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2章302不乖,我是你的依靠!

    第302章 302不乖,我是你的依靠

    过于温馨的气氛不适合现在他的。

    凤祁优雅的将瓜皮放在一旁,指了指纪云开的脸,问道:“对了,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先前纪云开趴在石头上,右脸靠在石头他看不到,可现在他没办法和费小柴一样,无视纪云开完好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?”纪云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:“哦,你是说脸上的黑斑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毒解了吗?”难不成是南瑾昭?

    纪云开摇了摇头,苦笑:“没有,我用药强压下的,不然我顶着这么一张脸,怎么可能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药?把手伸出来。”凤祁脸色一变,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他大约能猜到纪云开一个弱女子,为什么能独自闯进望风崖了,她是……用命在走这段路。

    一想到纪云开一路的艰辛,他的心就不由自主的揪痛,可他却不能让纪云开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凤祁师兄你别担心,你们醒了,想必饿了,我再给你们准备一些吃食吧。”纪云开动作有几分不自然,像是极力在掩饰什么,这份违和费小柴看不出来,通透如凤祁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他看不出来,也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纪云开为来寻他们,必是吃了许多亏的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是我们连累了你。”他跟萧九安打过交道,清楚地知道那人有多么不讲理,又有多么霸道,纪云开想从他的眼皮底下出来,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要这么说我可真要生气了,我的命是你和费小柴救的,而且你这次也是为了我才会进京,要说连累应该是我连累你才是。”依凤祁和凤家、祁家的关系,除非必要,凤祁绝不会进京。

    一直在状况外的费小柴,见两人客气来客气去,当即郁闷了:“你们两个……说够了没?我还没有吃够呀。”都是师兄妹,互帮互助很正常的,有什么好客气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云开出事了,他们会视而不理?不管云开吗?

    “吃这么含水的东西,你不怕不方便方便吗?”纪云开难得感性一把,却被费小柴这个吃货给破坏了,当即不客气的损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你一说我突然觉得憋得慌了。”费小柴悲催的放下瓜皮,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说还好,一说他就想尿尿了,而且还是很急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够了!”纪云开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,云开小师妹快扶我一把,我走不动。”费小柴完全不知客气为何物,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是矫情的人,且病人有这些需求实属正常,虽然嘴上抱怨了两句,可还是上前搀扶着费小柴往外走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想抱怨,可是费小柴那张嘴真得太贱了,要不说两句,她肯定会把自己憋死。

    门外有块大石头拦路,纪云开平时进出都要用爬的,伤了腿的费小柴要出去,着实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好在费小柴虽然嘴贱,却也是个坚强的人,吃得了苦、忍得了痛的人,嘴上嚷得厉害,可配合度却很高,纪云开费点劲,还是把他弄出去了。

    凤祁倚在石壁上,侧头看着互相打闹、慢慢走远的两人,眼中满满都是宠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视线一转,看到铺了一山洞的绿藤,还有半个未吃完的瓜,凤祁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小师妹跟所有人都不同,他的小师妹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,这个秘密能不能保住,他凤祁说了不算;秘密暴露后,他的小师妹会不会遇险,会不会被世人所不容,他凤祁说了也不算。

    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真心糟糕,而他一向不喜把命运交给别人掌控,由旁人来决定他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不能离开了。”要保住云开的秘密,他必须要拥有足够的权势;要在云开的秘密暴露后,保住云开,他必须要有凌驾于所有人之上,能与皇权相抗衡的权利。

    对旁人来说,想要获得能与皇家权相抗衡的势力很难,可是他面前就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是凤祁,不管凤家与祁家如何漠视他,他都是凤家的嫡长子,祁家的外孙,他原先不在乎凤家与祁家的东西,所以他走得干脆,远离京城,只做一个大夫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有了追求,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,凤家他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凤宁,这一次我还真要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绝不可能会选择回凤家!”费小柴不知,但凤祁却很清楚,这次追杀他的人与凤家有关,与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有关。

    他往凤家送信,就是想要知道凤家其他人知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没错,他对凤家还念着一份情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他有了小师妹,他不在乎凤家人如何,他只要凤家的权利,他只要属于他凤家嫡长子的权利!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纪云开扶着费小柴,磕磕绊绊的爬进来,他们不知,在他们离去的这半个时辰,风光霁月、如同朗月的凤祁,下了什么决定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小师妹好可怕呀……”费小柴人未到,声先至,大大咧咧的声音,打断了凤祁的深思。

    凤祁抬眸,看着纪云开吃力的扶着费小柴往里走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云开的身体,到底差到了什么地步?

    费小柴不知,他却知道纪云开应该是吃了什么药,才让她能一直保持充沛的体力,毕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纪云开的身体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而作为天医谷首徒,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种药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无视费小柴的抱怨吐槽,待纪云开一进来,凤祁就开口道:“云开,你过来。”这一次,他不允许纪云开拒绝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纪云开上前,张了张嘴,想问凤祁是不是也要小解,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凤祁此时虽然狼狈,可风姿却不减半分,哪怕是一脸脏污的倚在山洞里,仍旧是清雅高贵的如同仙人,面对一副仙人之姿的凤祁,她真得问不出你要不要小解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像她凤祁这样的天人,就该饮风喝露,不食人间烟火才对。

    不需要纪云开说出来,只看她纠结的表情,凤祁就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凤祁抬手,在纪云开的脑袋上敲了一记:“想什么呢?把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看看纪云开的身体,差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他凤祁的小师妹,可不能早早的去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