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2章082代罚,收拾烂摊子!

    第82章 082代罚,收拾烂摊子

    一连在床上躺了四天,也不见燕北王府的人过问半句,纪云开以为她会一直躺到死,或者躺到她有力气下床寻药,可不想第五天,管事突然出现,并且带来了大夫、丫鬟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,你快看看王妃的情况。”管事开口,一副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夫?发生了什么事?”纪云开强撑着坐起来,看着管事。

    她不认为,燕北王府的人会好心的替她请大夫,没有事会管她的死活?

    要管,早就管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管事面上闪过了一抹尴尬,可很快又恢复冷静了:“郡主在宫里冒犯了太妃娘娘,太妃宣王妃您进宫。”

    王妃娘娘该庆幸郡主出了事,不然只能眼睁睁的病死。

    “难怪。”纪云开自嘲一笑,闭上跟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必要,她只能照办。

    诸葛大夫年纪不大,医术却很好,查出纪云开的病症后,默默地给她喂了一颗药,然后开了一张方子,并对管事道:“王妃内脏出血,断了骨头虽然接好,但还没有养好,不适合移动。”

    “去煎药。”管事没有看方子,直接递给身后的人,至于大夫说的不适合移动,他只当没有听到,转而对服侍纪云开的丫鬟道:“你们几个替王妃收拾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丫鬟齐齐应是,姿态恭敬,可这份恭敬却不是对纪云开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新婚那日,丫鬟摸不准主子的意思,还多少给纪云开几分脸面,现在就完全不把纪云开当王妃看待了。

    一个丈夫漠视,娘家不支持的王妃,算什么王妃?

    纪云开在燕北王府,也只是空有其名罢了。

    丫鬟迅速的收拾房间,摆开屏风,拿出熏香,抬来浴桶……诸葛大夫看了纪云开一眼,想要叮嘱什么,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知道本份,知道他说了无用。

    管事交待完,便随诸葛大夫一同出去了,留下四个丫鬟服侍纪云开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身上有伤,不适合移动,最好不要沾水?

    这个谁在乎,她们不需要管纪云开的死活,只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把纪云开收拾干净,让她进宫替十庆郡主收拾烂摊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配合,她想洗澡很久了,至于进宫一事?不可避免那就面对好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纪云开便收拾妥当、穿戴整齐,丫鬟捧来一盏血燕和一碗药,请纪云开服用。

    不管是血燕还是药的温度都刚刚好,纪云开没有矫情,端起碗就喝,丝毫不在乎形象,丫鬟也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收了空碗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不等管事来催,纪云开就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此刻身体依旧虚弱,肺腑出血,断裂的肋骨还没有好全,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,腿像是有千斤重,每往前迈一步都十分吃力,可是纪云开却没有表现出来,如同无事人一般一步步往前走,虽慢却稳。

    管事早已在外面等候,见到纪云开神色平表的走出来,管事愣了一下,可很快就恢复正常,把手上的面具奉上:“王妃娘娘,请!”

    不是华丽的黄金面具,只是一面普通的青铜面具,质地也不轻,甚至不怎么合适,带在脸上笨重不说还硌的伤口疼,可纪云开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默默的调整好面具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在燕北王府没有挑剔的资格。

    从她住的落院到门口不算远,但对现在的纪云开来说,这一段路几乎要了她的老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,等她走到马车旁,她已经连站得力气都没有,脸上布满细汗,每呼一口气都是疼的,可她随身的侍女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,眼观鼻、鼻观心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纪云开想笑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凭什么?

    凭什么在这么对她后,还要求她进宫为十庆郡主收拾烂摊子?

    凭什么认为,她会真心为十庆郡主收拾烂摊子?

    上马车前,纪云开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马车很大、很舒适,一上马车纪云开就窝在矮榻上不敢动。

    痛,钻心般的痛,连呼吸都痛。

    闭上眼,纪云开想要在进宫前闭目养养神,可是她静不下心,不知为何她的精神很亢奋,明明身体虚弱的不行,可精神却是极好,就像是,就像是……服了兴奋剂一样。

    “药!”本就是学医的,纪云开当然知道这是不对的,一瞬间就想到了她之前喝的药。

    为了让她有精神进宫,居然给她下兴奋的药物,燕北王府的人果然够狠。

    他们难道不知,那类药都身体有害吗?

    想来是知道的,可那又怎么样?燕北王府的人会在乎她的死活吗?

    “看样子,不用担心撑不住了。”身体又痛又累,可精神却越来越好,纪云开知道这是药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马车跑得很快,不到两刻钟便抵达了城门口,随行的丫鬟在人前给足了纪云开面子,殷勤的扶着纪云开下马车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拒绝,她没有必要跟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奴才给燕北王妃请安,王妃娘娘,静太妃有请。”太监客客气气的给纪云开行礼,说不上友好也说不上怠慢。

    宫里很大,从宫门走到静太妃的住处足足走了一刻钟,走得纪云开痛不欲生,恨不得直接晕了过去,可是她晕不了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的精神反倒更亢奋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那小大夫给她下的药,药量有多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走到静太妃的住处,纪云开还来不及说话,就有两个嬷嬷走了出来:“老奴见过燕北王妃。”

    两人敷衍的行个礼,不等纪云开叫起便站了起来,黑着一张脸道:“燕北王妃,太妃有旨,长嫂如母,十庆郡主打碎了御赐之物,就由燕北王妃你代其受罚。”

    “打碎了御赐之物?”捅了这么大的备篓子?

    果然,燕北王府的药,很贵,她喝不起。

    “没错,十庆郡主受了惊吓,晕了过去,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。太妃有令,请燕北王妃在这里跪满三个时辰赎罪。”两个嬷嬷上前一步,挡住了纪云开的去路,不让她有转身离开的可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