人儿,纪云开整颗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,她的儿子呀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尽到一天养育的责任,可她的儿子却一直惦记着她,真好,真好!

    “娘,我害怕……他们把我关在盒子里,好黑,长泽什么都看不到,也说不了话。娘……长泽,真的好怕,好怕。”被人强掳,一路颠簸,又差点死掉,长泽再聪明,再懂事,也只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先前,没有熟悉的人在,他没有可以撒娇的对象,只能自己硬扛,现在……

    看到了外祖父说的亲娘,还看到了父亲,小小的长泽再也撑不住了,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抱着他,不断的哄他,可不管怎么哄都没用,长泽似乎吓坏了,抱着纪云开放声大哭,一声比一声有力,一声比一声委屈。

    只听他的哭声,就知这段时间他受了多少委屈,内心又有多恐惧。

    长泽,他再聪明,再懂事也只是一个孩子,被陌生的掳走,每天睁眼醒来,面对陌生的孩子,小小的孩子没有吓傻已经是胆子大的了,这会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,他哪里还忍得住……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我怕,我怕,长泽好怕。你怎么才来找我?娘,长泽很想你,每天每天都想你。娘,娘……”长泽哭得喘不过气,却没有停下来,他还在哭,似要将这一段时间的害怕和委屈全都哭出来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听着长泽的哭声,整颗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她的长泽,她的孩子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