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80章080冷漠,任何人都不许管!

    第80章 080冷漠,任何人都不许管

    萧九安追了五天五夜,追到了叛乱的主谋广平侯,从他嘴里撬出背后的主使者是皇上。

    只是,这话萧九安信,也不信。

    他相信燕北王军的混乱,必有皇上的手笔,毕竟广平侯收买人心用的银子,就是云家提供的。

    云家借着南北联姻,与朝廷的关系与日俱增,这些年没少捞好处,为皇上提供银子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要说这一切全是皇上指使的,萧九安却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皇上要的是燕北王军的控制权,就凭皇上这些年收买的人,再过几年就能控制大半的燕北军,皇上根本没有必要让广平侯叛乱,夺权。

    皇上对他并没有不信任到,非要立刻夺权不可的地步,皇上有的是时间,慢慢磨就可以了,完全不需要这么激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叶沧琼的出现也是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皇上要的是燕北军的控制权,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治他罪,要的是夺燕北王府权利、灭掉燕北王府这一支,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找个江湖人来杀他?

    他死了,燕北军依旧是燕北王府的,燕北王府还有十庆,就算他没有继承人,十庆也能继承燕北军,十庆的儿子也能继承燕北军。

    “十庆!”萧九安坐在书桌前,闭着眼,右手拇指轻抚左手拇指上的扳指,一下一下十分有节奏,让人不由自主的将注意力放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萧少戎的注意力就不自觉的放在萧九发扳指上,甚至没有听到他自言自语的话,好半天才猛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说什么?十庆郡主?”萧少戎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、锋芒。

    有了萧九安的提醒,萧九安能想到的,他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“本王死了,谁是最大的受益者?”萧九安没有睁开眼,手指仍旧在摩挲着扳指。

    他不轻易信任人,一旦交付了信任,便会一直信任,目前能让他交付信任的只有萧少戎,他的妹妹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是十庆郡主。”萧少戎负责平息燕北王军的叛乱,他比萧九安更清楚这件事有多大的疑点。

    云家出了很多银子帮助广平侯收买人,可除了广平侯外,其他被他收买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幕后的主人是谁,他们只是听广平侯的。

    广平侯说他背后的主人是皇上,种种迹象也表明此事的确与皇上无关,可还是那句话,让萧九安背负满身的罪名活着,比死了对皇上更有利,如果真是皇上,绝不会安排叶沧琼取萧九安的命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皇上非要萧九安的命不可,可是燕北王府有两个主子,光死一个萧九安,燕北军也不一定会落到皇上手里,反倒会激的燕北军更加忠于燕北王府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一直不肯出嫁,又正好在事发后失了心智。”萧九安这话看似是在跟萧少戎说,可更像是在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完全相信十庆,可他真的把十庆当成妹妹,即使对十庆并不亲近,可却一直无条件纵着她,甚至给她兵权,扶持她在军中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那人是十庆。

    “皇上凭什么让广平侯背叛你?”萧少戎又抛出一个疑点。

    广平侯是萧九安的舅舅,地位、权势一向不缺,只要萧九安一直是手握大权的燕北王,广平侯这个舅舅就能一直居于高位,他背叛萧九安投向皇上,很没道理。

    “去查一查十庆,本王要知道她最近所有的动向,还有她与凤祁之间的事。”如果十庆不是正好在这个时候失心智,他一定不会怀疑她。

    他认识的十庆,不输男儿,绝不会因强.暴未遂这种事失去心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醒来时仍旧趴在地上,没有萧九安的命令,没有人敢抱她进房,更不用提为她请大夫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她晕了多久,屋内漆黑一片,屋外倒是有月光和星星,可她这会脑袋发晕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立刻起身,而是靠着墙坐了片刻,缓过那阵要命的眩晕感后,才扶着墙起身。

    没有抱怨,没有不满,也没有愤怒,纪云开缓缓走回房,摸黑点亮了蜡烛,找到自己的药箱,又把铜镜摆在中间,对着铜镜处理了脸上的伤和身上的撞伤。

    这和她在纪府的处境是一样的,有什么好愤怒、委屈的?

    可当她脱下衣服,看着身上的淤青和红肿错位的手肘,纪云开的眼泪却怎么控制不住,一颗一颗往下落。

    疼,很疼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,她怀疑她的肋骨被撞断了,可是她没有办法给自己正骨。

    她怀疑内脏撞出血了,可她却没法为自己熬一碗药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不要愤怒,不要委屈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。

    她到底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她上辈子到底造了多少孽,才会落得这样的处境?

    她知道她姓纪,是云家的外孙女,可是纪家和云家有哪个把她当亲人了?

    云家确实每年给她送了大批银子,可云家那些银子真的是给她的吗?她在纪府的处境,只要有心的人就能打听出来,她就不信云家不知她在纪府的处境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幌子罢了,一个云家往京里、给皇上送银子的幌子罢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明明知道,可却仍然不放过她,仍然牵怒于她。

    “我上辈子肯定欠了萧九安很多。”纪云开咬着唇,将眼中的泪逼了回去,在心里最愤恨的那一刻,按住自己的左手,借着桌角的力,“咔”的一声,将错位的骨头正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痛得大叫,险些咬伤了舌头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燕北王府上下也没有一个人来过问一下。

    有丫鬟看不过去,悄悄的跑去找管事:“管事,王妃伤得那么重,真的不要给她请大夫吗?我看王妃好像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王妃晕倒,她就想要去扶,可却被管事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的命令,你没有听到吗?”管事冷冷的看了丫鬟一眼,把丫鬟吓得脸色发白,扑通一声跪下,连连摇头说不敢。

    “不敢就滚。”管事眼含杀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丫鬟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在心中暗暗发誓,以后再也不敢同情王妃了,为王妃求情了。

    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,他相信,今晚过后不会有人再敢为王妃说话。

    王爷说了,任何人都不许管王妃的死活,他们就不能管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