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8章298牺牲,你不知道……!

    第298章 298牺牲,你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小石子撞击滚动,撞击石头的声音并不明显,可是纪云开却在第一时间听到了,纪云开猛地回头,惊叫:“凤祁师兄?”

    可是,身后无人,甚至连一丝痕迹也没有,就好像只是风将石子吹动,与人无关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四周找了几圈,仍旧没有看到,心中不免失望,无力地唤了几句:“凤祁师兄?费小柴?是不是你们?回答我呀!”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费小柴……是不是你们呀?回答我呀?”

    纪云开不甘心的唤了几句,可却无人回应,见天色渐黑,纪云开叹了口气,转身欲走,可却在转身的刹那,发现崖壁一侧有块石头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有移动的痕迹。”纪云开说的是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,这么大的石头绝不是风能移动的,纪云开面上一喜,忙跑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大石头与崖壁并非一体,而是竖立在崖壁前,透过缝隙,纪云开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费小柴!凤祁师兄!”光线很暗,纪云开根本看不真切,可她就是肯定,山洞里的两人一定是凤祁和费小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终于找到你们了,我终于找到你们了。”天知道,她有多害怕,害怕找不到他们,更怕找到他们时,他们已经没气了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两人就在山洞里,纪云开的心落下一半,至于另一半,还得确定他们无事,她才能安心……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费小柴,你们可得坚持住,千万不要出事。”纪云开忙将身上的东西解下,用力将石头移开。

    可挡在洞前的石头又高又重,且底端是立在土里的,绝不是纪云开这小胳膊、小腿可以移开的,纪云开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也只是将石头推得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怎么推不动。”纪云开一边推一边看向山洞里,见外面动静这么大,洞里的两人也没有反应,纪云开心里急得不行,生怕自己来晚了。

    不,不,不,不能胡思乱想,在没有确定之前,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断的提醒自己,冷静,冷静,必须要冷静,她推不动石头可以找工具帮助,阿基米德说过,给他一个支点,他就能翘起地球,她也可以的!

    可是,漫山都是石头,她根本找不到衬手的工具,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具,纪云开突然想到她带来的种子。

    “藤类植物!”纪云开眼前一亮,从背囊里能拿出一粒藤类的种子,将其放在石头下方,然后催熟……

    别小看小小的藤类植物,植物可以说是这世间最坚韧的生物,它们无孔不入,小小一片芽也能从石头缝里挣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催熟的藤类植物,就如同纪云开所想那样,从地底长了出来,然后从下到上包住了石头……

    藤类的植物一向坚韧,纪云开用异能温养过后,藤条比寻常的藤类植物还要坚韧,纪云开试了试韧性,确定轻易不会扯断后,便停手了。

    她还要留着异能给费小柴、凤祁催生吃的,可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借助藤条,洞前的石头已经松动了,纪云开左右扯了扯,确保石头底端没有卡在土里,这才用力一推……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石头侧倒下,空出一个小口,正好可以让人爬进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开了。”纪云开顾不得路难走,直接跨过石头爬进了洞里,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费小柴和凤祁的气息。

    费小柴趴在门口,手上全是血,背上有好几道伤口,可都不致命,纪云开连忙将其翻过,看到费小柴被砸断的右腿,还有惨白的脸,心中一跳。

    “别吓我,别吓我。”费小柴的气息很弱,可身体还是温热的,纪云开伸手放在他的鼻息间,却一点气息也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“费小柴,你别吓我呀。了不起我以后不叫你费小柴,我叫你二师兄好不好?”纪云开强忍着惶恐,将费小柴放平,然后侧身趴在他胸前,听他的心跳声……

    “噗通,噗通……”声明很小,很弱,几乎听不到,可还是有,还有心跳,还活着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出来:“吓死我了,我就说嘛,祸害遗千年,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。”

    确定费小柴还活着,纪云开没有起身,而是直接爬到凤祁身旁。

    凤祁全身烧得通红,嘴唇干得发裂,嘴角有干枯的血迹,看上去邋遢极了,完全不复初见的风光霁月。

    不过些都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还有呼吸,且心跳比费小柴更有力。

    “总算没有晚,总算没有晚。”确定凤祁和费小柴还有气,纪云开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一样,瘫坐在地上,狠狠地喘了两口气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有多害怕自己来晚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有多害怕寻到的是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好在,老天保佑她没有来晚,她找到他们时,他们还有气,而只要他们还有气,她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缓过那口气,纪云开顾不得身体的疲累,连忙爬出去将丢在洞外的背囊拖了进来,取出里面的水喂给凤祁和费小柴。

    两人此时完全失去了意识,根本无法吞咽,纪云开只能捏开他们的下巴,小心的将水灌进去。

    费小柴的情况更严重,纪云开自然是先给费小柴喂水了,喂了大半皮囊的水,纪云开就停了下来,转而去给凤祁喂水。

    一捏开凤祁的嘴,纪云开就明白,为什么他伤得这么重,情况还比费小柴好了。

    费小柴给凤祁喂血了,费小柴用自己的血养着凤祁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面色惨白的费小柴,鼻子一酸:费小柴虽然种种不靠谱,可他真的是一个讲义气的人,认识费小柴是她和凤祁的幸运。

    在凤祁对她客气有理时,费小柴已经毫无顾忌的挡在她面前,哪怕肩膀不够宽,仍旧坚定的挡在她面前,为她挡住风雨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你不能辜负费小柴的牺牲。”纪云开坐在地上,半抱着凤祁,一口一口给他灌水。

    不知是凤祁还有意识,还是求生的欲望比费小柴更强,纪云开给他灌了两口水后,他就能自己吞咽了。

    这对纪云开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一个人要照顾两个没有意识的病人,有多么辛苦。

    一皮囊的水真的不多,凤祁还没有喝够,水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等,你们再等等。”纪云开将水囊丢在一旁,取出背包里的黄瓜,用刀切碎,装入水囊,然后将其压烂,取汁,喂给凤祁和费小柴喝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